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初见上官婉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刚才的杀手是谁派来的?”卢静章开门见山。免-费-首-发→【追】【书】【帮】

    “也许是崔泠,也许是崔湜,我也说不清。”他虽然气若游丝,却尚能对答如流。

    “你先不要激动,我们简单处理伤口,就带你回大理寺,等你恢复些,再行讯问。”

    陈醒挣扎几下:“少卿,不必去大理寺了,我都交代。”

    “他们已经找上门了,我怕,到时就没有机会说了!”

    卢静章做好了心理准备,既然他自己愿意说,他也没有拦着的道理。

    遂安排了执笔人,就地将他的口供详细记录。

    却没想到,陈醒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与案情有关:“大理寺里也有崔侍郎的人!”

    什么!

    卢静章登时就愣了。

    却不知这崔湜的手竟然伸到大理寺来了。

    “是谁?”

    陈醒艰难摇头:“具体是谁,下官也不知道,只以往闲聊的时候,听他们说起过,崔侍郎在大理寺也安插了眼线。”

    “有多少个,如何能找到?”

    “大约只有一人,少卿可以查阅大理寺记录,一个太平公主府上的仓曹,后来去了大理寺,年龄大概在二十左右,应该就是了。”

    “你也没有见过这人是不是?”

    陈醒点点头,卢静章暂且搁置了这个问题,转而询问谋害太子的内幕。

    “天津桥前太子遇险,这件事是你们做的吧。”

    “是。”

    “我们已经查明,是你的内兄崔泠指使你做的,关于此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直接安排的是崔泠,但幕后主使是崔湜,崔侍郎。”

    事到如今,陈醒很清楚,大理寺的人想听到什么。

    “你口口声声说崔侍郎与此案有关,可有证据?”

    疼痛感降低,可见,这赤脚郎中还是有些本事的。

    陈醒的心绪也恢复了几分,听了这话,不觉在心中嗤道:这些个大理寺的官员,就是表里不一,明明是他诱导自己供出侍郎,现在反倒拿捏起来。

    “证据当然有,这个主意就是他出的,而且,贿赂下官的金子,也是他出的。”

    “可有汇兑票据?”

    “有,当然有,都在赛宁的手里存着。”

    “我也不是吃素的,自从帮他们做了这件挨拶事情,我就料想到,有一日会倒霉,早就把证据都留好了。”

    卢静章对内卫耳语几句,内卫匆忙奔出去了。

    陈醒心想,他应该是去找赛宁要证据去了。

    果然,半晌工夫,赛宁就迈着小碎步进得门来。

    在内卫的帮助下,她推开一个檀木箱柜,箱柜后面露出一块灰白短墙,看起来没什么异样。

    纤纤玉指在灰墙上摸索一阵,就找到了一个凹凸不平之处,猛力推了推,灰墙就陷进去一块。

    众人这才发现,在这堵看似平常的土墙中间,藏着许多好宝贝。

    黄金、珠宝、还有没来得及汇兑的银票。

    她哆哆嗦嗦的将这几张泛黄的纸片递给卢静章。

    静章低头细看,见是东市诚丰飞钱铺的银票。

    只要拿着这银票去到诚丰铺子调查,必定能顺藤摸瓜,找到这笔钱真正的主人。

    到时候,他就不信崔湜这老小子还能滑脱了去。

    检查无误,卢静章满意的点点头,却又不死心的问道:“还有什么证据?”

    陈醒趴在床前,喃喃道:“崔湜老奸巨猾,行事小心,不轻易在明面上留下证据。这些银票还是我偷偷留下的,原本他是命令我一次都承兑出来的。要是说证据,只能让下官和他当面对质,可就怕他一力否认,那下官就没有办法了。”

    卢静章冷静的分析现状,现在看来,他们在陈醒的身上也挖不到什么更大的线索,唯一能够敲的准的贼人,还是考功员外郎崔泠。

    不如就把这人先抓了,看他能吐露出什么证据,才是上策。

    几人从大理寺出发时,都是骑着马,没想到,陈醒竟然身受重伤,现在根本爬不起来。

    内卫赶忙在兴艺坊中寻了一架马车,上面铺上软垫,准备用马车将陈醒押回大理寺。

    就在卢静章打算先放过他的时候,陈醒却自己跳出来了。

    他满脸怒容,恨恨的说道:“少卿想治了他们兄弟的罪,又何须证据。他们犯的罪过,远比在天津桥前的那件事要多得多了。”

    于是,他就借着满腔的愤怒,将他们兄弟二人在背后谩骂太子李俊的言语,一一复述给卢静章。

    官员背后咒骂储君,这可是件天大的罪过,有了这些话垫底,不怕崔湜这老小儿不就范。

    卢静章心满意足,不论是意图谋害太子,还是背后谩骂储君,都是要命的罪过。

    他暗自想到,崔湜这回可是真要折了。

    茫茫雪色,一片银白,皇城内外皆是如此。

    要不是案情紧急,李俊也不愿意走这一遭。

    洛阳的雪夜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样的日子里,按照真实的历史记载,冻死人是很常见的。

    古代的取暖设备极其缺乏,你就是腰缠万贯,想置办个暖宝宝,电热炉也是无处可寻。

    最顶级的取暖设备,不过是经过各种改造的炭火盆。

    有钱的烧好炭,没钱的烧碎炭,别无他法。

    李俊刚刚下马,迎面就扑过来一阵冷风,直向着他的心窝子袭来,冻得他登时就打了一个激灵。

    他使劲裹紧衣衫,心中哀叹,这个天也太他娘的冷了,要是有件羽绒服就好了!

    严格来讲,皇城夜间是实行宵禁制度的,非请不得进宫。

    可李俊是谁,他可是大唐太子,就算是执役的羽林卫,也根本不敢拦他。

    他一路就来到了上阳宫的门前,与孙福禄打了个照面。

    孙氏忙不迭的进去禀报。

    不到片刻工夫,李俊已经置身在温暖如春的寝殿中了。

    胖墩墩的李显旁边,斜斜倚靠的却不是韦皇后,而是另一个面容娇美的女子。

    李俊心中一惊,掐指一算,他来到这大唐朝也已经四五个月了,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上官婉儿。

    现在应该称呼她上官昭容。

    因为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武则天的得力女官,而是皇帝李显座下的内廷小秘书,外加爱宠。

    上官婉儿与韦皇后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她面相柔美,身子娇小,一双媚眼,波光流转。

    李显一挥手,李俊蹬蹬蹬几步,就来到了他的身边,却并没坐下,只是恭敬的站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