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234章 首先要做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234章首先要做的

    回到了院子中后,就在小院中,齐天让潘玉林把从那赤狄修仙者身上摸出来的所有宝贝都拿出来。

    潘玉林当着众人的面,把东西一件件往外掏,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储物袋,另外就是身上佩戴的几件饰品以及布甲,此外就是被齐天磕飞的那把灵剑。

    齐天又让潘玉林把储物袋中的东西全都出来,这一取,除了齐天之外,众人的眼睛都直了。这个来自赤狄的修仙者实在是太有钱了,储物袋大概有一间屋子那么大,里面都快被各种各样的修炼资源给塞满了,灵石、丹药、各种天材地宝,修炼功法,另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众人看得都是两眼冒光,特别是潘玉林、张光耀两人,那真是恨不得扑上去开始把东西往自己的储物袋中装了。他们俩一个是散修,一个在定国国师府中并不太受重视,都缺修炼资源。而张蕾和江畔相对要好一些,但是看到这么多的修炼资源,还是有些眼热。

    不过好在大家都知道齐天才是能够做主的人,这些东西如何分配,都得齐天说了算。说实话,这次围剿那位赤狄的修仙者,大家看似都出力了,但是如果没有齐天,他们就是全军覆灭的命,齐天要是把一大半东西拿走,他们都没法说什么。

    齐天笑了笑,道:“我说一下这次分配的原则,首先修炼功法,大家都可以抄录一份,其次,灵石、丹药和各种天材地宝,我们五个人平分,战兵战甲以及配饰,我们按照价值进行平分,至于剩下的东西,全都归我。大家觉得这个分配方案如何?”

    众人一听连忙点头,齐天等于是把绝大部分修炼资源都平分掉了,那么其余的东西都归齐天,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他们甚至都觉得齐天要的东西太少了,都有点不好意思。

    齐天没有去和张蕾他们去计较东西的多寡,他让张蕾他们把灵石、丹药、天材地宝以及战兵战甲等全都拿走,到一旁进行估价、均分,自己那一份,也由他们分出来,齐天自己却是拿着不属于哪几类修炼资源的剩余物品,到耳房研究去了。

    齐天首先看的是符箓,他希望能够找到类似于暴雷符那样的强力符箓,以便在战斗的时候,能够对筑基中期、筑基后期等的修仙者构成威胁,但是很可惜,这些符箓都是比较普通的符箓,用来对付一下筑基初期,还可以,筑基中期就差强人意了,更别说筑基后期了。

    把符箓放到一边,齐天又开始翻检其他东西,他找到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玉佩,乍看上去,平淡无奇,但是齐天还是从上面发现了一点端倪,他在玉佩上看到了几个很浅的线条,那些线条好像是一幅画,很容易让人忽视掉,但是齐天可是精研符文,一看就知道这些线条很古怪,是一种将符文进行变形处理的手法,手法非常的高明,就算是对符文有一定了解的人,都不一定能够发现其中的端倪。

    齐天微微一笑,将真元输入到玉佩上,那几个线条一片沉寂,一点动静都没有,齐天伸出手指,动作迅速地在那几个线条上点了几下,几乎是眨眼间,那几个线条就亮了起来,随后,从玉佩上飞了起来,在空中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符文,旋即落在了玉佩上。

    齐天再用手指在符文上一点,顿时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黑洞,齐天伸手到黑洞里面一摸,马上感觉到了里面有不少的东西,他顺手将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不大工夫就在他的眼前,堆成了不小的一堆。

    所有东西加起来,大概能够放进去一个大号的行李箱中,齐天盘点了一下,里面有一条赤狄人的军服,还有一封委任状以及一封信,这些都没有灵气波动,都是很寻常的东西。除此之外,就都是修仙者用得到的东西了。

    中品灵石一共装了有十个锦盒,一个锦盒中有十块,另外,还有上品灵石一块。筑基中品能够用到的丹药有好几瓶,还有两个齐天刚才苦寻不到的暴雷符,此外,还有一些比较珍贵的天材地宝。不过最让齐天感兴趣的就是两本功法了,分别是《瞒天过海功》、《二十七经脉图》。

    齐天首先将《二十七经脉图》拿了起来,翻了翻,顿时瞪大了眼睛。这是一份描述人体经脉的功法,一共在人体中描述出了二十七条经脉,不但包括起始于何处,终结于何处,而且还包括应该先打通那个,后打通那个,又该在什么阶段打通,打通的时候,又该注意什么。此外,功法中还记录了一些专门用来打通经脉的丹药。

    这简直就是一份完美打通经脉的大全,有了这份《二十七经脉图》,可以想象每一个练气期的修仙者都有了在练气期完美打通二十七条经脉的可能。这可不是齐天结合前世的中医理论,自己摸索着打通的那种经脉,而是经过了修仙界几百几千年历史印证了的成果,更加的具有普遍性和可行性。

    看到了这份《二十七经脉图》,齐天就明白了这个赤狄人为什么在筑基四层就有了堪比筑基五层的实力,就和他猜测的一样,这位肯定是在练气期的时候,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要不然,不会这么厉害。

    这份《二十七经脉图》太过关系重大,而且齐天发现这份功法是记录在一卷兽皮上的,已经相当的陈旧了,显然,这是一个老物件,并不是最近的产物,年代应该比较久远。齐天没有多想,就打算将这份《二十七经脉图》收起来,他不打算将这份功法和张蕾他们分享,而是回头看看是不是可以上交给定国国师府,当然,他上缴的肯定是一份抄录本,原件,他是一定要留在手中的,而且就算是上缴抄录本,他也要看看是不是能够从定国国师府换到他需要的修炼资源。

    将《二十七经脉图》收起来,齐天又看了看《瞒天过海功》,他简单地翻了一下,发现这是一本隐藏自身气息的功法,修炼到深处,外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到他的真实修为。更让齐天惊喜的是这份《瞒天过海功》能够双向隐瞒气息,也就是说可以往低了隐匿,也可以往高了伪装,两种方法,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进行隐瞒,要比那种单纯地隐匿气息的功法更加的有用。

    不用说,这个赤狄人能够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练气期,就是修炼了《瞒天过海功》的缘故,他已经将《瞒天过海功》修炼到了很精深的程度,但是偏偏遇到了携带着天道发动机的齐天,让天道发动机识破了他的伪装气息,要不然,他还就继续潜伏在小城之中,只等着赤狄人南下的时候,他在小城中里应外合,到时候,潼关左卫所肯定要陷入混乱之中,弄不好坚持不了几天,就可能让赤狄人把潼门西关攻打下来,进入大赵境内肆虐。

    想到这里,齐天把那几封书信拿了出来,将之打开,一一翻看起来,但是很可惜这几封书信是用赤狄文字写好的,齐天一个字都不认识。

    齐天干脆将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然后拿着书信和《瞒天过海功》从耳房中走了出来,他看到张蕾他们几个还在围着齐天给他们的那堆修炼资源进行分配,四个人斤斤计较,谁也不肯吃亏。

    齐天道:“行了,就这点资源,你们都能磨叽这么长时间,以后收获更多的时候,你们该怎么办?”

    张蕾几人尴尬地笑了笑,连忙加快了分配的速度,很快,就把剩下的修仙者分成五分,四人各自收了一份,然后把剩下的一份交给了齐天。

    齐天没有推辞,一挥手,将这份修炼资源收了起来,随后,他把那本《瞒天过海功》拿了出来,道:“这是我从剩下的那堆东西中翻出来的,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好东西?”

    张蕾先从齐天的手中把《瞒天过海功》接过去,简单地翻了一下,顿时大喜过望。“我说刚才我们翻找了半天,怎么就找不到,原来让那个赤狄人藏了起来。齐天,你是怎么找到的?”

    齐天笑了笑,没有回答张蕾的问题,而是道:“这本《瞒天过海功》,大家都可以抄录一份,回头,记得把原件还给我。对了,你们有人懂赤狄文的吗?”

    江畔道:“我知道。我走南闯北,曾经和赤狄人打过交道,懂一些。”

    张蕾道:“我也懂一些。国师府中有一些赤狄人书写的典籍,我为了学习这些典籍,学过赤狄人的语言。”

    “那好,你们俩跟我来。”齐天吩咐道。

    齐天把江畔和张蕾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中,齐天把那几封书信拿了出来,交给了张蕾和江畔,让他们看看上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江畔一边看,一边翻译着书信上的内容,这些书信都是那个被杀的赤狄修仙者和赤狄国内进行秘密联络而留下的,里面讲述了很多的东西,不过很多都是过时的,听听也就算了,但是当翻看到日期是最新的一封信的时候,江畔脸色大变。“糟了,赤狄人今年南下要提前了。”

    “什么?快把信拿过来给我看看。”张蕾忙道。

    江畔连忙把信递给了张蕾,张蕾匆匆一看,也是脸色大变,对齐天道:“师弟,这封信上说今年赤狄境内的气候不是太好,境内的贵族都要求提前南下,而且这也是抢在大赵这边做出反应之前,最好的办法。”

    齐天道:“你不用跟我解释原因,看看上面有没有说什么时间?”

    张蕾连忙又仔细地看了看信,抬起了头,脸色有些发白,道:“时间找到了,明日凌晨。”

    江畔松了一口气,道:“明日凌晨,那还有一天时间,还来得及。”

    张蕾用看白痴的眼光看了江畔一眼,道:“我说的是明日凌晨,明日,过了子时可就是明日了。”

    江畔登时脸色大变,“这样一个明日凌晨?岂不是说从现在到赤狄人南下也就只剩下三四个小时了吗?”

    张蕾点了点头,她看着齐天,道:“师弟,我们怎么办?”

    齐天想都没想,就道:“师姐,你让大家抓紧时间赶快疗伤,我这就去找黄志威去。”

    齐天把几封书信收了起来,然后就离开了院子,急匆匆往指挥使府邸赶了过去。边防军还不知道赤狄人即将南下,但是指挥使府邸这里依旧是戒备森严,有百余军士正在巡逻警戒,见齐天急匆匆而来,一名穿着盔甲的军官迎了上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士兵。

    “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军事重地,严禁擅闯吗?”那名军官喊道。

    齐天道:“我是定国国师府的候任国师齐天,有紧要消息必须要马上见到黄指挥使,请你们赶快通报。”

    那名军官闻言,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齐天走到他的前面,等到他们转过身来,朝着指挥使府邸走过去的时候,那名军官突然抽出了宝刀,朝着齐天的脖子就砍了过去。

    那军官一脸的狞笑,似乎看到了齐天的脑袋被他一刀砍掉的场景,可是还没等他的大刀砍到齐天的脖子上的时候,齐天突然一个回身,闪电拍出一掌,直接打在了他握刀的手臂上,顿时咔擦一声,胳膊直接就让齐天给打断了。

    那军官握着断掉的手臂,嘶声喊道:“杀了他,快点杀了他。”

    顿时,聚集在指挥使府邸外的一百多名边防军全都围了过来,其中有几个甚至爆发出来修仙者的气息,其中竟然还有一位是筑基三层。

    “大胆逆贼,竟然敢夜闯指挥使府邸,兄弟们,杀了他。”那名筑基三层喊道。

    齐天脸色微变,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过就算是有什么误会,他也不打算去解释什么,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先确保自己的安全,但凡敢威胁他性命的人,都该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