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寿州落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兵马使,各部兵马都已经从城内撤出,我们也该走了吧?”刘启山一脸兴奋的来到王成面前,笑道:“各处都下好埋伏了,就等着刘威和李神福入城呢,到时候一定让他们大吃一惊。”

    “带着你的本部随我一起行动,再守住这最后一波。”王成点点头笑道:“随我上南城墙,再去会会李神福。”王成和刘启山的本部迅速抵达南城墙,此时李神福已经集中了兵马再次发起冲击,而且对方很明显恼恨王成耍了他们大半夜,所以这一次攻城的力度明显超出了之前,李神福甚至亲自带着亲卫队冲杀在前,催促无数庐州军将士浑然不顾寿州军奋勇而起的箭矢和雷石滚木。

    “给我把火油都拿过来,泼到这鱼梁大道上,构筑火墙。”反正要走了,而且不论是王成还是吴明都笃定杨行愍不会糟蹋寿州城内的一切,所以放开手脚的他除了差点搬空了这寿州府库内的钱粮物资之外,还把几乎所有的武器储备都拿了出来,不计代价的往城外倾泻,所以尽管城内的兵马大部都已经从北城撤离,但是依靠着刘启山的本部数千人居然在短时间内三面出击,硬生生的挡住了李神福三人的攻击。

    无数的火油迅速泼下,伴随着王成手中的火把落下,一道火光再次冲天而起,无数正在冲上向前的庐州军将士被这拔地而起的火焰给烧得鬼哭狼嚎,惊慌失措,没有倒在密集如麻的箭矢之下,反倒是被这冲天的大火烧得迅速溃散,乱成一团。

    “推几架床弩过来,就对着这鱼梁大道往下射击,我倒要看看这李神福能够撑到几时。”刘启山这些天坚持守城已经打出经验出来了,在对方一乱之后立即指挥人手推了几架床弩过来,顿时间在大火的后面,这中乌黑泛着寒光的尖锐弩箭在黎明时分开始发挥出自己巨大的威力,几乎每一轮齐射都带走了无数人的性命,那些手持盾牌挡在前面的盾牌兵都抵挡不住这种射程超过八百步,粗大都快赶上长枪的弩箭,只要命中几乎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只是短短几轮齐射,整个鱼梁大道上就没有多少活着的人站立了。

    “哈哈,让你们铺鱼梁大道,这些死透了吧。”刘启山乐得哈哈大笑,恨不得再来几次,却被王成拉住了,道:“趁着李神福收拢人手,赶紧布下引线,然后率军前往北城和王虎汇合,防止我军辎重和家眷被刘威突袭,此地不宜久留,寿州城就留给他。”

    王成的话让刘启山从兴奋当中醒悟过来,急忙慌不跌的让亲兵前往各处传讯,汇合人马之后立即从北门撤出,只有王成自己带着亲卫队看着李神福带人上前去灭火之后才冷冷一笑,转头和充作自己亲卫的阿贵点了点头,两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双双消失在这最后的夜色当中。只见顷刻之间,原本属于阿贵领导的暗卫开始潜伏在隐蔽的角落里,手中秉持的却是一支支泛着寒芒的弓弩,身边还有人拿着火折子待命。

    王成等撤出寿州城,让原本攻城不止的庐州军得到了机会,这最后一次冲锋几乎没有任何阻拦就直接冲上了城墙,倒是吓了李神福等人一跳,在数次吃过王成等人的亏之后,不论是李神福还是安仁义或者是田覠都急忙喝止住了士兵的步伐,直到他们亲自登上城楼之后才发现此时的寿州城墙上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无数的尸体散落在地,在篝火的火光之中显得斑驳无比。

    “不好这个王成已经溜了,快去禀报都统,让他率兵前去拦截,其他人随我速速进入城内,接管城防。”李神福最先反应过来,凄厉的吼声在黑夜之中传得好远,随即率军快速下城墙,径直向刺史府等重地而去。

    “李神福进来了,放箭!”黑暗之中隐藏起来的暗卫在这一刻陆续释放弓弩,无数的寒芒伴随着火星子出现在城中各处,只见沿着城墙和瓮城等地骤然间大火冲天,一道道火龙迅疾出现,将拿下刚刚下了城墙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庐州军将士直接包围了起来,这一次也不知道王成用了什么办法,这么多的火油喷洒在各处竟然被盖住了浓浓的味道,害得无数的庐州军士兵瞬间被烧得鬼哭狼嚎,无数人变成了火人四处打滚,随即将其他地方也给点燃了,这一场大火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蔓延到了其他两面城墙,这一下根本就控制不住火势的庐州军再次遭到大败,大火之中的惨叫逼得李神福等主将不得不回头嘶声叫喊,指挥这些士兵稳住情势,也根本来不及去城内。

    “就是现在,李神福你的死期到了。”黑暗之中的阿贵冷眼旁观,手中的长弓一瞬间拉到了极致,瞄准了火光之中李神福纵马嘶吼的身影冷然一笑放开了弓弦,只见无数嘈杂之中一道轻微的响动一闪而逝,紧接着李神福原本立在马上的身形猛然间顿了顿,然后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可惜了,偏了一点。”阿贵摇了摇头,挥手带着人迅速撤离。这么大的火是经过他精心布置的,为了掩盖火油的味道,他可是将寿州城内搜罗来的几乎所有的酒都泼了出去,利用这酒味盖住了火油味,才瞒过了庐州军的耳目,在城内掀起冲天大火。

    “统领,这一把大火会不会连累那些无辜百姓?”暗卫在做完这最后一切之后也纷纷聚集到了北门,见到阿贵上来之后忍不住问道。

    “放心吧,火势都控制在瓮城一带,就算是那些乱兵着火去冲撞民宅,也不会有多大损失,而且我也给他们准备了水,就看这刘威会不会用了。”阿贵摇了摇头,丝毫没有提及自己最后还给了李神福致命一击,带着人匆匆而去,撤出了寿州,去追赶王成的大队了。十三司在寿州的安排除了暗线负责继续刺探后续的情报之外,他所统领的暗卫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此时是时候去下一个地方了。

    “将军,还请带着大队人马随我走,穿过光州地界,去申州,我淮南军沿途都已经安排了眼线必要时可以抽调大军护送,所以大可放心。”王成和刘启山率军断后,等到了阿贵之后众人相互一笑,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但是远处那滚滚的浓烟还是显得异常的显目,让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沉默下来。

    “诸位大可放心,我们虽然发过了火,但是烧得可都是瓮城和城墙,城内民宅可丝毫未动,而且还给庐州军准备了灭火的水,所以不会酿成大祸的。”阿贵一句话让刘启山有些尴尬,但是王成却暗自点了点头,道:“刘虞侯,率军立即出发,追上卢静,我们去申州。”

    王成大军安然而去,甚至刘威都未曾派出兵马前来追击,一行人马迤逦而行,浩浩荡荡西去。而此时寿州城内却一片慌乱,在李神福中了冷箭倒地生死不知后,刘威迅速带兵入城,亲自指挥各军进行灭火,无数人手奋勇而上之后,也找到了阿贵隐藏在城内各处角落里的水缸,在有了水之后,这场大火才逐渐开始消弭。

    但是等到忙乱了一上午,甚至其中还有李家等大家族带着手下奴仆参与之后才将大火扑灭的刘威却看着几乎空空荡荡的刺史府和府库欲哭无泪,王成几乎算是坚壁清野之下,寿州城内除了百姓手中的存粮之外,其他的粮食和税赋全部被带走了。甚至前期吴明还将这几大家族的库存浮财粮食都全部没收带走。所以刘威虽然如愿拿下了寿州,但是却几乎是毫无所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下一季的收成。更何况,经过这一夜大战,自己是损失惨重,硖石山和这连续十几日不间断的攻城,庐州军伤亡惨重,这后续的事情让刘威头大无比。

    “神福怎么样了?”刘威让田覠和周本率军在城内各处巡逻,清除大军入城带来的动乱,同时自己前往刺史府,虽然是四壁空空,但是这里毕竟是寿州的权力中心。

    “被冷箭伤到了肺腑,性命无碍,但是只怕短期内都需要卧床将养。”安仁义叹了口气道:“只怕这放冷箭的也是昨夜纵火那帮人了,这个王成,直接投诚多好,我们一块去打江山,将来说不得也是封妻荫子,如此顽抗真是不识天数。”

    “算了,你派人将神福送回盛唐城养伤,同时将寿州战事汇报给主公,然后带兵去收复下蔡,守住寿州通往北部的通道要隘。”刘威摆了摆手之后深吸一口气道:“这寿州城虽然拿下了,但是这后续的事未必就比打仗要费的心思少。”

    刘威打发走安仁义之后立即撰写安民告示,作为前刺史张翱公开托付的人,寿州上下对于杨行愍的庐州军倒是没有太大的抵触,虽然不少底层百姓尤其是家中有人在寿州军的那些人对此冷眼旁观,但是在释放了李天来等一干人等之后,依靠着这些大家族的支持,刘威还是很快稳住了阵脚,而且安仁义也在随后几天时间里传来了好消息,兵不血刃拿下了寿州最北部的隘口,将寿州北部的膏腴之地尽数收入囊中。

    消息传到寿州盛唐城,坐镇在此督促后勤的杨行愍还是兴奋不已,虽然入城的时候发生了大变故,但是杨行愍对此却不太在意,反而让后方庐州尽快派遣辎重粮草运送到寿州城,帮助刘威尽快稳住局势。自己和戴友归也在随后启程,于中和二年九月初抵达寿州。

    “主公,寿州已经拿下,我军也算是突破了薛洋设置的那个陷阱和牢笼,得喘一口大气了。”戴友归和杨行愍一样笑道:“带到下个月收成一上来,我军的亏空也当然可以弥补,主公在这寿州也可以借此站住脚了。”

    “军师说的是,我军休整一段时日,便可在年内再次西进,进入光州,这一次定要提前谋划,不让人提前插手,免得功败垂成了。王成败兵逃入光州,必不能长久,到时候他立足未稳,而我军修整完毕,自然可以主客之势瞬间翻转,从而大获全胜的。”杨行愍点了点头,见到刘威似乎有些丧气,上前主动安慰他道:“大都统也不要垂头丧气,虽然这最后被王成摆了一道,但是毕竟是拿下了寿州,有了土地子民我军就能够发展壮大。而且军师已经派人说动了毕师铎移师西进,进入濠州,如此一来我军也就避开了两面受敌的境地,可以全力经营光州。只要拿下了光州,那么我庐州军的回旋余地就大大加强了,不必在被人掣肘,到时不论北上进入蔡州还是往东进入濠州和徐州,都可自行做主了。”

    “主公和军师谋划的是,刘威只是深感有负主公所托,折损了太多的将士,以至于差点让王成放火烧了整个寿州城。”刘威知道两人的心思,有些羞愧的点了点头。

    “听说,你在入城的时候,在瓮城附近找到了大量盛满了水的水缸是吗?”说到这里戴友归忽然想起了什么,接过话茬问道。

    “确实如此,应该是有人事先放好的,灭火之后末将问过附近的民宅百姓,说是他们从未在附近摆过什么水缸。”刘威皱眉道:“这王成放火的同时又在旁边摆上了水缸,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这寿州城的火只怕是有人插手其中,主公,臣以为我军应该立即转入修整,稍后尽快进入光州,不然的话让王成和西面的淮南军一旦搭上了线,就是纵虎为患了。”戴友归微一沉吟之后脸色一变道。

    “军师的意思是王成已经投靠了扬州?”杨行愍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直直叫道:“军师所言甚是,这光州可是和申州连成一线,若是王成投靠了淮南军,那么有了依靠的王成可就不是客军了,就真的成了大患了。”杨行愍此时也慌了,在濠州被他们暂时送给毕师铎之后,光州就是他们庐州目前最主要的目标了,这是万万不能有失的。所以杨行愍一句话之后戴友归匆匆而去,将帐前都的人手全部都撒了出去。

    “这个薛洋,真的是太厉害了。”戴友归一走,刘威也跟着出去前往军营整顿兵马去了,只有这杨行愍独自一人在原地沉默,半晌之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脸的萧索之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