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九十章 栽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姓们对于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总是格外的有热情。

    这其中,京中权贵,尤其是皇家的八卦,总要比张三家的老母猪生了一窝猪崽子,李四家的狗咬了王五的屁股更具吸引力。

    此次北上统帅唐宁是京中乃至于陈国的风云人物,平阳公主的话题也从未少过,他们二人有私情的流言蜚语传的沸沸扬扬,似乎真是煞有其事的样子。

    “我以前就说过,唐大人和公主还挺般配,一个扫把星,遇谁克谁,一个克夫命,嫁谁死谁,凑到一起正合适。”

    “这都是传言吧,据说唐大人的夫人和公主是闺中密友,两家人走的近一点也很正常。”

    “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事关皇室尊严,这不是给唐大人惹麻烦吗……”

    ……

    百姓们将此事当成了八卦和笑谈来看,但皇家不会。

    还未出阁的公主和臣子有私情,这是使得皇家蒙羞的事情,平安县衙,京兆府衙,刑部等衙门都对此事表示了高度重视,一定程度上的控制住了市井间的流言。

    大范围内没有人敢冒大不韪,但小范围内,却仍然被人所议论,没两日,整个京师便已经人尽皆知。

    萧家。

    陆鼎抿了口茶润润唇,看向萧老公爷,说道:“我原本以为这只是偶然,但知会过刑部宋大人之后,刑部和京兆衙门同时出手,也没有阻拦的了这些,我便知道这背后是有人在推动了,只是不知道是谁,会不会是唐家?”

    “不会。”萧老公爷摇了摇头,说道:“唐淮是一只老狐狸,端王现在已经是无冕之皇,在他登上那个位置之前,唐家什么都不会做的,也没有必要做。”

    陆鼎疑道:“那会是谁,会是康王吗,他因为唐宁才失去了亲王之位,这次趁他离京,伺机报复?”

    “康王……”萧老公爷想了想,说道:“观康王近些日子的作为,自上次自缢之后,他似是开了窍,不太可能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那会是谁?”陆鼎摇了摇头,说道:“他在京师得罪的敌人太多,端王,唐家,康王,端王一党,江南一党,不好确定……”

    萧老公爷淡然道:“不管是谁,总会露出马脚的,让人仔细盯着就是了……”

    他话音落下,有人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说道:“老爷,有人送来了一封信……”

    萧老公爷问道:“谁送的?”

    萧府下人道:“一个拿着糖葫芦的小姑娘,具体是谁让她送来的,她没有说。”

    萧老公爷打开信,面露诧异之色。

    他将信递给陆鼎,陆鼎看了看,诧异道:“居然是她……,这封信又是谁送来的?”

    “不知道。”萧老公爷摇了摇头,说道:“这信上的也不能全信,先让人去查查吧……”

    与此同时,钟意手中拿着一封信,看着一名丐帮弟子,问道:“这封信也是你们写的吗?”

    那丐帮弟子摇了摇头,说道:“这属下就不知道了。”

    钟意点了点头,让那丐帮弟子离开之后,看着晴儿,说道:“晴儿,我写封信,你让人送到萧老将军府上……”

    康王府。

    康王站在庭院里,感叹一句,“京师真热闹啊,一个热闹接一个热闹……”

    徐先生道:“京师越热闹,对我们就越有利,殿下如今爵位被削,也只有等待时机,趁乱而起了。”

    康王看着他,问道:“时机什么时候到?”

    徐先生道:“再等等吧,二十年都等过来了,不急于这一时。”

    康王叹了口气,说道:“就是因为已经等了二十年,所以才等不及了啊……”

    唐家,唐琦站在窗边,开口道:“看来京师不喜欢他的人还有很多。”

    “京师的蠢货也有很多……”坐在桌旁,被逼着看书的唐昭抬起头,说道:“也不看看,康王和他作对,皇位没了,冯相和他作对,相位没了,唐家和他作对都变成这样了,还有人敢去招惹他,什么是不长脑子,这就是不长脑子!”

    唐琦看着他,皱眉道:“混账东西,你说什么?”

    唐昭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我要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治得了朝堂,平得了反贼,办了这么多大事,睡个把公主怎么了,公主重要还是社稷重要,面子重要还是天下重要,我要是皇帝,他想和哪个公主有私情就和哪个公主有私情,陛下脑子进水才会管这些……”

    “混账东西,事关皇室尊严,你懂个屁!”唐琦瞪了他一眼,说道:“这几天你别出去,把论语给我抄十遍……”

    ……

    这些日子,京中关于唐宁和平阳公主赵蔓的传闻甚嚣尘上,官府为了顾及到皇室尊严,严令禁止百姓传谣,但想堵住洪水容易,想堵住别人的嘴,无疑是比登天还难。

    依然会有一些八卦或是好奇心极重者,在市井间讨论非议此事。

    街角处,一人鬼鬼祟祟的说道:“我告诉你们啊,平阳公主和唐宁那几位夫人是闺中密友,根本就是对他们奸情的掩饰!”

    “官府都不让说了,你还敢说!”

    “造谣重伤朝廷命官和公主,可是大罪!”

    “你不要命了啊……”

    那人撇了撇嘴,不屑道:“怕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告诉你们,唐府和郡主府之间有一条密道,就是为了方便他们私会的!”

    “你就瞎说吧,这怎么可能,我不听了,免得一会儿被官差叫去问话……”

    “我也不听了,这些闲话有什么好听的,狗命要紧……”

    那人伸出手,说道:“哎,你们跑什么,我还有更大的料没说呢……”

    只有一人还留在原地,看着他,饶有兴趣道:“什么料?”

    那人见他似乎对此事感兴趣,立刻道:“听说啊,平阳公主已经珠胎暗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啊,她一个未出阁的公主,怎么敢怀孕,早就偷偷打掉了胎儿……”

    ……

    那人讲完之后,便拱手离去,小心的观察着左右四方,在京师的各条巷道中七拐八绕,最终绕进了某座府邸的后门。

    在他进入那座府邸之后,方才那道听他传言的身影,从暗处缓缓走出来,抬头看了宅邸牌匾之后,才消失在巷道中。

    义阳公主府。

    她一边吃着葡萄,一边享受着下人的按摩,脸上的表情惬意至极。吐掉了葡萄皮之后,她脸上浮现出一丝嘲弄之色,说道:“小浪蹄子,让你平日里装清高,还有姓唐的,私通公主,本宫这次非要让你扒一层皮下来……”

    驸马张超坐在她对面,诧异道:“唐家和公主府真的有密道?”

    “借他十个狗胆也不敢!”义阳公主冷哼一声,不屑道:“本宫就是要栽赃,有本事他就回来解释,他回不来,假的也就成了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