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该招的还得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墨儿一直和武三思联络,现在贸然去和武延秀接触,我觉得以武延秀的狡诈,他不见得会相信。”

    “再说,墨儿多在东宫活动,基本不出门,让她和武延秀周旋,我怕她会露出马脚,反而坏了计划。”

    “你的担心都是对的,可现在苦桃已经疯了,无法再和武延秀见面,可按照正常习惯来看,一旦我随父皇返回长安,他一定会找机会和苦桃见面,到时一个疯子,怎么出去见人?”

    “到那时,所有的事情都会败露,他也就不会再使用苦桃这一步棋了。”

    “殿下的意思是说,以后,苦桃还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至少,在武延秀还没有出招之前,苦桃还是有用处的。”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我心意已定。”

    姚逵想了一半的话,也就顺势咽回了肚子里。

    李俊叫来阿城,让他去召唤墨儿。

    这个小婢女自从认清了武三思的真面目,就一直等待着报仇的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她怎能不卖力。

    接了任务就匆匆的出了门去。

    没坐马车,只徒步前往道德坊。

    好在武延秀的居所就在武三思家的隔壁,路线她都是熟识的,此番出来,还要小心躲避着郡王的人,不能让他们发现她的行迹。

    送走了墨儿,姚逵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不知为何,太子竟然没有当场发作,向他质问。

    他也管不了许多,反正这件事翻腾出来一定会让双方都不痛快,太子不提,他就装聋作哑,继续装相。

    可这样的伪装,必然无法持续太长时间。

    李俊这里还压着火,他只不过不想向姚逵兴师问罪而已。

    在李俊的带领下,两人来到跨院一边的偏殿,在那里,雪青和阿城已经等候多时了。

    两人边走边聊,姚逵很小心的躲避着与无名酒肆相关的话题。

    清朗月色下,李俊莞尔一笑:“姚逵,你什么时候知道临淄王的事情的?”

    姚逵脚下一顿,该来的终究都会来的。

    他惨淡的说道:“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那个时候,我已经将他们介绍给了太子殿下,再想解释也说不出口。”

    “我也很为难啊!”

    “后来,我看着他们辅佐殿下还算尽心,也确实断绝了和临淄王的关系,这心里才好受一些,其实,在这件事上,我一直觉得对不起殿下,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看来,你也是被他们蒙骗了。”李俊淡淡应道,其实,姚逵的心情他不是不能理解。

    “也不能算是蒙骗,他们几个因为罪臣之后的身份,一直都活得艰难,想要有一番作为,可苦于身份,根本无法踏入仕途。”

    “所以,是同情他们?”

    “也不全是,”姚逵坦诚道:“主要是怕和殿下没法交代。”

    “行了,现在我都知道了,你也不必再担心了。”

    “据你所知,他们什么时候和临淄王接触的?”

    “最早,也是在陛下登基之后。”

    姚逵猜测不出李俊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只能小心的应对着。

    心中暗暗埋怨无名子等人,都是他们要挟持两端,多线发展,才害的他在太子面前难交差。

    “太子殿下知道,他们都是因为得罪武皇才被禁锢的,陛下登基之前,他们根本就不敢靠近皇城半步。”

    “这么说来,一开始他们看中的并不是我,而是临淄王咯。”李俊盯着他的眼睛,故意揶揄。

    姚逵的脸色登时就白了:“殿下有所不知,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

    李俊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姚逵擦了把汗,接着道:“对于他们来说,只有投靠李唐皇室才有出路,朝廷上的大臣,他们不会选择韦武两家的人,可老臣们也不见得就敢给他们提供庇护,毕竟,老臣们还要看着陛下的脸色过活,而且,从当时的情况来讲,老臣们在和武三思的斗争中,都是出于下风的,又如何能够保护无名子他们。”

    “所以,选择一个年轻有为的李唐皇族,就是他们的目标。殿下也知道,这几年来,临淄王的风头甚盛,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都是拔尖的……”他说到这里猛然想起自己是在跟太子说话,怎能当着他的面夸奖临淄王。

    李俊却笑道:“你说的很对,我也觉得临淄王能力突出,是个可以托付的俊才。”

    虽然李俊摆着个好脸色,丝毫没生气的样子,可姚逵也不敢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他讷讷的,想要转变话题,时而看看李俊的脸色,时而又看看前方的道路,不知道几时才能走到偏殿。

    只可惜,在他没有回答完李俊的问题之前,李俊是不会让他进行下一项活动的。

    这也是他一开始采取隐瞒态度的代价。

    “临淄王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临淄王似乎有所保留,按照无名子的说法,临淄王似乎并不太相信外人,他应该有自己的人脉,对投靠而来的能人异士,不是很放在心上。”

    自己的人?

    恐怕就是姚崇宋璟他们,这些人朝堂经验丰富,又对李隆基忠心耿耿,有了他们的支持,李隆基确实不需要再冒险发展其他人脉。

    看来可怜还是李俊可怜,前期被武崇训他们耽误,整日只知吃喝玩乐,没有攒下几个有用的人才。

    等到现在想要奋起,还得着手先把人脉网建立起来,再谋求其他。

    不过,按现在的情形,关键之处在于,让李显多活几年,把持住宝座,这样才有李俊活动的空间。

    看来,回长安的路上,他要再和孙福禄联络一下,让他一定盯紧了李显的饮食起居,莫要让这位糊涂老爹遭奸人暗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既然李隆基没有和他们联合过,那李俊也不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了。

    虽然他刻意减慢行进速度,偏殿还是到了。

    阿城热情的迎了出来,雪青则奉上了热茶。

    李俊搓搓手掌,把茶水喝饱,暖了暖肚子。

    阿城雪青合力搬来了炭火盆,放在二人脚边。

    阿城刚要退到一边,李俊便喊道:“你们也过来,一起烤烤火。”

    这可是个天大的恩典,两人连连道谢,站在了火盆的侧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