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四十三章、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述转身看向骆杰,骆杰耸耸肩膀,说道:“部门聚餐,礼节性的邀请一下老板,这是规矩。以前老板从来没有参加过,谁知道今天怎么就来了?”

    俩人说话的功夫,栗琨已经带着黄秘书走到了陈述和骆杰面前,不满的瞪了骆杰一眼,说道:“请客吃饭,客人没来,你们就先吃上了?”

    骆杰嘿嘿傻笑,说道:“您哪是客人啊?您是我们的老板。我们想着赶紧吃完饭回去给您干活。”

    “你这张嘴……”栗琨看着骆杰,心想,这说话的语气倒是和陈述有几分相似了。近墨者黑啊。“倒是会说话。”

    “老板请坐。”陈述出声邀请,他们看到老板进来就站了起来,现在整个企划部的同事全都齐唰唰的站在那里,一直在等待着老板就座呢。老板不坐,谁敢坐下?

    栗琨没坐,看着陈述说道:“刚刚在外面谈完事,想着骆总监和我说过今天企划部给你践行,我就过来蹭一杯酒喝。”

    老板说喝酒,自然有人赶紧帮忙把倒好酒水的杯子递过去。

    栗琨接过红酒杯,看着陈述说道:“感谢陈总监在东正认真尽职的工作,感谢陈总监为东正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代表东正集团,代表所有东正人,用这杯酒祝陈总监未来前程似锦,未来的路越来越好。”

    “谢谢老板。”陈述感激的说道。

    叮!

    俩人的酒杯碰撞在一起,栗琨仰头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看到老板干杯,陈述也赶紧把杯子里的红酒喝掉。

    栗琨拍拍陈述的肩膀,说道:“常回家看看。”

    “好的老板,东正就是我的家。我会随时回来看望大家。”陈述脊梁挺直,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道。就像是在向栗琨做某种保证。

    陈述知道,栗琨心中应该对自己是非常不满的。就凭自己带走一个孔溪,他就有理由和自己反目成仇不死不休。

    可是,他没有那么做,在知道事不可为,难以改变陈述和孔溪的决定之后,立即想方设法的缓和和改善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将自己的损失最小化,也将未来的利益最大化。

    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真正的商人。

    像是王信那种跑到国外读了几年商学院的富二代,跟他比连提鞋都不配,傻乎乎的总以为老爹最大自己老二老天都只能排第三……

    却不知道,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好我好大家好。似他那般把路走绝的还当真少见。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陈述都非常感激栗琨的这番表态。

    他从华美离开的时候,双方闹的很不愉快。倘若他从东正离开的时候,双方相处的仍然很不愉快……从业以来唯二的两家公司,都和他有着或大或小的矛盾。那个时候,外面的人如何看待自己?

    即使他以后自已创业并不准备再找工作,但是,总要和外界相处合作吧?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的人品多么卑劣呢-----自己的人品卑劣了,王信的人品值不就提升了吗?

    所以,为了证明王信是个卑鄙小人,陈述希望自己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好人。

    栗琨的到来为他打破了外面那些将帅不和的传闻,为他的离开画了一个完美的句话。

    而且,还让陈述备受恩宠……老板什么时候出席过一个同事的离别饭局啊?

    陈述自己都感受的到,周围同事看向自己的眼神就更加热烈敬畏了。

    栗琨点了点头,环顾四周,对着所有围拢过来的东正企划部职员说道:“你们好好吃,好好玩。多陪陈总监喝几杯。我就不在这里凑热闹了,不然你们放不开。”

    栗琨和白起源打了个招呼,说道:“起源,你少喝点。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大早还要赶飞机。”

    “谢谢老板,我会控制的。”白起源笑着说道。

    栗琨对着大家摆了摆手,然后带着秘书离开了。

    等到老板离开,在场所有人仍然站在原地,静悄悄的看着人群中央的陈述。

    “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继续喝酒。”陈述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哗啦啦!

    大家纷纷拉椅子坐下,更多的人端着酒杯朝着陈述涌来。

    “我去下洗手间。”陈述见机的快,转身就跑。

    骆杰一看架势不对,也跟着站了起来,说道:“我也去。”

    白起源来不及起身,就被那些敬酒的人给团团包围了。

    洗手台前,陈述洗了把脸,然后抽出纸巾擦拭脸上的水渍。

    骆杰走到陈述身边净手,看着镜子里因为喝酒而晕红的脸颊,出声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老板的亲儿子。”

    “怎么?嫉妒了?”陈述笑着说道。

    “还真有点。公司每年来来去去那么多人,有谁像你走的这么风光啊?老板和起源亲自跑来给你站台,前两个月潘董高升都没有这么高的规格。”

    “这证明我人缘好。”陈述说道。

    “这倒是事实。”骆杰出声附和,说道:“就你做的这件事情,东正没有和你撕破脸已经算是胸怀宽广了。怕是你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待遇吧?”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没想到。”

    他带走了孔溪,让东正失去了招牌和灵魂人物,损失不可谓不重。要知道,娱乐圈的艺人很多,但是,想要将她们培养到孔溪这样的咖位,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可是,陈述会因为担心东正有损失,就选择不和那个女孩子相爱吗?

    那是不可能的。

    他会爱她,一如既往。爱情这件事情,是不讲道理,难以控制的。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孔溪也想要离开这家合作十年的公司而已。

    “希望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骆杰轻轻叹息。

    “肯定会有喝酒的机会。”陈述笑着说道。

    “那是。我的酒局你敢不来?”骆杰哈哈大笑。

    “我喝不动了,就不过去了。”陈述看着骆杰说道:“一会儿你帮我和大家打声招呼。”

    “没问题。”骆杰说道:“我也不能喝了。今天晚上喝的太多,醉酒伤身。一会回去,就让大家都散了吧。起源也要回去了,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

    陈述点了点头,说道:“我从后门离开。起源那边我晚点给他打电话。”

    俩人在洗手间门口分别,骆杰去前场招呼大家散场。陈述直接走向后门,朝着路边一辆黑色大众走过去。

    拉开副驾驶室车门,驾车的司机竟然是大明星孔溪。

    “喝多了?”孔溪伸手摸摸陈述的脸,有些热烫。

    “没事。”陈述得意的说道:“我告诉骆杰我喝不动了,直接从后面逃跑了。”

    “狡猾。”孔溪宠溺的说道。无论多大的女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时,都愿意把他宠爱的像是一个孩子。她拧开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说道:“多喝点水。”

    “好。”陈述接过矿泉水瓶,咕咚咕咚灌了一气。

    “慢点。别让水流到衣服上去了。”孔溪埋怨的说道:“天冷。”

    “不冷。”陈述说道。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身体火热。

    “我们现在去哪里?”孔溪问道。

    “去你家。”陈述说道。

    孔溪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好。”

    家里只有孔溪一个人居住,但是明天一大早二姨就会过来做早餐帮忙收拾屋子。要是让她看到陈述在自己家里夜宿,怕是爸爸妈妈就都知道这件事情了吧?二姨是妈妈找来照顾自己的,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向妈妈回报的。

    带一个男人到家里睡觉这样的事情,孔溪连想都没想过。

    毕竟她已经做过了。

    可是,她怎么舍得拒绝陈述的要求呢?

    于是,她便开着车朝着自己居住的小区驶去。

    到了地下停车场,孔溪正准备扶着陈述到自己所在的六号楼时,陈述却牵着她的手朝着九号楼走过去。

    “走错了。”孔溪以为陈述喝醉了,出声提醒。

    “没有错。”陈述声音坚定的说道。

    孔溪瞬间明了,一把搂住陈述的脖子,激动的说道:“你真的来和我做邻居了吗?”

    “不是邻居。”陈述说道:“是同居。”

    “好啊好啊。”孔溪一点儿也不矜持的嚷嚷着:“那样我每天早上就可以吃到你做的早餐了。”

    “只要你喜欢,我给你做一辈子。”陈述说道。

    “不,你给我做半辈子,我给你做半辈子。”孔溪声音甜腻的说道。

    她仍然坚持着之前和陈述的约定,大家轮流着做早餐。即有爱意,又有新意。

    “好,咱们家里你说了算。”陈述说道。

    密码解锁,陈述开门开灯,说道:“我带你参观一下。”

    啪!

    孔溪伸手把灯熄灭,声音如怨如诉,妩媚如妖,颤声说道:“和我家的格局一样,不用参观了。你还是先参观参观我吧。”

    “……”

    陈述只觉得酒气上涌,热血激荡,一把搂住面前那个在幽夜里瞳孔仍然散发出逸光的小女人。

    这就是自己的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