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五十八章 赴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古有项羽宴请刘邦,摆下鸿门宴,意图行刺杀之事。

    今有鄂州官员不怀好意,鸳鸯楼宴请唐宁,说不定唐宁刚刚落座,便有三百刀斧手从隔壁房间冲进来。

    徐掌固面色焦急,说道:“大人,这是陷阱,您不能去!”

    唐宁随手将请柬放在一边,对一名小吏说道:“告诉于刺史,明天晚上,本官会如约而至。”

    徐掌固正要开口,唐宁伸出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鸿门宴是鸿门宴,但这鸿门宴,到底是谁的鸿门宴,还不一定,也未必赴宴的就是输家,事实上,鸿门宴上,笑到最后的并不是设宴的西楚霸王。

    陈舟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大人明晚要赴宴?”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别人盛情相邀,自然要去,这是礼数。”

    陈舟想了想,说道:“属下去将刘同叫来。”

    带着陈舟在身边,有些事情,根本不用唐宁主动去吩咐,他也能将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刘同就是利刃的大队长,他原本是左骁卫中的一名校尉,后来经过选拔,从五千人中脱颖而出,又经过重重考验,成为利刃的首领。

    他虽然没有陈舟那么机灵,也没有陈舟的手艺,但专业技能过硬,并且具有一定的领导能力,有资格做利刃的队长。

    有优点自然就有缺点,他最大的缺点就是眼色差了一点,如果他稍微有点眼色的话,现在的他,应该和利刃成员一起在京师训练,而不是千里迢迢的来到江南,和这些地方官员斗智斗勇。

    不多时,陈舟便和一人一起走进来,利刃大队长刘同看着唐宁,迫不及待的问道:“将军,有新任务吗,明杀还是暗杀,地点在哪里,什么时候动手?”

    唐宁道:“明天晚上,鸳鸯楼,你们听我的号令行事。”

    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名头,唐宁可以直接搬出尚方宝剑,将鄂州涉事官员拿下,但这名不正言不顺,他们也不一定服气。

    宴无好宴,唐宁更希望那些人先露出獠牙,这样动起手来也顺理成章。

    刘同看着他,问道:“什么号令?”

    动手的时机要选好,埋伏着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形,就需要一个约定好的信号。

    唐宁想了想,说道:“摔杯为号吧,你们听到摔杯的声音,就从外面冲进来,将他们全都拿下。”

    刘同站直身体,高声道:“领命!”

    ……

    刺史府。

    御史中丞缓步走进某座房间,看着于刺史,开口道:“你打算在今天晚上动手?”

    “今天晚上是他最后的机会。”于刺史抿了口茶,说道:“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怎么选了。”

    御史中丞继续道:“你们要怎么做?”

    于刺史从抽屉中取出一只红色的瓷瓶,瓷瓶只有拇指大小,通体红色,上面还有某种奇怪的花纹。

    御史中丞诧异道:“这是何物?”

    于刺史道:“世间一等一的毒药。”

    御史中丞看着他,狐疑道:“有用吗?”

    于刺史道:“前两年,你们御史台的那位御史,就是这么死的。”

    御史中丞恍然道:“两年前,郑御史下江南,说是水土不服,暴病而亡,原来是你们做的?”

    于刺史将那瓷瓶放在手中把玩,说道:“此毒无解,只要几滴,就能彻底解决他。”

    御史中丞道:“他和郑御史不一样,他可是天子宠臣,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惹怒了陛下,你们一个都逃不了。”

    于刺史笑了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此毒并非见血封喉,只要控制好量,中毒初期,不会有什么症状,数日之后,脏腑才开始溃烂,届时他便会开始呕血,难以进食,呼吸困难,如此折磨数日之后,他才会彻底的死去……”

    御史中丞目光闪烁几下,说道:“如此甚好,若是能解决此人,本官回到京师,一定在唐大人那里给你邀功……”

    于刺史拱了拱手,说道:“那我就先谢过齐兄了……”

    ……

    “属下记得清楚,郑御史离开鄂州头两天还好好的,过了两日,便忽然病倒,食难下咽,寝难安睡,只是大口的喘气,很快就开始呕血,足足痛苦了七日,才在途中病逝的……”

    吏部的一名小吏谈及当年郑御史之死时,脸上依然有惊恐之色,面色苍白无比。

    公孙影听完那小吏的话,面沉如水,说道:“黔王在江南这么多年,果然已经和江南官员勾结上了……”

    唐宁望向他,问道:“这件事情是黔王做的?”

    公孙影道:“此事不一定是黔王做的,但鄂州官员,一定和黔王有勾结,要不然,他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万物枯”的?”

    唐宁问道:“万物枯?”

    公孙影解释道:“是我们万蛊教的一种奇毒,此毒没有解药,中此毒者,初期并不会有什么症状,但一两日之后,便会脏腑溃烂,呕血而亡,这个过程痛苦无比,最长可以持续半个月……”

    公孙影说的“万物枯”,倒是和唐宁知道的某种后世合成毒药中毒的表现相同,即便是在医学发达的后世,服用那种毒药,死亡率也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哪怕是极微量,也足以致人死亡。

    两种毒药相似点在于,中毒者不会立刻死去,他即便是后悔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死亡,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与其等待死亡,还不如自戕来的痛快。

    鄂州官员用此来谋害郑御史,并用“水土不服”的理由掩饰真相,他们可以用一次,就可以用第二次。

    唐宁舒了口气,他们的手段越是卑劣,他要做的某些事情,也越没有心里压力。

    ……

    鸳鸯楼是鄂州城内,最大也最豪华的酒楼,当地的达官贵人宴请宾客,都喜欢在这里。

    今日鸳鸯楼的生意依旧火爆,当一群人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堂内发出了一阵讶异的声响。

    “是于刺史。”

    “马别驾也来了……”

    “还有崔长史,这是宴请何人,怎么这些大官都到了?”

    ……

    走进来的,皆是鄂州的地方官员,平日里见到一位已是难得,此次众人一同出面,说明今夜的宴会十分重要,也不知道宴请的是哪路大神。

    鸳鸯楼的掌柜亲自迎上来,满脸赔笑的说道:“大人,楼上的包厢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

    众人进了包厢,两旁的包厢中,房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数名利刃成员将脑袋贴在墙上,其余之人,早已做好了进宫的姿势。

    刘同看着他们,小声道:“将军说了,摔杯为号,听到摔杯的声音,立刻报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