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不欢而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俊并不介意她的冷淡,他爽朗道:“我听裹儿说,我们小时候见过。免-费-首-发→【追】【书】【帮】”

    这个尴尬的时候,当然还是把亲妹妹拉出来当借口,最为妥当。

    宗爱柔清淡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的笑容,应道:“请太子宽恕爱柔,爱柔实在是想不起这件事。”

    李俊笑意更胜,乃道:“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那时候,你的年纪更小,不记得很正常。”

    他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也在庆幸,记不起来最好,正好我也想不起来。

    他刚刚还在想,若是宗爱柔记得这件事,谈话间提起来,他接不上的话,还真是有些煞风景。

    “我听说,我出征的时候,你陪着安乐采购了不少婚嫁用具,怎么样,买的东西都还可心吗?”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其实主要都是公主买的,我就是陪同。”

    没想到,她还挺实在的。

    李俊又道:“我想,这一两日父皇就会把大婚的日子定下来了,到时,你也要做好准备。”

    “是,爱柔谨记。”

    凝滞的空气中,漂浮着吊诡的气息。

    双方都在努力推进着话题,心里明白,今天的谈话,恐怕不会有一个完美的收场。

    “我听说,你对这桩婚事不是很满意。”

    终于,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没有迟疑,一个直球,接招吧,宗爱柔。

    他抬起头,紧盯着宗爱柔不放,直到她粉红的小脸,从震惊转为疑惑,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同时,她也不明白,李俊为何要提出这样的问题。

    困惑写在她的脸上。

    李俊喃喃道:“你的心情我明白,其实,我想你也知道,我从心里也不是很认同这桩婚事。”

    “看你不是个糊涂人,我想,我们两个为什么会被撮合到一起,你心里很清楚。”

    “这次特地邀你出来,也是为了先把事情讲明。”

    宗爱柔挺了挺腰杆,端正坐好,迎接着李俊接下来的话,她知道,这些话,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刺耳的。

    “这桩婚事我们两个都不喜欢,可这也不妨碍我们最后一定会结婚,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我会按照规矩,老实的和你结婚的。”

    “只要你能够做个好样子,我也会好好待你,不让你失了体面,相敬如宾,我想这是我们婚姻的良好模式。”

    他的话让宗爱柔秀美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当真是黑沉了下来。

    那又怎样,李俊知道,这番话不讨喜,可她难道还在巴望着他会说些好话,蒙骗她吗。

    他都已经说了,婚是要结的,以后也会对她负责任,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女人的心,真是善变。

    而男人的心,偶尔也会犯贱。

    就比如说,现在的李俊,虽然不愿意看她的冷脸,却不由自主的认为,她这张冷漠脸,真的生起气来了,还别有一番韵味。

    沉思片刻,宗爱柔开腔了。

    “太子殿下,爱柔此番前来,也是想说明我的心意,爱柔并没有攀龙附凤之心,也并不想得罪太子殿下,坦白说,我本来还想和殿下商量,看看这桩婚事还可不可以回转。既然殿下心意已定,爱柔也会照做的。”

    李俊将这番话脑内翻译了一下,说白了,就是她根本不想和他结婚,但是迫于太子的淫威,只能就范的意思。

    嚯,这个小娘子,胆子够肥的。

    她知不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老子是太子啊,太子,她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老子都还没说不想娶你,你倒好,先倒打一耙,李俊的脸上也不可避免的带上了怒气。

    宗爱柔不躲不避,就这样正视着李俊的目光。

    大有老娘就等着你发落的气概。

    她这么一搞,李俊还真就下不去手了。

    哎,怜香惜玉是原罪啊。

    “爱柔娘子不必气愤,我也只是把我的心思都说出来而已,至于你怎么想,我本来也不关心。我还要奉劝你一句,要想保身,不要和家里人扯到一起。”

    “太子殿下何出此言?”宗爱柔急道。

    “你这么聪明,想想就明白了。”

    宗爱柔脸上还是带着困惑又担忧的表情,李俊却没有心思再去给她解释。

    以后日子长的很,话没有必要一次都说完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都兴致很高,还是不要扫兴了。

    他掀开了帘幕,率先起身,宗爱柔无奈,也只能跟了出来,一场会谈不欢而散。

    李俊对宗爱柔的倔强个性有了了解,宗爱柔书念得多,可到底人生阅历还是浅一些,她无法从李俊今日的表现中,判断出他真实的性格。

    也不知,自己今天的话,会不会让他不痛快,看他的意思,如果她做好太子妃的本职工作,他就不会为难她。

    早知道,就不这样硬抗了。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静观其变了。

    而另一边,热情洋溢的安乐公主,正在上演一出啼笑皆非的喜剧。

    今日宴会上,最为格格不入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武延宗。

    人家都热热闹闹的,别看平时关系怎么样,可玩耍起来,还是很尽兴的。

    唯独武延宗,初登仕途,前些日子,陪着李俊在战场上厮杀的时候,出生入死,他也没有什么别扭的。

    适应的非常快。

    可如今,转回到朝堂上,按说没有风餐露宿,也不用豁出性命,生活要轻松安逸的多。

    只为何,这个感觉就是让人不痛快。

    坐在这热闹的宴席中,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也许,他果然不是个当官的料。

    可现在的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的路都让眼前的安乐公主给堵死了。

    是真的堵死了,不是假的堵死了。

    现在避无可避的武延宗,就这样和兴致勃勃的李裹儿对峙着。

    没有退路。

    李裹儿的意图简直是昭然若揭。

    整场宴会,她的眼神就一直围着武延宗看,就连场中表演的精彩节目,都不能分走她丝毫的注意力。

    在面对女子的时候,武延宗确实显得木讷一些。

    可他不是傻瓜,也不会因为曾经当过道士,就不识男女之事了。

    李裹儿热切的目光,让他难以招架,幸亏中间还隔着别人,要不然武延宗怀疑,李裹儿都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他怎么会这么糊涂!

    头脑发晕的同意和这么一个女人成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