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道术坊里美人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重新架构了故事,内容大改,幸亏只上传了两个章节,要不然真给各位书友带来困扰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求推荐~~

    艳阳高照,洛阳城中真热闹,牡丹花娇艳,郎君娘子喜笑开颜。★首★发★追★书★帮★

    商贾往来行走,胡姬歌妓,百戏争鲜。

    这东都洛阳的开发时间,虽比西都长安晚了那么几年,可这热闹程度也一点不比长安城差。

    尤其是这个娱乐事业,更是欣欣向荣,大有后来居上的架势。

    李俊好不容易穿越到了这巍巍大唐,怎能不到这洛阳城的街市上去转转,感受一下大唐的精神气魄。

    唐朝采用里坊模式划分城市街区。整个长安城,被纵横交叉的道路,分割为126个里坊。

    其中,北部的皇城区共占地16个里坊,东西二市各占一坊,剩余的108里坊,都是平民的居住区。

    与长安城不同,洛阳城并不是严格按照城市中轴线建立的。洛水穿城而过,洛阳城的许多建筑,也是依山傍水而立。

    洛阳城是在隋代遗址的基础上修建的,中心城区比长安城略小,包含103里坊。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里坊之中,唯有一处,是各位男宾都无法逃开的温柔乡,那就是位于洛河河道附近的道术坊。

    与长安城法定红灯区兴宁坊不同,这洛阳城中的道术坊,可要热闹多了。

    其间,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好人也有,坏人更多。

    有打把势卖艺的,有看相说风水的,还有开小买卖的,青楼酒肆就更是少不了。

    你说那长安兴宁坊,虽说是大唐皇家认证的规矩买卖,可那里面的姑娘个个都眼高于顶,一水的文艺女青年,动不动就吟诗作对,附庸风雅的,久而久之,未免曲高和寡。

    要想看异域风情的胡姬歌舞,各位只能左转向西市里去寻找。

    李俊想来想去,到底还是这洛阳城中的道术坊更适合他。

    道术坊里也有规模宏大的青楼妓馆,却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只要各位男宾一入阁,左一排右一排的姑娘,那是站的齐齐的。

    什么中土大唐原装货,南番的娇小玲珑姐,自西域远渡重洋而来的金发碧眼大姑娘,都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李俊现在化名李仁,带着姚逵兴冲冲的来到道术坊,会美人咯!

    今日他们要闯的,正是这道术坊里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青楼,飞仙阁。

    李俊现在作为当朝太子,亲身出来逛妓院,总是不那么方便,不那么光彩。

    所以,他欲盖弥彰的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花名,坦荡而来。

    至于姚逵,大家可还记得,那李重俊的师傅,顽固老头姚珽。

    这位姚逵就是他的三公子,亲儿子,比李重俊大两岁。

    别看,姚老爷子和李重俊的关系冷淡,就差撕破脸了。可他的儿子姚逵和李重俊却是一对至交好友,或者说是狐朋狗友,也是可以的。

    李重俊的记忆,已经全数被李俊吸收。他缓过精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拉着狗友姚逵,前往飞仙阁。

    自从上次一别,姚逵也有十几天没见到李重俊了。没有相知挚友的陪伴,就连青楼逛着都不起劲。

    这不,李重俊的邀约一来,他就立刻精神抖擞出来赴约,这段时间,可把他憋得够呛。

    二人像黑道大佬一般,气势汹汹的走进飞仙阁的大门,一阵香风扑鼻,差点把李俊熏的晕过去。

    那姚逵搓着手,兴奋说道:“殿下,听说了吗,飞仙阁最近新出来一个花魁娘子,叫素锦的,风头可劲着呢。”

    李俊心想,素锦,这素锦又是哪位?

    老子总共才昏了七八天,这飞仙阁的花魁娘子就换了人,更新换代的速度也太快了点。

    “又换了新花魁?那琉璃娘子哪里去了?”

    姚逵眼睛黏在各色姑娘的身上,随口说道:“殿下说她啊,我听说,前些天练习胡旋舞,从大鼓上掉下来了,摔折了腿,不中用了。”

    李俊默默颔首,心想,这青楼女子还真是花红难百日。

    一个以歌技舞艺为卖点的花魁,如今却摔伤了腿,这就像是磨掉了商标的奢侈品大牌,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显摆不出来了嘛。

    李俊感叹古代女子苦命的同时,提醒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是仁哥,别叫我太子,你还想不想好好玩了。”

    姚珽点头如捣蒜,也不知道李俊的话他听没听进去。

    李俊看着他那副色相,不禁怀疑,那姚老爷子一身正气的,怎么会生出姚逵这样的货色。

    这货到底是不是姚珽亲生的?

    那打扮的花枝招展令人作呕的老鸨子,一见着满身绫罗的二人,立刻就认定了这是可开挖的金矿。

    忙颤巍巍的迎过来,笑的肉都在抖。

    “二位公子,生面孔啊!欢喜什么样的姑娘,可有看好的?”

    列位不必惊讶,以前的李重俊虽是吃喝嫖赌一个不缺,可碍于太子的身份,再怎么玩,都是在皇宫的范围以内。

    像是道术坊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他还真没来过。

    太子没来过,作为他忠实玩伴的姚逵就更没来过。

    但姚逵这个人吧,是吃喝玩乐界的明星,属于那种江湖上没有哥的身影,也有哥的传说的那种。

    他口气很大,眼光很高,上来就问:“不知素锦姑娘可有空闲?”

    闻言,李俊对这位兄弟就更加佩服了。

    那素锦姑娘,既然是飞仙阁新捧出来的花魁娘子,自然是待价而沽,不肯轻易见人。

    再者说,为了提高新任花魁的价码,还要广泛宣传,打开知名度。

    这样的人物,一天到晚早就被各种达官贵人预定好了,像他们这样临时蹦来的,根本不可能见到。

    果然,老鸨子面容僵了一僵,敷衍道:“二位公子来的不巧,素锦姑娘已经有客了。”

    姚逵一听就不乐意了,这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见识见识新花魁素锦,还偏偏被人包了。

    这谁咽的下这口气!

    他掐住老鸨子的衣襟,怒道:“跟我说说,是哪一家的王八羔子包的,我们商量商量!”

    老鸨子叫的叽叽喳喳,嬉皮笑脸的,就是不说是谁。有年轻郎君拉着她的衣领,她乐还来不及,根本不生气。

    还一个劲的往姚逵的怀里倒过来,这个没皮没脸的娘们!

    姚逵气的攥起了拳头,眼看就要招呼,李俊马上拉住他,对老鸨子笑道:“鸨姐有心了,我们兄弟也不见得非要见素锦姑娘,鸨姐不如给我们推荐则个。”

    老鸨子一看,这位郎君生的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说的话也这么中听。

    那包场素锦姑娘的,可不是一般人,不是眼前的这两个人惹得起的。

    老鸨子不说实话,也是为了他们好。

    她将耷拉下来的披帛,往上拽拽,热情说道:“要说姑娘,我们飞仙阁可是要多少有多少,我看,二位都是细皮嫩肉的白面郎君,江南来的翠娘,最合适了。”

    她兴冲冲的带着二人上了二楼,激情澎湃的推销着翠娘。

    原来,这翠娘是扬州人,身段轻盈,能歌善舞,最难得的是,弹得一手好琵琶。只因是飞仙阁新人,名望不及素锦罢了。

    二人在厅中坐定,老鸨子招呼着翠娘出来,就悄声离去。

    老鸨子以前那也是混江湖的,最明白这一行的道理。

    有美娇娘在前,谁还要看她这个残花败柳半老徐娘。

    没有见到素锦,姚珽很不甘心,就算坐在这里,也含着怒气。

    翠娘一手抱琴,一手执拨子,翩然从帘幕中走出来,跪坐在大殿的正中央。

    刚才还横竖都不愿意的姚珽,一见翠娘的模样,顿时就乐了。

    那翠娘一张脸犹如高山流水,清雅淡然。她身段娇小,四肢纤软,生的是个冷美人,可这身段确是个小lli。

    李俊本来到这里也不是为了狎妓的,见不到花魁也无所谓。这个顶替来的翠娘,资质也不错,这让李俊也感到很满意。

    翠娘拨弦而歌,琵琶声声,如珍珠落玉盘,引吭高歌,如夜莺婉转。

    李俊和姚珽二人,一边吹牛打屁,一边豪饮美酒。

    这唐朝的酒水,度数不高。李俊喝起来,估计就和当代的啤酒差不多。

    况且都是甜酒,以李俊的酒量,喝他十坛八坛的,都不叫事。

    一曲歌毕,翠娘将琵琶放在身后的架子上,施施然来到二人面前,执起酒盏,敬道:“莺歌美酒成双对,郎君妾身鸳鸯会。”

    这一下就尴尬了,李俊明白,这是唐朝特有的行酒令环节。

    青楼的歌姬舞女表演完毕,往往还要陪着顾客饮酒吃菜。这时,经过专业训练的她们,就会和男宾呼和唱对,以诗会友。

    翠娘的酒盏已经举了有一会了,李俊抓耳挠腮的,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向姚逵递了一个眼神,呼叫他的帮助。

    哪成想,姚逵这厮,关键时刻,居然弃朋友于不顾。

    只专注观看翠娘的笑颜,根本不管李俊。

    李俊只能自力更生,动用自己上一世的各种知识储备,接过翠娘的酒盏,唱道:“葡萄美酒夜光杯,玉体生香熏人醉。”

    囫囵说完,就赶紧将酒一饮而尽。

    管他娘的!

    姚逵一听这诗,当时就愣了。

    该怎么说呢,这前一句一出,简直如石破天惊,直击姚逵的心房。真是一首罕有的佳作,他刚想感叹,李重俊的学问已经精进到了这个地步。

    后一句一出,就一泻千里了。

    如果说前面一句是高山流水,后面这一句就是臭沟死水而已。

    他脸上尴尬的表情,哪能逃过李俊的眼睛,他偏逗道:“逵兄品品,我这诗做的如何啊?”

    姚逵翻了翻白眼,为难的挤出几句话:“前一句堪称传世之作,后一句与打油诗无异。”

    李俊心说,兄弟,你这么想就对了。

    这前一句那是唐睿宗时候的大诗人王翰的千古名句,后一句是我小李的随口胡沁,水平能一样吗?

    翠娘才不会在乎李俊的淫词浪句,这样香艳的打油诗,她见的多了。

    李俊这一句,已经算是有水平的了。

    在翠娘温言软语的侍候下,二人又饮了几杯,正在酒兴正酣之时,对门的房间,竟然传来一阵吵嚷声。

    不一刻,对面的木门就被打穿,很快,战火就殃及到李俊这间屋子,一个郎君跌破木门,竟然扑倒在李俊面前!

    竟然是武崇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