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裹儿牵线搭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宗楚客利用在官驿里有限的休闲时间,盘腿算卦,然而,得出的结论,却令他很不满意。

    根据卦象显示,李显这次可是遭遇了一大危机,有性命之忧,自从得了这个神的指示,他就闭门不出,隔绝了和外界的一切交流。

    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消息,那是关于皇帝的,现在李显终于清醒了,还能跑能动哪里都好使了,宗楚客表示很欣慰。

    当然,对李显的现状,他并不是很放心,卦象能预知未来,它显示的是一段时间内的趋势,虽然目前这一关算是闯过去了,可谁知这一路上还会遭遇什么危险。

    他可不希望李显现在就玩完,怎么也要坚持到女儿真的和太子成婚才行,那样,皇后的位子才算稳了。

    李显究竟出了什么事?

    到底是谁要害他?

    这些问题在宗楚客的脑子里不断盘旋上升,浮浮沉沉。

    为了让女儿成功嫁出去,他这几天可得小心盯着,别让歹人再来搞破坏。

    而他乖巧懂事的女儿,根本没有注意门外的变化,仍然自顾自的躲清静。

    经了昨天的一通骚乱,宗爱柔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只有呆在屋子里别出去,才是明哲保身的好办法。

    好在她带了那么多的书册,完全可以给她解闷。

    其实,她还是双陆棋的好手,可现在外人太多,她为了保持体面只能先把这项爱好放下,专心读书。

    虽然起床的时候,她还有些心绪不宁,大有被李俊影响的趋势,可她到底是个冷静的女人,自我调理一阵就恢复了正常。

    反正,这件事说来又不能怨她,她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以内,已经是做到最好了。

    至于李俊,能理解就理解,实在理解不了也没办法,总之,这个婚又不能退,终究还是要结的。

    爱柔也想开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总不能被他三两句甜言蜜语就给骗了,如若这般,以后等到他后宫佳丽三千的时候,她不是要气死。

    基于此,她这一天就没有踏出房门半步,任凭外面闹的天翻地覆,她都不去理会,就连饭食都是由翠香端过来,在自己房间里吃的。

    这样一来,倒也清静了,没有那些繁琐的规矩,也不用再看谁的脸色,说到底,还是因为,今日行程的焦点,最高领导皇帝李显身体不适,让官驿里的人都惶惶不安,也没人管太子妃出不出来吃饭了。

    挨过了白天,等到太阳西斜,渐入黄昏,爱柔也觉得有些闷闷无聊,她本来就心情不佳,总对着这些经史子集,还都是看了许多遍的,终究有些枯燥无味。

    想想带来的传奇小说,也没有几本,她忽然想再读一遍补江总白猿传,可那本书已经被她借给李俊了。

    两人现在的关系这么差,短时间内她是没有心思再要回来了。

    就在她看着夕阳发呆的时候,门口有了动静。

    翠香开门一看,原来是安乐公主驾到,片刻没敢耽搁,赶紧过来报信。

    宗爱柔还没起身相迎,裹儿就自己冲了进来,笑着拉手道:“爱柔,一天不见你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多谢公主惦念,爱柔没事,只是想趁着不赶路,多读几册书罢了。”

    “读书读书,又是读书,你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干了吗?”

    “年纪轻轻的,正是游山玩水,纵情恣意的好时候,天天老想着这些,怪不得都要结婚了,还不知道怎么跟郎君相处。”

    “公主殿下!”她一提起这事,宗爱柔脑门上的杠杠就又泛起来了。

    连忙打岔道:“公主殿下有什么吩咐?”

    这怎么还见外起来了,李裹儿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她也看出来了,宗爱柔不想提起太子,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她不想提也得提,爱柔她不想听也要听。

    没办法,今天过来,就是充当说客的,裹儿莞尔一笑,拉着她就往外走:“也没什么事,只听说你今天一天都没出屋,害怕你闷得慌,所以找你说说话。”

    真的这么简单?爱柔表示怀疑,她脚步慢慢的跟着她走,心里盘算着,这究竟是什么把戏。

    “现在父皇身子也恢复了,我想明日再休息一天,我们就可以启程回长安了。”

    “到时,我还想趁着元正来临之前,好好的置办一些好物,你还要来作陪。”

    爱柔浅浅的撇了撇嘴,还买啊!

    往日在洛阳她都买了多少东西了,以爱柔看来,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实际用处。

    这到了长安还不知又要添置什么新东西,不过,身为一个娘子,爱柔对逛街倒也没有什么恶感,就是累而已。

    李裹儿兴冲冲的把她拉出来之后,就开始眼珠子乱转,终于在一串游廊上,发现了目标。

    她放开爱柔的胳膊,自顾自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拿个手炉,天太冷了。”

    “哎呦。”她伸出两手,使劲的搓,看起来还真是很冷的样子,宗爱柔陷入迷惑,对她身边的侍女说道:“还不快去给公主殿下端手炉来。”小侍女站在原地不动,不时用眼睛偷瞄裹儿,裹儿赶忙拦了一下:“不必,我自己去拿,你等一下就行。”

    这,果然是有阴谋吧!

    宗爱柔左右张望,安乐已经抛下她,迅速的窜回房里了,她跑的越快就说明阴谋越大。

    到底是什么事?

    难道又是卢向之那小子,爱柔忽然意识到这种可能性,裹儿可是韦氏最喜爱的女儿,要是她和韦氏串通一气,坑害自己,那她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想到这里,爱柔立刻转身,想返回厢房,身后却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呼喊:“爱柔娘子!”

    脚步顿下了,爱柔马上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

    她回转过身,拈起一抹冷笑:“太子殿下。”

    “你跑什么?”

    “爱柔一个独身女子,站在这场院里,如今天也快黑了,总是不方便的,若是再遇上什么歹人,恐怕就更说不清了。”

    啧啧,还在生气啊,这是。

    李俊略有些尴尬,面对着宗爱柔的冷脸,决定再怎么说也要把对话继续下去。

    “你这是在挑衅?”

    “太子殿下何出此言,爱柔可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