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 脓包总有挑破的时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通过收听大臣们的闲聊,李俊也有一些收获。★首发追书帮★

    原来,自从他去亲征,李显就没有正常上过朝。

    十几天能出来应付一下朝臣,就已经算是不错了。只有李俊的军报能把他给叫起来。

    边关的战事,李显还是关心的,当然,那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也正在前线的缘故。

    听了他们的议论,李俊不知是喜是忧,看来,他这个老爹还真是把他放在心上的。

    显然,李显今天的心情不错,他在宝座上,显得精神奕奕,腰杆子挺直,这样有干劲的模样,出现在他身上,可是不容易的。

    刚一上朝,李显就欣然宣布了丰厚的赏赐,到底是太子带领的援军,出手得大方些,不能给儿子丢面子。

    李俊也将这次战役斩获的敌军将领的名册,呈现给李显。

    群臣唱诵,照样对李氏父子吹捧了一番。

    什么太子英武,陛下英明之类的。

    这些都是常规操作,没什么可说的。

    接下来,就该是别有用心之人的表演时间了。

    李俊清清喉咙,开始找事“陛下,儿臣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显笑了,这个孩子,怎么还认生起来了。

    立了这样大的功劳,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儿臣斗胆为陛下引荐一个人。”

    “谁?快带上来看看。”

    “灵武军大总管,沙坨忠义!”

    他气宇轩昂的说了这句话,再看已经准备好了,打算出来挑事的武三思,顿时瘪了一半。

    “沙坨忠义?他不是死了吗?”

    李显想起这人了,他不是战败身死了吗?

    怎么又活了,还找到了李俊。

    于是,在众人怀疑的眼光下,收拾的很体面的沙坨忠义,走上了大殿。

    他没有着铠甲,也没有佩戴任何武器,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这份资格。

    没等别人说话,他就双膝跪地,将这些日子以来遭遇的诸多事情,一一陈述,最后,他情绪激动的宣布“还请陛下吊死抚存,为我灵武军战死战伤将士颁赐抚恤。”

    他最后的这句话,犹如重磅炸弹在殿堂上炸开。

    随着沙坨忠义的滔滔不绝,李显的面色越来越黑,越来越不好看。

    这件事,果然如李俊所料,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大臣们就更是议论纷纷。

    这个沙坨忠义,是不是疯了。

    按照正常操作,一个全军覆没的将军,他自己能够活命,就已经是万幸了。

    他居然还想要封赏,莫不是白日做梦。

    李显也非常生气,他搞不懂这个沙坨忠义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因为是李俊带来的,李显还想着,不行就饶他一条狗命,革了他的官职也就罢了。

    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没想到,他居然还想要钱。

    开玩笑,朕怎么可能满足他的愿望,若是让他如愿,这以后,人人都要拿朕当钱袋子了。

    李显在这个方面,还是很鸡贼的。

    他转了转眼珠,说道“俊儿,你认为,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这么一问,李俊登时就愣了一愣。

    我去!

    怎么个意思!

    他隐隐感到,这口大黑锅要扣到自己的头上了。

    他从来也没有想到,李显会把这件事推到自己的身上。

    李俊这才意识到,若论行政经验,他还差得远。

    就连糊涂蛋李显,想要耍手腕的时候,都可以说把他绕进去就绕进去。

    这真是让人很挫败啊!

    朝上众臣的目光,齐刷刷的向李俊射过来。

    这件事要是办砸了,说不定,就连李俊的战绩都要被忽略不计了。

    他会怎么办?

    尤其是急于搞事的武三思,更是一副幸灾乐祸状。

    李俊迟疑了片刻,斟酌道“儿臣以为,此事是可以商量的。”

    “哦?”

    “那就过后再议吧!”

    李显居然虚晃一招,把这件事给拖延下来了。

    正在李俊以为闯过了一关的时候,李显又道“不过,沙坨,你的忠心朕明白,可是,灵州一战彻底失败,责任还是在你这个主将,不罚是不行的。”

    李俊刚想为他说几句话,就见李显精明的小眼珠扫向了他“俊儿,不必多言,朕心意已定。”

    “沙坨忠义战败逃匿,令褫夺一切封爵官职,退居归义坊。”

    “俊儿,你说这样处理如何?”他的语气透着威严,李俊望了沙坨一眼,轻轻点头“儿臣谨遵圣命。”

    今日上朝的议题已经讨论完毕,首战失利的李俊,竟然开始萌生退意。

    他心里知道,能够保住沙坨忠义的这条命,已经是目前最好的结局了。

    今天朝廷上的主导权全在李显的手上,他从容的安排着接下来的任务。

    在一瞬间的薄怒之后,他马上又找回了状态。

    对于他来说,花钱赏赐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他关心的。

    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到谋害亲儿子的凶手。

    于是,他将昨天就已经传达给卢静章的旨意又当朝宣布了一次,让诸位爱卿心里都有个数。

    发生了这个事,朕很生气,朕一定要过问。

    卢静章领旨谢恩,与李俊对了个眼神,心中猜测,由自己主办此案,想来应该是太子的意思。

    李俊也想了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顾好,再来管沙坨吧。

    这是李俊第一次进入大理寺,这个相当于大唐最高法院的地方,从外面看起来,还是透着一股威严神圣的。

    大理寺少卿卢静章,相当于这里的二把手。

    这次,因为李俊的案子是李显亲自委托的,所以,办案地点直接定在大理寺,太子李俊也亲身驾临。

    二人坐定,饮了一盏茶,开始分析案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分析的,这肯定是仇视李俊的那几个权臣在故意捣鬼。

    “对于这件事,太子殿下有什么看法?”

    “我能有什么看法!”

    “卢少卿,我问你,你敢一查到底吗?”

    “敢!为什么不敢!”

    卢静章咬着牙说道“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我们当然要一查到底,他们既然都已经出手谋害太子了,静章作为大理寺少卿,又怎能坐视不理!”

    “卢少卿的情意,我心领了,我当你是个可造之材,所以才要提醒你,这件事要是深查下去,可是危机重重啊!”

    “太子殿下不必说了,静章都明白。”

    他冷峻的眼,犹如一汪深潭,与他活泼的面容,形成了鲜明对比。

    李俊这才发现,卢静章竟然是个心思沉静的青年,以前与他见面的时候,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