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八十九章 缩头乌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凌家。

    一名妇人看着凌家家主凌武,问道:“风儿都被抓进去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有什么动静?”

    “急什么。”凌武面色淡然,说道:“京兆府衙审完了案子,自然会放他出来的。”

    那妇人想了想,说道:“要不要拜托……”

    “妇人之见。”凌武看了她一眼,说道:“这件案子是陛下交代的,谁敢插手,马上就会变成别人眼中的把柄,该怎么办案,京兆府衙自有论断,你在家里好好等着就行。”

    与此同时,右羽卫李家。

    李家小少爷李铭牵扯到前两日的斗殴放火案,已经被扣押在京兆府衙一天一夜,李家一切如旧,没有丝毫慌乱。

    康王府内,康王在翻着有关祭典的卷宗,一名下人走上前,问道:“殿下,张家出事了,我们要不要管管?”

    “不用。”康王头也没抬,说道:“徐先生说,这是唐家在算计我们,目的是让唐宁和怀王联手,搞垮张家,这种事情,越管越乱。”

    那下人道:“万一端王趁机出手?”

    “端王?”康王撇了撇嘴,说道:“他要是出手,本王倒也省事了,可惜唐惠妃和唐家现在把他当猪养,不让他乱动,没有以前那么好骗了……”

    ……

    京师前两日发生的案子,主要牵扯到三大将门,这三大将门,又和康王、怀王,以及定国侯有关,处处都充满了变数,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案子难办,头疼归岳父大人头疼,唐宁休假期满,按时来到了尚书省,处理属于他的事情。

    他看了十几份折子,便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

    这十几份折子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关于前两天发生的那件殴斗纵火案。

    这件案子若是放在平常,就是稀松平常的案子,那些纨绔不闹出人命案子,就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时期敏感,又倒霉的遇到陈皇认真,这才被如此严肃对待。

    但再严肃,也会有度,被这么多官员同时关注,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怀王就坐在唐宁对面,他的面前,同样了堆叠了不少的折子。

    两人同时抬起头,对视一眼,怀王问道:“都是那件纵火案?”

    唐宁点了点头。

    怀王看着他,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宁道:“张家三少爷前天过寿,请了一些朋友吃酒,恰好凌风和李铭等人也在那酒楼吃饭,两帮人为了一个雅阁吵了起来,最后动起了手,烧了人家的店……”

    怀王想了想,低声道:“张家,凌家,李家……”

    唐宁看着他,说道:“唐家。”

    怀王点了点头,开口道:“唐家在算计我们,目的是------张家。”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唐家虽然已经没落的不成样子,但要说他们暗中没有什么保留势力,连唐宁都不信。

    很显然,这是针对张家,针对康王的一个局。

    他们算计张家的同时,也将凌家和李家拉下了水,又将事情闹大,间接的想要拖他和怀王进局。

    到时候,唐宁要保凌家,怀王要保李家,康王必定要保张家,如此一来,就变成了唐宁,怀王以及康王的斗争。

    显然,这场纷争,无论谁胜谁负,都是端王乐于见到的。

    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怀王是这样的老狐狸,和他对端王玩的那几手相比,这些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唐宁和怀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那些奏章推进了桌旁的垃圾箱中。

    ……

    京师,街头。

    官府已经在清理那天晚上被烧毁的酒楼和几间店铺,而此案到底归咎于谁,暂时还没有定论。

    不过,在许多人的眼中,此案归咎于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将康王,怀王和定国侯牵扯进来的这桩案子,注定会成为定元三年年末的一场年度大戏。

    张家是康王的母族,康王怎么可能不管他们?

    怀王只有一位王妃,王妃家族,他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定国侯就更不用说了,扫把星小心眼之名早已传遍京师,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凌家吃亏?

    然而,当他们认为这三人会各施手段,插手此案的时候,无论是怀王康王还是定国侯,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想象中的强强相争没有看到,倒是张家主动担责,愿意两倍赔偿酒楼和店铺掌柜的损失,京兆衙门便顺水推舟结了案子,似乎是看在张家态度积极认真的份上,陛下那里,也没有进一步的责罚。

    很显然,张家这次认怂了。

    对手太过强大,无论是定国侯还是被委以重任的怀王,都不是张家或者康王能够开罪得起的。

    唐宁下衙回家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岳父大人松了口气。

    事实上,张家的让步,让他稍显意外。

    从京兆府掌握的资料来看,无论是凌风,李铭,还是张家那位少爷,都不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这场殴斗,起源于双方两名跟随者的冲突,之后才逐渐扩大,将这十几人卷入了进去。

    张家退了一步,愿意承担责任,对于京兆府衙来说,能够迅速结案,自然是最好的。

    这也让唐宁对张家另眼相看。

    康王倒台,张家还能屹立不倒,如常青树一般伫立,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与此同时,端王府。

    端王一脸不信道:“张家就这么怂了,赵诚也就这么怂了?”

    他身旁的下人点了点头,说道:“回殿下,张家家主出面,愿意赔偿那些店铺的损失,那几名掌柜撤了状子,这件案子就这么了了。”

    “怀王呢,唐宁呢?”端王脸上露出不甘之色,问道:“他们害我的时候,手段一个接一个,怎么这次就没动静了?”

    那下人道:“张家已经担责,凌风和李铭没事,他们自然不用出面……”

    端王有些泄气的坐下,问道:“唐家怎么说?”

    那下人道:“两位唐大人说,以后多得是机会,我们来日方长。”

    端王问道:“还有呢?”

    那下人想了想,说道:“他们还说,让殿下在王府吃好喝好睡好,千万别轻举妄动。”

    ……

    唐宅。

    唐淮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摇头道:“这两只小狐狸,果然没有上当,不仅如此,连康王都这么沉得住气……”

    唐琦看了看他,说道:“康王这些日子在宗正寺忙祭典的事情,或许根本不知道此事,倒是张家,连这种不是自己的锅也背,竟也愿意当缩头乌龟……”

    唐昭抬起头,说道:“俗话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缩头乌龟才活得久,不管对方是老虎还是野狗,只要把头缩回去,谁又能拿乌龟怎么样?”

    他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道:“唐家要是愿意做乌龟,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的下场……”

    【ps:下一个剧情没有敲定,今天还是没有还更,不过不用担心,说过五月还完,五月就一定能还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