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翻盘的代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黄皓此时率领身后仅有的数千人的后军上前,就是希望依靠着虎狼军的战力绝地反击,要在这最后时刻打赢葛从周,从而绝境翻盘。

    黄皓能够想到的主意葛从周自然能够想得到,所以只是断断瞬间,他就判断出黄皓的意图,在自己身先士卒率领中军扑上去之后,让身后的亲卫招呼张归厚立即率领主力兵马放弃追杀其他虎狼军乱军的打算,全力以赴上前围攻黄皓。

    黄皓此时率领的后军是虎狼军唯一没有遭受到大损失的战队,所以保持了强悍的战力,再加上黄皓亲自率领之下,丝毫没有受到此前火攻的影响。只是头一波攻击,就直接将葛从周的本部打蒙,那如汤泼雪一般快速解决战斗的方式让虎狼军的普通战士甚至都能够和宣武军的基层军官斗的不分上下。这近乎于屠杀一般的战斗只进行了一刻钟就结束了,葛从周这边得到了张归厚主力的支持,但是本部和中军的人马却在刚刚的战斗中近乎于被打散,甚至他本人连黄皓的面都没有碰到,就被对方连续几名副将冲上来挡住了去路,如果不是张归厚冲了上来,将对方逼了回去,只怕被绊住手脚,失去指挥的宣武军会败的更惨。

    “弓箭手攒射,老张,你在前面亲自冲杀。”葛从周抹了一把鲜血之后让弓箭手就地防御射击,前方张归厚带着手下清一色的长枪兵硬生生的以人命堵住了对方冲击的步伐。同时两边分出了两队人手不断骚扰对方的攻击节奏。这种办法才暂时稳住了局势,但是葛从周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黄皓所部的反击时间一长,必然会吸引那些被打散的虎狼军将士自动归附,到时自己辛辛苦苦的一把大火就白放了,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黄皓,让虎狼军失去头脑,如此才能够将其彻底打散,让对方的这支杀手锏部队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张归厚也是一员猛将,在他亲自冲锋之后,前锋三千长枪兵在短时间内跟着几乎是踏着自家兄弟的尸骨冲锋,以命换命,近乎于全员阵亡的代价为身后的宣武军其他各部带来了一丝机会,无尽的箭矢在葛从周亲自指挥之下逐渐将对方的攻击步伐挡住,虽然对方甲胄齐全,但是在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之时,宣武军的弓箭手还是取得了不俗的战绩。而且箭矢纷飞的时候还未自己前方的步军争取了战机。

    原本就兵力不多,只有后军几千人的黄皓在对方不计伤亡的冲击之下,整个阵型被从中间劈开,张归厚为首形成的箭头逐渐靠近他本人所在的方位,而且两翼骚扰的军队也开始加大攻击力度,朝中间合拢。

    这一点上葛从周和黄皓的区别就非常明显,黄皓勇武绝伦,在和张归厚对拼数次之后,甚至打的对方好不招架之力,如果不是葛从周自己带着弓箭手深入第一线,以手中犀利的箭矢三番两次干扰黄皓,才让张归厚有了喘息之机,勉力支撑。

    黄皓在战场之上被张归厚抵住,无法对已经散乱的虎狼军进行整合调整,而对方葛从周在抵达第一线之后,却就近组织各部轮番发起冲击,逐渐的将黄皓身边的虎狼军隔离出来,形成了一个想对独立的区域。

    “弓箭手,跟我射!”葛从周自己弯弓搭箭,几乎是一瞬间连环三箭在空中发出猛烈的呼啸声,直扑黄皓本人。而伴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中军弓箭手也在这一瞬间调整方向,跟着统帅的方向在黑夜之中拉动弓弦,一阵接着一阵的箭矢犹如暴雨一般落下。被隔离出来的虎狼军不断倒地,黄皓身边的亲兵也在这一波箭雨洗地的打击中飞速减少。

    一开始的时候黄皓尚未反应过来,这些密集的箭矢给他带来的巨大的麻烦,不仅仅阻止了他的前进步伐而且还给张归厚极大的帮助,硬是让对方逃脱了自己手中长枪的攻击范围。但是等到他一回头之后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亲卫已经寥寥无几,周围都是宣武军士兵的身形,竟然是从四面八方冲了上来。黑暗之中模糊的身影甚至让他以为自己手下的兵马都已经败了。

    “你的死期到了。”黄皓在想什么,远处的葛从周不清楚,但是在张归厚忍着满身的伤痕拖着大刀再次冲了上去的时候,他手中的长箭也急速射出,连珠箭法,一连七箭连环而至,七箭连环,七箭合一,在空中拉出了急促的呼啸声。如果有人和葛从周的眼神一般好的话,就能看到这连环七箭在空中的轨迹都在一条直线之上,其方向赫然就是远处的黄皓。

    七箭连环,七箭合一,是葛从周的绝技,山东一条葛,没事莫撩拨。他能够以一手箭术闯出偌大的名声,就在于这一手绝技之上。而在释放出这夺命连环七箭之后,葛从周在战马之上晃了晃,仿佛一瞬间浑身的精气神全都凝聚在这直奔黄浩而去的箭矢身上了。

    葛从周这边弓弦不断拉动,黄皓那边在一瞬间恍若直觉般的朝着他这个方向看来,却只见到空中七枚箭矢恍若一道黑线一般一闪而过,急切之中他只能将手中的长枪举起,抖出无数的枪花。

    葛从周和黄皓认识,但是能够见识到这这手绝技的却寥寥无几,甚至就连张归厚都不清楚这号称七箭连环的绝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此时黄皓的异动却无疑让他抓到了这一丝机会,一瞬间的他奋起余勇,手中的大刀力劈而下,将竭尽全力抵挡连环七箭的黄皓手中长枪枪花击散。

    “啊!”已经靠着自己的武艺挡住三枚箭矢的黄皓一瞬间一声凄厉的嘶吼,只见剩余的箭矢一闪而没,一道长长的血花随即飞起,这道健硕的身形就在周围火把稀疏的亮光之下轰然倒地。

    黄皓这一死等于是抽调了虎狼军最后一丝精气神。原本被宣武军以血肉之躯扳回的局势伴随着他的战死开始迅速变大,虎狼军破天荒的第一次出现了撤退。

    张归厚强忍着自己的伤势和葛从周一起率军开始追击。战至此时,虎狼军固然是因为连续受到重击和黄皓当场被击杀而一败再败,彻底混乱。宣武军也伤亡惨重。跟随张归厚冲击的本部人马被彻底击溃,上前隔离黄皓和其他虎狼军的宣武军将士也被随后反扑的虎狼军差点全歼。整个战场之上宣武军是血流成河,积尸如山,甚至葛从周组织兵力追击虎狼军之后,身边的亲卫居然只剩下了一半人,剩下的全都倒在了战场之上。

    张归厚在追了一段距离之后就因为伤势加重而倒了下去,顺带着宣武军的步伐也随之停了下来。随后赶到的葛从周亲自指挥各部缓缓收兵,忙碌了一整个晚上才基本上收拾停当,只是当各部汇报战损和战果之后,葛从周却是倒吸一口凉气。

    “将军,我们各部加起来只有七千人不到,战死者几近一万人,只有千余人受伤,剩下的都是失踪人员,只怕是葬身那场大火了。”葛从周的亲卫队长断了一条胳膊,但也只是草草的包扎之后就挣扎着陪葛从周处置战后事宜。只是他此时却脸色沮丧,看着葛从周苦笑道“我军算是彻底打废了,而战场之上只找到了五千具虎狼军的尸体,剩余的几乎都全都逃了出去。依照着这帮人的性子肯定会自行朝着最近的大齐军汇聚,只怕杨希古那边很快就知道桃陵渡这边的战果,将军还是得早下决心才好。”

    “去让斥候沿着狮子岭方向搜索朱珍所部,找到他之后让他立即率军回援襄邑,和主公汇合。”葛从周点了点头,随后道“同时派人去雍丘征兵,擢拔青壮补充大军消耗,最起码我们要凑足一万人,否则的话就算是如期赶到襄邑也无济于事。”

    亲卫队长走后,葛从周匆匆去看了看张归厚,确定对方无事之后让他带队返回雍丘组织青壮,自己一面率军秘密前往襄邑的同时,紧急上报朱全忠。

    这场发生在中和三年九月份的大战在随后伴随着葛从周率领残部秘密返回襄邑之后逐渐落下帷幕,得知前因后果的朱全忠差点压碎了牙齿,盛怒之下的他直接将朱珍一撸到底,而也正是因为朱珍耽误了时机,让这场原本策划好的大战变成了一锅夹生饭,而且还直接影响到了后续的战局。

    失去了葛从周这支生力军,而且黄皓战死的消息伴随着虎狼军散兵逐渐回归襄邑之后被大齐军得知。此时的杨希古在知道自己被算计之后,含恨出手,大军在襄邑城外持续发动猛烈进攻,逼得朱全忠一退再退,从襄邑逐渐朝着雍丘方向而去。

    而在随后,时间抵达九月中旬之后,桃陵渡之战也开始被其他各路诸侯得知,远在河南府的诸葛爽不敢怠慢,让张全义和自己的儿子诸葛仲方率军紧急驰援汴州,算是暂时帮助朱全忠稳住了危局。

    “可惜了葛从周的计策,居然断送在朱珍手中。”薛洋在接到十三司的汇报之后摇头叹息不止,同时对于朱全忠的这种安排方式也是暗中吐槽,值此关键时刻,手中的主力兵马居然交给朱珍统率,现在好了,失去了葛从周的策应,就算是打败了虎狼军也无济于事,而且还因为黄皓的战死,让他如今的处境已经变得极度危险。

    “主公,陈瑜已经和李秀峰率军攻入谷熟城中。”向杰在此时匆匆进来汇报道“吴明那边的消息,他已经进入河南府境内,开始秘密联络诸葛爽,但是张全义还是和诸葛仲方一起率军驰援汴州而来。”

    “这位老将军,看样子也一直在关注时局变化啊。”李振在旁边点头道“我曾见过他一面,是一位刚毅忠贞之人,这次让儿子跟随张全义来汴州,只怕除了援助朱全忠,避免中原战局失控之外,还有考察他的意义在其中。”

    “让吴明尽力吧,诸葛爽强势驱赶李克用,不愿意对方借道南下,只怕也是对沙坨骑兵肆意劫掠地方心有余悸。只不过就算是能和他谈妥,河南府这块地方终究不能作为根基所在,他手下的河阳军虽然兵力强盛,但是以他的身体,一旦倒下根本就无人能够稳住局面,最终还是便宜了朱全忠,”薛洋点了点头,不过随即道“朱全忠处境艰难,我们在东边只怕也要调整方略了。”

    “让陈瑜分兵攻入柘城吧,断了尚让的后路,逼迫他不敢西进和杨希古汇合。”袁袭在旁边点头道“为了给杨行愍一点压力,同时也是为了增加我军在宋州一代的兵力,不如让王成的兵马穿越陈州前来主公帐前,如此也可让秦宗权缓一口气。”

    “主公,莫不如让沈勇出马去暗中联络秦宗权的旧部,想办法吸引他们叛逃回蔡州如何?”向杰在旁边听到袁袭的话之后忽然笑道“也算是给朱全忠减轻点负担,秦宗权的旧部有两人现如今就在杨希古的帐下,其中秦浩、赵德諲所部兵马并未被杨希古拆分,依靠着秦浩和秦宗权的关系,此计应该可以成功。”

    “这倒是可行。”薛洋点了点头,向冲接过命令之后一面派人去通知沈勇去筹划部署,一面则传讯王成率军近期穿越陈州前来听令。

    不过此时的淮南军上下并不知道的是,朱全忠在得到了张全义的援助之后,和谢瞳已经秘密商议出一条计策,算是弥补了此前付出的巨大代价,也为这次翻盘之战做好了准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