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三章 载入史册的一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殿下忘了,那人可是斤斤计较,睚眦必报,要不然,他为什么没来由的去验那权器……”

    康王已经不太能听清楚王府的下人在说什么了,工部侍郎是他的人,这件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工部打造的军械缺斤少两,但兵部用来检验的权器,也是由工部配套打造,根本不会出什么疏漏,有工部侍郎盯着,谁没事会去查这个?

    工部克扣的银子,一大半都进了他的银库,这件事情若是深究下去,早晚会查到他的头上。

    这还不是让他最担心的。

    他担心的是盐场矿场的事情,陈国自立国以来就是盐铁专营,能做盐铁生意的,无一不有官方背景,顺着那些盐商向上查,查到的是京中的部分权贵,再往上,便是康王府了……

    即便他是皇子,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康王忽然有些后悔,当日在天然居的湖面上,或许,真的不应该撞那一下……

    ……

    工部侍郎崔敏是康王的人。

    涉事的几大盐商,背后站着的是京中的某些权贵,而这些权贵身后,也有康王在撑腰。

    看着户部的资料,以及苏媚从天然居给他带回来的情报,唐宁可以摸着良心发誓,他绝对不是针对康王,更不是公报私仇。

    康王不过就是指使手下撞了他的船,多大点事,他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将康王往死里整……

    当然,康王到底是皇子,放在别人身上是掉脑袋的大罪,放在他身上,肯定罪不至死,但对他来说,也和死差不多了。

    作为亲王,插手盐铁之政,已经触及到了陈皇和朝廷的底线,其行径比起端王贪污税银还要严重,陈皇对康王的处置,不会太轻。

    甚至于他还能不能保住亲王的位置,也要看陈皇有没有念在父子的份上,酌情轻判。

    说起来,如果康王真的被办了,他岂不是间接的帮助了端王?

    唐宁摇了摇头,就算是无意帮了端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知道康王胆大包天,但军械和盐政都敢横插一手……

    御书房中。

    陈皇看着户部尚书,问道:“那些盐商们要补交的罚银,算出来了吗?”

    户部尚书拱手道:“回陛下,户部已经算出了大体的数目,按照工部那些有问题的权器推算,这次各地盐商要补交的税银,怕是会超过一千万两……”

    陈皇站起身,难以置信的问道:“一千万两?”

    户部尚书抬眼看了看,以为陛下被这个数字吓到,又动了将之收到内府的心思,立刻道:“陛下,国库近些日子频繁拨银,若是再不补充,怕是连朝廷的日常运转都维持不了,这次至少需要五百万两……”

    陈皇也是见过一亿两白银的人,自然不会被一千万两吓到。

    他不是觉得这些银子太多,而是太少,户部不敢在数字上造假,是他自己的预期太高了。

    毕竟唐宁前些日子才从江南给他搬来了白银亿两,这一千万两,已经不能让他的内心泛起多少波澜。

    朝廷每年在盐铁上的总进项,不过几百万两,对比之后,陈皇才深刻的意识到,唐宁从江南给他带回来的大礼,到底有多大。

    他看着紧张的户部尚书,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这一千万两,都给你了……”

    户部尚书看着陈皇,愣了一刹,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喉咙动了动,试探的问道:“陛下的意思是,这一千万两……”

    “都放到国库吧。”陈皇看了他一眼,说道:“朕看起来像是会贪图国库银子的皇帝吗?”

    户部尚书这才回过神来,拱手道:“陛下英明……”

    陈皇不再追问银子的事情,看着户部尚书,说道:“给那些盐商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动盐铁,京中是谁在给他们撑腰?”

    户部尚书抬起头,抿了抿嘴唇,片刻后,才鼓起勇气道:“回陛下,工部这次的案子,怕是和康王殿下脱不了关系……”

    陈皇眉头紧皱,沉声道:“什么?”

    户部尚书道:“那些盐商背后的靠山是京中的某些权贵,而这些权贵背后,应该是康王殿下在撑腰……”

    陈皇面沉如水,森然道:“这个混账!”

    ……

    工部代侍郎唐宁当朝捅出工部官员中饱私囊,官商勾结,窃取国利的事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京师。

    这几乎是近年来,京师乃至于陈国,发生的最为严重的一桩弊案。

    扫把星依然是扫把星,威力不可小觑,在工部不过待了短短数日,便弄没了整个工部司,使得工部官员人人自危,工部尚书更是因为御下不严,被罚俸停职,若是这桩案子调查出来和他有关系,这个尚书的位置也坐不稳了。

    当然,京师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无不拍手称快,朝中的贪官越少,他们便越是高兴。

    工部郎中,员外郎等人已经被捉拿下狱,工部侍郎也被召回京师问罪,不仅如此,陛下势要将与此事有关系的官员一网打尽,朝中已经有数位官员相继被查。

    同一时间,也有一些似真似假的传言,在百姓之流传开来。

    据说,工部郎中克扣军械拨银,其中一大部分都交给了康王,而那些盐商,在京中的靠山,也是康王,这次工部的案子,罪魁祸首,便在那康王府中。

    这些消息起初只是传言,但有心人调查之后,便震惊的发现,工部的两桩案子,矛头直指康王,就算不是他所为,也和他脱不了关系。

    另有传言说,康王这次之所以会被查,是因为他前几日得罪了工部代侍郎唐宁,这次的事情,就是那小心眼的扫把星对他的报复。

    有人亲眼所见,数日之前,在京师天然居的湖上,康王命人故意撞了唐宁的游船,心胸狭隘的唐大人那个时候没有报复,却在几日之后,给康王来了一个釜底抽薪……

    天然居内的小湖是人工开挖的,面积并不很大,每年节令合适的时候,便是京中诸多达官显贵游玩的好去处,游船多了,自然难免会磕磕碰碰。

    平日里碰了别人的船,最多陪个不是,或者赔些银两也就够了。

    康王这次,怕是有史以来,天然居湖上后果最为严重的一撞了。

    这一撞,必将被载入史册。

    他克扣军械拨银,插足盐铁之政,即便是皇子,也不能免罪,更何况还有时时刻刻盯着他的端王,一定不放过这个机会,他在天然居湖上的这一撞,很可能将他的争储之路撞上了歧途。

    对与这一足以改变朝局的历史事件,坊间有歌诀曰:“水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船不规范,皇位没一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