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三聚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俊眸光一闪,呔,原来把这件事给忘了。

    怪不得他从刚才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没办妥,原来如此。

    多亏了阿城提醒,他赶忙把这件事安排下去。

    他亲自挑选了几名得力的护卫,遣到羊角巷,这样珠儿才算是安全了。

    暮色深沉,东宫的一切都陷于沉寂。

    李俊站在殿门前,凝望着黑沉沉的天空,仿佛被哮天犬附身,在心中暗暗大叫。

    鬼老天!

    一朵云彩都没有!

    真是让人憋闷!

    却在这时,宫门外响起一阵喧嚣,很明显的马蹄踢踏的声音传了进来,李俊以为是姚逵来了,心说,这个小子这次办事还挺麻利。

    等到仔细一看,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来人长身玉立,一身雪白,仿佛是这暗夜中的一道月光。

    他轻飘飘的来到李俊身前,带着周身的寒气,半跪下来。

    “殿下,下官来迟了。”

    原来是骆绎。

    之前在大非川战场,为了让无名酒肆的几人能够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李俊给他们每个人都安排了小小的官职。

    一旦进宫,对外就以官名自称,实际上只是把名号挂在了东宫帐下而已。

    “快,快请进!”

    李俊略微愣了一愣,转手就搀扶起他,两人并肩走入了偏殿。

    这里面积狭小些,声音也更聚拢,如果有个偷听的人,也容易被发现。

    这些日子,但凡有个机密事项,李俊都要在这里密谈。

    洛阳那边的眼线,李俊已经清剿干净,可长安这边的情况,他还不太了解。

    只能在摸清情况之前,尽量自己小心。

    骆绎稍事休息,没有耽搁,赶忙掏出了无名子写给李俊的亲笔信。

    这封信,越往下看,李俊的心就越发的沉重。

    这个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武三思那老贼还没解决掉,这韦氏家族又跟着掺和什么劲。

    他虽然一直知道,韦皇后是不安分的。

    然而,他终究还是抱着一丝幻想,相比上蹿下跳的韦皇后,整个韦氏家族还是比较老实的。

    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他们在这里憋着坏呢。

    可是,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之中,还是有很多疑点,李俊理不清楚。

    “韦家人为何要向沙坨将军下手?按说,他们可真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

    “原因还在调查中,一旦有了结果,无名子会尽快向殿下汇报的。”

    李俊摆摆手,做宽容状。

    “这个不急,一定要调查仔细了,再把情况传过来。”

    骆绎带来的消息,无疑是给焦头烂额的李俊又添上了一个新的麻烦。

    至少他要抽出一定的时间精力去盯着韦氏一族的动向,原本还想把这件事往后拖上一拖的。

    至少,在此前,他还认为当前的最大敌人,乃是武三思。

    应该集中优势兵力先把他拉下台,现在一看,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麻烦一定会在你最精疲力尽的时候,一个一个的找上门的。

    “骆绎,这次你就不要再会洛阳了,我这里也需要可靠的帮手。”

    骆绎点头称是,这时,太子的另一大得力助手,仪表堂堂公子哥,太子宾友姚逵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缓缓的进了门。

    他先是像李俊行礼,一转头就看到了一身白衣的骆绎,惊道:“你怎么也在这?”

    李俊瞥了他一眼,姚逵这个人啊,最是表里如一,一句话一个表情,你就能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就比如现在吧,他肯定是把李俊叫他过来这件事和骆绎联系到了一起。

    李俊轻咳几声,姚逵这才想起现在可是在东宫,不能懈怠。

    连忙致歉,李俊端正了神色,对他吩咐道:“你找个得力的人,把这封信送到无名酒肆。”

    姚逵接过信,抬头看看骆绎,骆绎面无色变,显然他之前也不知道李俊的安排。

    “殿下,骆绎在这里,怎的还要我去找人送信。”

    李俊故意不说话,就等着他发牢骚,果然,姚逵只坚持了一刻钟的功夫,最后还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让你去你就去,哪这么多的话!”

    “骆绎还有骆绎的安排。”

    “是,下官遵命!”

    被抽了一下,姚逵迅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不再多嘴,老实的把任务应承了下来。

    “等一下!”

    眼看姚逵就要把信收起来,李俊连忙喊住了他。

    姚逵拿着信发呆,李俊抄手抢过信,把后补上去的那封短信抽了出来。

    本来他写这封信就是为了让无名子派个帮手过来,现在既然骆绎回来了,也就不必再多言了。

    李俊虽然嫌弃姚逵略显轻浮的性子,可到底还是器重他的,废话说够了,就示意骆绎将洛阳的情况和他交代一下。

    骆绎掐头去尾,都捡主要的说,不一刻,就让姚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几人饮了一盏茶,骆绎衔了一块冰片,

    最近他实在太忙,烦心事又多,以至于肝火上行,窜的浑身上下都不舒坦。

    尤其是这后槽牙更是疼的厉害,前两天症状还不是太严重,他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倒也不影响正常生活。

    原以为多吃点瓜果消消火气,疼痛总有缓解,没成想,到了今日,更是疼的厉害。

    隐隐感觉,腮帮子都鼓起一个大包来。

    没办法,只能找来太医医治,在他的强烈反对下,太医没有给他开汤饮,只给了他一小碟冰片,说是治疗牙齿肿痛很有效。

    只要不让他喝苦涩的汤药,含点冰片算不得什么难事。

    冰片此物,色泽通透晶莹,含在嘴里,自然有一股辛辣凉爽的感觉直冲七窍。

    那舒爽的感觉,比吃了炫迈还强烈。

    “姚逵,依你看来,韦氏一族最近的动向如何?”

    话问到这里,姚逵不得不答,然而这个问题,他一时半刻的也说不出个准确的答案。

    只能依照现有事实进行推断。

    以姚逵这些年的经验看来,韦氏一族不像是能办出暗杀这种事情的样子。

    他们和武三思看似目的相同,其实还是两种不同的行事风格。

    武三思党羽众多,心狠手辣,不啻于选择杀人越货的方式去达成目的。

    然而,韦氏家族的风格要文雅许多,毕竟是延续了多少代的世家大族了,做事还是有点讲究的。

    从韦家的角度看,只要韦皇后坐稳中宮,他们在朝中的势力就可以屹立不倒。

    他们犯不着去做这样风险巨大的行刺之举。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回到大唐当皇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