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四章 两个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夜的行动虽然出了一点不太愉快的小插曲,但总体是成功的。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江南乱党,只逃了两个,匪首黔王世子诛于尚方宝剑之下,其余的一应乱党头目,皆死在乱箭之中。

    南城门的部分守军中了毒,唐宁让公孙影先回去调配解药,自己带人去了萧家。

    那里还有些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处理。

    此时的萧府,已是一片大乱。

    在四大家族的带领之下,润州的乡绅豪族只知道江南要团结起来,才能和朝廷谈条件,却没想到,萧家和四大家族根本就没有打算和朝廷谈,他们想的是造反……

    造反啊,天底下最大的罪也莫过如此了,一人造反,九族诛连,萧府谋反,今夜在这萧府的所有人都百口莫辩。

    惊惧之下,哀嚎恸哭者有之,跪地求饶者有之,面如死灰,如丧考妣的人更多。

    唐宁走到萧府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哭天喊地的声音。

    刘同就站在门口等候,见他过来,立刻走上前,说道:“大人,萧府的下人和宾客,我们都控制住了,还在萧府抓住了十几个草原人,奇怪的是,一个西域人都没有见到……”

    黔王世子这次造反,就是因为有草原和西域在背后,这两拨人自然就算作是他的同党。

    仅仅抓住了草原人还不够,唐宁看着他,吩咐道:“润州四个城门暂且关闭,明日一早,全城搜捕西域乱党……”

    “是!”刘同恭敬的应了一声,就立刻下去安排了。

    唐宁走进萧府,迈进某处堂内,看到的是被绑着的密密麻麻人影,约有数十上百人的样子。

    包括四大家族家主在内,润州的乡绅豪族,所有的有钱人都在这里了,唐宁看到的不是一屋子的人头,而是白花花的银子。

    “大人,冤枉啊!”

    “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也不知情啊!”

    “大人,小人不知道萧家要造反,小人愿意捐献出所有家财,求大人饶过小的一家老小……”

    ……

    润州乡绅们痛哭流涕,大声求饶,事到如今,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面子尊严,全都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

    唐宁伸手向下压了压,众人立刻禁声。

    他看着这些人,摇头说道:“本官知道,你们也是被贼人所蒙蔽,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谋逆造反,不分主从,都是诸九族的大罪……”

    “大人,饶命啊!”

    “大人,小人下有八岁小儿,上有八十老母,求大人给他们一条活路吧!”

    “大人,救救我们吧……”

    ……

    听到“诛九族”这三个字,场中众人亡魂皆冒,立刻又乱作一团,声泪俱下,看的唐宁都有些不忍心。

    “大家静一静。”唐宁看着他们,再次伸出手,说道:“律法森严,但也要讲情理,依本官看,你们也是被萧家所蒙蔽,罪不至死,更不至于祸及九族……”

    唐宁话未说完,人群便传来了一阵哗然。

    “大人英明!”

    “青天大老爷啊!”

    “求大人为我们做主!”

    唐宁听着众人的一片感恩戴德之声,只能再次伸手维持秩序,待他们安静下来之后,才开口道:“此次回京,本官会尽力向朝廷,向陛下陈情,免除你们的死罪,但造反本就是遇赦不赦的大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也要让朝廷,让陛下看到你们的诚意……”

    “诚意?”人群之中,有人想了想,脸上浮现出顿悟之色,立刻道:“听闻西北战事告急,草民愿意捐出一半家财,驰援朝廷,驱逐西北蛮夷……”

    捐出一半家财,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割肉,但割肉再痛,也比割头要好。

    在场的都是商人,没有人算不清这笔生意。

    那人开口之后,几乎是在瞬间,便有十数人接着开口。

    “大人,草民也愿意捐出一半家财!”

    “草民也是,国难当头,身为陈国百姓,又岂能袖手旁观?”

    “我等都愿意为驱除蛮夷尽一份力,请大人一定允许!”

    众人从一开始的惊惧害怕,瞬时就变的义愤填膺,唐宁也被他们的拳拳爱国之心所感动,说道:“你们的诚意,本官一定帮你们代为转达,愿意为朝廷尽一份力的去右边登记,不愿意的在左边等着……”

    “我登记,我登记!”

    “别挤,你踩我脚了!”

    “一个一个来,大家都有机会!”

    ……

    唐宁话音刚落,人群便争先恐后的向右边一涌而去,没有一人前往左边。

    愿意为朝廷尽力的去右边登记,不愿意的在左边等着------等什么,等死吗?

    没有人愿意等死,堂内一改刚才的悲凄气氛,这些江南豪绅捐起银子来,满面红光,像是做生意大赚了一比一样,一个个抢着排队,生怕落到了别人后面……

    唐宁穿过前堂,来到后面的一处房间。

    这处房间只有四人,四大家主身份超然,没有和那些小商人在一起,拥有自己的独立房间。

    苏哲抬头望了一眼,他看过唐宁的画像,一眼便认出了他,猛地站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他,咬牙道:“姓唐的,你好恶毒啊!我真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动手除掉你!”

    时至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去了苏家两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他早就知道萧家要反,也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他这么做,是想要逼反苏家,是想要用谋逆的罪名,诛苏家全族!

    谋逆之罪,祸及九族啊,不止苏家几百口人,苏家谋反的罪名一旦落实,哪怕是远在京师的唐家,也要受到部分牵连。

    苏家家主像是被抽离了灵魂一般,望着唐宁,颓然道:“你赢了,希望你日后,每天夜里都能梦到苏家的几百亡魂,梦到他们向你索命……”

    四大家族的家主到底不是常人,并没有向外面的那些人一样歇斯底里,似乎是彻底放弃,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当然,白家家主的绝望是演出来的,他的演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如果不是唐宁事先知情,甚至也分辨不出来。

    他没有打算让白家暴露,日后的江南,还需要他们和其他大族打成一片,没有人喜欢和朝廷的狗腿子打成一片。

    唐宁对他们的态度没有像外面那么客气,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们面前有两条路,谋逆造反诛九族,还是捐出一半家财保平安,自己选吧。”

    四大家主同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宋家家主站起身,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问道:“宋家可以免于谋逆之罪?”

    唐宁看着他,问道:“你不信我?”

    “信,当然信!”宋家家主连连点头,宋家若是被定为谋逆,不仅要诛灭九族,全部家产也要被查抄,现在只用捐出一半就能免于谋逆之罪,他不信也得信,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他看着唐宁,说道:“宋家愿意捐出一半家产……”

    “白家也愿意!”

    “沈家也愿意!”

    宋家家主开口之后,白沈两家也立刻开口,苏哲抿了抿嘴唇,面色复杂的看了唐宁一眼,喃喃道:“苏家……,苏家也愿意。”

    唐宁看着他,淡然道:“苏家乃是主谋之一,捐九成吧。”

    捐出九成家财之后,苏家立刻就会成为江南的二流家族,短时间内,再也无法恢复昔日辉煌,但这与保得全族性命相比,也算不了什么。

    苏哲闭上眼睛,深吸口气,艰难道:“苏家,遵命……”

    ……

    解决了这些家族的事情之后,唐宁松了口气,江南豪族这些年,没少从朝廷手中占便宜,这次怕是让他们把以前吃进去的全吐出来了。

    “陈……”他正想吩咐陈舟,明天就派人去各家收银子,左右看了看,诧异道:“这小子,跑哪里去了……”

    萧府,苏媚的小院。

    “说时迟那时快,大人嘶吼一声,“管他们去死”,然后松开右手,左手接剑,一剑刺出,黑夜中划过一道银光,尚方宝剑从黔王世子胸前穿过……,事情就是这样。”

    陈舟看着苏媚,说道:“大人知道姑娘出事之后,像是丧失了理智一样,眼神可怕至极,任何人的劝阻都不听,也不管朝廷会不会追责,属下觉得,哪怕那时候挡在他面前的是天上的神佛,怕是也拦不住大人……”

    苏媚听着他的讲述,面露紧张之色,衣袖中双拳紧握,明媚的双目中,荡漾起些许晶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