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迷糊皇帝登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尤其是当卢向之与宗爱柔经了她的谋划,终于遭遇之后,她便十分关心当时的情况。

    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搞清楚事情的进展。

    如此,到了深夜她就行动了。

    多年的艰苦生活和残忍的倾轧,培养了韦氏大胆果决的性格,她明明知道,这小小的官驿比不得皇宫。

    地方小,眼线多,很多事情,避不过旁人,也不好动手脚。可她偏要去冒这个险。

    迷香当然是她自己洒下的,而迷香的来源,还正是她的好女儿李裹儿。

    也许,连裹儿自己都忘记了,曾经给过韦氏这个东西。

    总之,听说是从西域传过来的著名香药,十分灵验。

    以往韦氏总是没有机会让它派上用场,可她一直都想着这个好东西呢。

    如今,正是让它发挥作用的好时机。

    听说这香药是逐渐扩散型的,韦氏就在自己和李显的寝帐中,撒了一些。

    当然,在做这一切行为之前,她已经将自己的口鼻遮掩,保证不受到迷香的影响。

    这之后,迷香渐渐散开,果然让整个厢房内都弥漫着甜腻的暖香。

    韦氏是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只是看着迷香扩散开来,还嫌不够,她必须确定,这间房里留守的宫女太监全都入睡,才能放心的走出了房门。

    幸亏这迷香很是管用,只半盏茶的功夫,她就发现,几个下人不知不觉的都陷入了沉睡。

    如此她才放心的带着守在门口的宫女,前往卢向之处。

    她思来想去,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没有任何不妥的。

    瞧李显睡的那个安稳的样子,完全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这也就是说,她的计划得到了完美的践行。

    想到这些,韦氏终于自己爬上了床铺,假装睡着。

    就在她钻进纱帐的时候,孙福禄的眼珠子也睁了开来,好险好险,原来这场好戏还真就是皇后一手操纵的。

    幸亏他听从李俊的建议,没有把这件事闹大,要不然,他的小命还真就危险了。

    他观察了一阵情况,但见,韦氏也安然入睡,厢房里一切如旧,也便继续装睡。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翌日清晨,李俊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早早起身,就为了去李显的房里问候。

    其实,要不是发生了昨晚的事,他也没有这么勤劳。

    昨晚的风波过后,他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以至于,今天早晨起床一看,竟然戴上了熊猫眼。

    真是让人够糟心的。

    他独自来到李显的房门前,却没着急进去,而是观察了一下房间周围的情势。

    却见,侍卫宫女们全都各自忙碌,脸上没有一丝焦急惊慌的神情。

    看来,李显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而韦氏已经顺利将这件事隐瞒了过去。

    阿城前去通报,不一会,孙福禄就钻了出来。

    李俊乃问道:“父皇母后起身了吗,我来问安。”

    “回禀殿下,陛下娘娘都已经起身了。”在孙福禄的带领下,李俊进了门。

    短短几步路程之间,他不时用眼神和孙福禄交流,孙福禄脸上的神情,说不上是发愁还是欣喜,总之很怪异。

    这让李俊心中狐疑顿生,会不会又出了什么差错?

    而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正堂处。

    面前一张床上,帝后隔着小炕桌,安然端坐。

    李俊扫视一眼,但见,韦氏精神奕奕,显得很有活力的样子,显然她的心情没有受到长途旅程的影响。

    而一旁的皇帝李显,情况就不是那么乐观了。

    虽说,他已经清醒了,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的精神状态实在堪忧。

    就连亲爱的大儿子李俊,站在眼前,他的反应都十分迟钝。

    过了好半天,才勉强说道:“俊儿,你来了。”

    就这一句话,还是他分了三次才说完整,这容易吗?

    李俊恭敬行礼,而后说道:“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此番旅途劳顿,不知父皇母后休息的可好?”他面露微笑,语气真诚。

    丝毫没有察觉到事情已经败露的韦皇后,乃欣然应道:“还好还好,俊儿不必多虑。”

    这俊儿的称呼一出口,李俊瞬间就明白了,韦氏想让他高抬贵手。

    以往她能叫自己一声太子已经是格外开恩,这俊儿的爱称何曾出现过。

    他随口应了几句,十分担心的看着李显晃晃悠悠的身形,心说,就这还叫好?

    你是不是当我瞎?

    当然,这只是他心中的想法,此刻他十分识时务的,没有将这个心思表露出来。

    韦氏也不是傻瓜,李显晕晕乎乎的样子,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他不正常。

    想要轻松蒙混过关,是不那么容易的。

    而这时,李显的眼皮都已经抬不起来了,他似乎能够感受到,这间房子里,还有他儿子的存在。

    遂支支吾吾的说道:“俊儿,好吃好玩啊!”

    一听的他这话,韦氏的脸登时就黑了,李俊的神色也有些不自然,堂堂一个大唐皇帝,居然成了这副混混沌沌的样子,李俊歪斜着嘴角,不动声色,今天他这么早赶过来,就是为了看看,韦氏打算如何收场。

    他的眼神让韦氏也陷入了迷茫,这个小子的表现怎么不太对劲,他老爹都变成这副样子了,他为什么一点也不着急,也不打算兴师问罪,要知道,昨晚可只有她陪在李显身边。

    李俊完全有资格质问她。

    可他却没有这样做,于是,韦氏心中的不安更甚,只得故意掩盖道:“虽说一切都好,可是,俊儿啊,你也看到了,陛下今日精神不济,所以,母后打算将行程拖后两日,等陛下精神恢复了再前往长安。”

    “对,对,皇后说得对。”李显耷拉着眼睛,可还不忘应和着韦氏,只不过,李俊十分怀疑,他真的听懂韦氏的话了吗?

    看他这脑袋点的,就好像要掉下来一样,这哪里是什么精神不济,这明明就是中了迷香的后遗症。

    再看韦氏,那个表情,虽然一把年纪了,可卖起可怜来,那是一点也不客气。

    要不是李俊早就知道她的真面目,说不定还真能被她给骗了去。

    还敢自称母后,她不是从来也没有把他当做是儿子看待吗?为了掩盖罪恶,居然能说变就变。

    这不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