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 杨家有女初长成(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父亲,女儿回来了。”一个年岁不足二十,俊俏娟秀,只是眉宇之间隐隐然透着一股英气的女子在一队亲兵护卫之下从城外直奔宋城刺史府。见到杨希古之后当即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拜倒在地。正是杨希古的女儿杨若兰,也是黄巢的儿媳妇,那个傻儿子黄霸的媳妇。

    “若兰,你怎么回来了?怎么没有随陛下一起进军单父了吗?为何忽然来宋城啊?”杨希古赶忙上前将杨若兰扶了起来,诧异的问道。

    “父亲,女儿奉陛下御令回来助父亲一臂之力。”杨若兰和杨希古走进刺史府内,见到旁边无人之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他道“这是左相让我带给您的,请父亲照此命令行事。”

    “这!”杨希古拆开信只是看了几眼就脸色骤变,随即摇头道“不行,这个尚让不是在胡闹吗?他这不是在拿我宋城的这数万大军的生死在赌,而是再拿我整个大齐军在赌,我绝不同意。”

    “父亲,陛下已经同意了,父亲您就不要执拗了。”杨若兰对于行军打仗似乎颇为精通,所以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左相的这个谋算虽然凶险万分,但是要想突破眼前的困局,从而彻底扭转被唐军南北两线夹击的命运,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只是那李克用是那么好容易对付的吗?我们在关中之时,多少悍将轮番上阵,甚至连虎狼军也厮杀在前,上前被沙陀骑兵冲散。现如今陛下手中可就只剩下这不到二十万大军,如果都被断送,那我大齐军难道还有前途可言吗?”杨希古有些气急败坏,声音都变得打了起来道“如今之计,只有回军兖州,依靠山东之富庶,回身作战。唐军乃是各路诸侯联军而来,虽然一时之间能够合兵一处,但是时日已久必然会各生心思。我大齐只需要从中多方挑拨和周旋,必然可以收到奇效,让中原各地自相征战,给予我军壮大的机会。”

    “此时率军在南北两路同时攻击淮南军和河东军,我军还有战力吗?”杨希古怒气未消,连声咳嗽之下,让杨若兰只得放弃劝说父亲,将他扶到一边休息。

    “不行,我必须尽快赶到陛下面前,陈说厉害,让尚让放弃这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法子。”杨希古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大碍,然后叹息道“若兰,你是不清楚,淮南军的实力绝对不在沙陀人之下,而且尚让此计也许可以瞒过李克用,但是绝对无法瞒住淮南军的那位薛相公。”

    “不过只是以为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父亲是不是把对方说的也太神了吧?”杨若兰在旁边撇了撇嘴道“左相的这个谋算可是面面俱到,他如何能够识破?”

    “你呀,算了,既然来了就在此地歇几日吧,我连夜去单父。”杨希古起身就要走,却被自己的女儿一把拉住了,摇头道“父亲,晚了,陛下同意之后左相在女儿出发的时候就已经调动兵马了,您此时前去已经无济于事。”

    “左相说让您率军稳守宋城即可,到时候他会率军亲自解救宋城之围,吸引所有唐军的注意力,我军精锐则秘密借道北上,突然袭击,将李克用的主力骑兵一举打掉。”杨若兰在旁边看了看杨希古的脸色道“只要李克用被打掉,失去北线策应之后,淮南军必然也会陷入进退不得之地步,从而被我军回过手彻底击溃。”

    “一厢情愿!”杨希古锤了一下眼前的桌子,随后摇头道“你们所有人都小瞧了这位淮南节度使。”不过在此时,杨希古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去阻止这件事,尚让一旦出动兵马,就意味着大齐军已经开始全线出动,自己能做的就是,率军牢牢地守住宋城,尽可能的吸引周边几路诸侯的注意,把声势造大,最好将李克用视线也牵扯到这里。如此尚让才有一丝机会。

    “这几日只怕宋城就要大战连天了,你还是回去陪着秦王殿下,跟在陛下身边更加安全。”杨希古叹息一声之后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倒是看着眼前的女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痛惜的神情。

    “我不回去,我就待在宋城。”杨若兰摇了摇头,坐在一边良久之后才叹息道“父亲当初让女儿嫁给秦王,现在可曾后悔过?”

    “当时陛下求到我眼前,父亲也不知道这个秦王竟是个痴傻之人,所以才会一口应下,是父亲对不住你,是父亲害了你。”杨希古看了看杨若兰道“你是我杨家最出息的孩子,却是父亲一手将你推到了火坑之中,父亲对不住你。”

    “父亲,别说了,女儿也不曾怪过父亲。”杨若兰强颜欢笑道“虽说秦王是痴傻之人,甚至连人伦之理都无法——,但是待我还是很好的。父亲就不要想这些了,还是专心战事,打赢这一仗。”

    “好,打赢这一仗。”杨希古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出去,开始按照这个策略紧急安排手下调整部署。

    等到第二天一早,陆明这边刚刚准备去查探一下大齐军在城外的部署,就接到亲卫的汇报。

    “大齐军发起进攻?”陆明和王成两人面面相觑道“这个杨希古是不是没睡醒还是刘塘糊涂了?”

    “别管那么多了,让陆盛带队上前,挡住他们的攻势,先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陆明随口吩咐让第三都上前之后,旁边王成皱眉道“事出反常必为妖,杨希古打的主意只怕绝对不是攻击我军这么简单。”

    “是啊,大张旗鼓出兵,似乎根本就不怕我军到来,确实不寻常。”陆明点了点头,随即让亲卫紧急去找十三司,同时拉着王成来到阵前。

    第三都压上前之后,迅速将来犯之敌人击退,但是在陆明和王成的眼中,对方的阵型和攻击势头却让两人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这应该不止三万人吧,大将军您看,我军左右两翼都有兵马出动,而且人数还不少,这远远一看,倒也真像是这么回事,不过只有中间一路逼近我军营前,其他两翼却只是围而不攻,应该是虚兵。”王成在旁边若有所思道“要不我让胡默成率军从左翼出击,试探一下?”

    “不行,步军上前试探,万一这个杨希古给你我摆一个虚则实之的伎俩,那岂不是真要打一场了?”陆明摇了摇头道“如果要去试探一下,那还不如骑兵都出动,他们速度快来去自如,就算是有埋伏也不怕。”

    两人商议已定之后飞速让夏恒和李庆先率部出击,开始朝着左翼纵马疾驰而去。两千多骑兵呼啸而去,却让对面的刘塘目瞪口呆,他没有料到的是在自己刚刚试探对方一波之后,反击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干脆利落的直奔自己的右翼而去。

    “速去通知卫相和林远图,让他立即调动兵马,给我围了这伙骑兵。”刘塘没有多少犹豫就立即派人回城,而事实上此时杨希古和韦国素在城楼上已经察觉到了淮南军的异动。

    韦国素更是在一旁叹息不止,淮南军的反应实在是太敏锐了,刘塘之前的攻击不仅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而且还这么快引来了对方的反击,这一下子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软肋之上。自己的右翼纯粹都是林远图帐下的那群乌合之众在摇旗呐喊,而且林远图本人都还在左翼待命,右翼甚至连一个统兵将领都没有。

    “这天下诸侯,除了北方的李克用之外,还甚少有人能够千骑以上的骑兵啊。”杨希古摇了摇头,随即道“不能让他打探出我军在两翼各部的真实战力,必须找人尽快统合右翼兵马,逆势打出一波反击,就算是被其击败,也不能露出了怯意。”

    “父亲可是手下无人可用了?不如让女儿去吧。”杨若兰不知何时间出现在城墙上,而且一袭戎装,甲胄齐全,朝着杨希古一抱拳道“女儿虽然多年未上战场,但是一身所学倒也不弱于人,请父亲相信我。”

    “既然王妃想去,卫相,不如就让王妃去试试。”杨希古尚在犹豫,旁边韦国素忽然插口道,而且朝着杨希古使了个眼色。后者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看着杨若兰兴冲冲的离开。

    “卫相放心,末将会安排人手跟踪保护,断然不会让王妃涉险。”韦国素在旁边一笑,但是此时带着一队亲卫迅速出城赶赴右翼大军所在的杨若兰却没有理会这些。

    在她抵达右翼的同时,夏恒和李庆先也率军冲了上前,骑兵对于步兵阵地从来都不会硬冲,所以几乎是犹如一道旋风一般,骑兵大队从整个杨若兰所在的大军阵前一晃而过,除了随着骑兵激射而出的一阵阵箭雨,只有一地的烟尘留在了原地。

    “前军挺枪,结方阵。”杨若兰在原地只见到前军大部分士兵都在这一波箭雨之中四散而逃,原本看起来似模似样的阵型瞬间大乱,忍不住大怒。骑兵的箭雨射击其实并没有步弓手那样强势,只不过眼前的这群士兵大部分都是百姓,根本没见过战场,被这股骑兵如潮一般的攻势打过来之后,直接就将士气给打没了。不过杨如兰虽然在中军怒吼不止,不断有身边的亲卫会同败退所部的士兵将校重新就地结阵。但是这种临时布置起来的枪阵却根本不能够发挥出足够的威力阻拦骑兵都肆意突进的步伐。在夏恒和李庆先拨马回转的时候,眼前歪歪斜斜的十几个方阵却让两人相视一笑。

    “指挥使,只怕这边是虚兵,眼前的都是裹挟而来老百姓。”李庆先当先而笑,不过随即指着前面道“不过对方似乎是来了位女将,刚出一晃而过没看清,指挥使莫不如让末将带队再冲一次吧?”

    “再来一次,你在前开路,我在后,这一次冲击中军,看看是不是你说的女将!”夏恒点了点头道“黄巢军中居然有女将,八成就是杨希古的女儿了,去掳回来。”这两人一上手就直崩杨若兰而去,骑兵在绕道之后疯狂加速,无数的士兵甚至都已经放下弓箭,挺起长槊呼啸而来。

    这种泰山压顶一般的声势和沿途传来雷鸣般的嘶吼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直逼杨若兰辛辛苦苦组建起来的第一重方阵。

    “架槊,冲锋。”一马当先的李庆先手中长槊雪亮,直接朝着眼前歪歪斜斜的方阵冲了上去,和他并排而上的数十名骑兵在这一瞬间,长槊前举,直接依靠着长达两丈多接近三丈长的长槊拨开了枪阵那纷纷刺出来枪矛,冲了进去。

    “这应该是天底下最好进的枪阵了。”李庆先当先长声一笑,手中长槊左突右刺,在战马一路奔驰的那短短一刹那间,长长的槊锋连续划过十几人的身体。

    李庆先当先突破大齐军的阵型,等于给后续的骑兵打开了一个缺口,两千多骑兵一旦将马蹄撒进了步军的核心,一场屠杀就再也不可避免了。激战之中的李庆先等人甚至连长槊都放了下来,纷纷挥舞着长刀,依靠着战马的速度,长刀轻盈的在战场之上收割着无数的生命。

    “果然是个女将!”李庆先的速度很快,而且杨若兰根本没有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组建更多的枪阵来迟滞骑兵都的速度,所以等到李庆先看清楚了中军杨若兰的身份之后,忍不住一声狂笑道“杨若兰,我看你还是早早投降,也好让我家主公饶你一命。”

    “贼子,休得猖狂!”两人此时相距已经不足十几丈远,杨若兰被这一番浑话说的俏脸笼罩寒霜,一声厉喝之后,她身边猛然间一排弓箭手显出身形。

    “长弓手?兄弟们快撤!”李庆先只是扫了一眼当即开始回身,同时招呼所有的骑兵迅速撤退。长弓手在十几丈的距离之内,足够一箭洞穿自己身上的铠甲,淮南军骑兵本钱太小,根本不能在此时出现更多的消耗。所以李庆先想都没想直接选择撤退,其干脆利落的样子甚至连杨若兰都没有料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