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三章 画眉深浅入时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唐夭夭上次打赌输给唐宁的时候,满心期待的等着他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结果他要她学三声猪叫。

    她发誓,这一次他要是还让她学猪叫,她就把他打成猪头。

    不过等了好久,她也没有等到唐宁的后文,诧异道:“你要我什么?”

    唐宁道:“要你做我的娘子,以后给我生孩子。”

    唐夭夭怔怔的看着他,樱唇微张,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唐宁看着她,问道:“你愿意吗?”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唐女侠,此刻却像是一只胆怯的鹌鹑,将头埋在被子里,颤声道:“我,我还没有准备好……”

    唐宁认真的看着她,问道:“那就是愿意了?”

    她等这句话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唐夭夭轻轻点了点头,双手在被子里绞在一起,脸色羞红无比,小声道:“愿意……”

    未经人事的少女总是羞涩的,纵然唐妖精平日里无所畏惧,在遇到这种事情时,始终也只是一个女子,有着少女天生的矜持。

    唐宁在被子里握住她的手,等了片刻,小声问道:“现在准备好了吗?”

    唐夭夭抬起头,面色更红,未曾来得及开口,便被吻住了唇。

    她的美目缓缓闭上,身体却陡然绷直了,俏脸上的红云逐渐向颈间蔓延。

    一床锦被,盖不住满堂春色,罗袜高挑,金钗斜坠,誓海山盟,羞云怯雨,恰恰莺声,不离耳畔……

    ……

    时至正午,太阳高悬,秀儿站在院外,探头向里面望了望,诧异道:“都已经日上三竿了,姑爷和小姐怎么还不起床……”

    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轻轻推了推房门,房门并没有关紧,她走进去的时候,唐夭夭站在床边,慌张的将什么东西向怀里藏。

    秀儿诧异道:“小姐,你在干什么?”

    唐夭夭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先出去,一会儿再进来。”

    秀儿诧异的转过身,却在下一刻又忽然转过头,快步走到床前,指着床单上缺了的一块,看了看唐夭夭,震惊道:“小,小姐,你和姑爷,你们……”

    唐夭夭脸色羞红无比,说道:“不许说!”

    秀儿脸色红扑扑的,说道:“小姐,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不用了。”唐宁端着一盆热水走进来,打湿了毛巾递给唐夭夭时,被她略有嗔意的瞪了一眼。

    唐宁欣然接受了她的白眼,从四年前唐妖精代替钟意扔下那颗绣球开始,他们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经历了不知多少,直到昨夜才成为了真正的夫妻,为此承受她区区一个白眼又算得了什么。

    唐夭夭洗完脸,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嗔道:“帮我画眉。”

    古人以画眉视为闺房情趣之最,唐宁平日里其实没少为她们画眉梳妆,到如今,在梳妆上的造诣,他除了比不过秀儿,已经超过晴儿和小桃那几个丫鬟了。

    唐宁帮她画眉的时候,心中暗道自己愚蠢,要是早知道唐妖精等他那句话已经很久了,他又何必等到现在?

    正式的迈出那一步之后,身为侠女的唐妖精也变的腻歪了起来,唐宁用了小半个时辰,才帮她梳妆好,之后两人便打算出门。

    前几天陆雅约她们去萧家做客,她现在怀孕了,行动不便,经常请她们过去陪她解闷。

    初为人妇的唐妖精身体还有些不适,唐宁搀扶她上了马车,她伸手在唐宁腰上轻轻掐了一下,说道:“都怪你,晚上你一个人睡。”

    说完她又有些后悔,好不容易能过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日子,她舍不得让唐宁一个人睡,又改口道:“和我睡也可以,但是不能碰我……”

    唐宁道:“好了好了,都听你的。”

    唐夭夭瞥了他一眼,忽然问道:“晚上要不要让秀儿伺候你?”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这怎么行……”

    “这怎么不行?”唐夭夭道:“秀儿本来就是通房丫鬟,你不要她,她就只能孤单一辈子,你要看着她孤单一辈子吗?”

    唐宁想了想,说道:“她才十九,等过两年吧……”

    唐夭夭脸上露出怒色,说道:“好啊,你果然还是打着秀儿的主意,说,你是不是连晴儿和小桃的主意也打了……”

    天地良心,唐宁要是打她们的主意,晴儿和秀儿早就不是少女了,他只不过是顺着她的话而已。

    昨夜之后,唐妖精显然更不好对付了,难道少女成为女人之后,智商也能在一夜间增长?

    好在秀儿是通房丫鬟本来就是事实,唐妖精掐了他一下,就靠在垫子上闭目养神,昨天晚上折腾到很晚,不只是她,唐宁现在也有些累。

    他们来到萧家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怀王和怀王妃也在。

    唐宁曾经听萧珏提过一句,怀王年幼之时,杨妃就去世了,有一段时间,是萧皇后将他带在身边抚养的。

    只不过没过多久,萧皇后也因病离世了,但怀王却记得这份恩情,时常来萧府看望萧老公爷。

    萧老公爷今日不在府中,陆雅和唐夭夭怀王妃在房间里面说话,唐宁和萧珏怀王坐在外面的亭中饮茶。

    萧珏猛灌了一口茶水,说道:“怀孕的女人真难伺候啊,蜜饯太甜怪我,蜜饯不甜也怪我,今天早上太阳出来晚了她都能怪在我的身上,你们能理解这种感受吗?”

    唐宁和怀王没有说话,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挥了挥手,自顾自的说道:“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毕竟你们的娘子又没有怀孕过……”

    唐宁能够听得出来,萧珏虽然嘴上在抱怨,但心里却充满了自豪。

    毕竟在座的三人之中,他成婚最晚,却是最早有孩子的,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能强过唐宁和怀王的地方。

    无形中打击了唐宁和怀王之后,萧珏并不满足,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都成婚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儿动静,你们两个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需不需要我传授些经验给你们?”

    “不用。”

    “闭嘴!”

    ……

    怀王和唐宁同时开口。

    萧珏可怜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说雅儿这次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希望是女孩,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们以后还是要多生几个的……”

    唐宁深吸口气,强忍住抽他的冲动,端起茶杯,对怀王示意了一下,说道:“这茶不错……”

    怀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本王也这么觉得。”

    ……

    房间之内,陆雅看着唐夭夭,惊诧道:“我怎么觉得,夭夭比以前更漂亮了……”

    唐夭夭羞怯道:“有吗……”

    “真的。”陆雅看着她,说道:“尤其是你今天的眉,画的真漂亮,是秀儿画的吗,改天让她来家里,教教我们家巧儿……”

    唐夭夭红着脸道:“是我们家相公帮我画的。”

    陆雅诧异道:“他还会帮你画眉?”

    怀王妃笑了笑,说道:“这没什么奇怪的,殿下每日也都会帮我画眉,他常说,闺中之乐,无甚于画眉者……”

    院外亭中,萧珏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你们不知道,怀孕的女人有多么不可理喻,她今天早上居然还想让我帮她画眉,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