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4章 天剑秦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仙文馆的范围很大,围着火湖半圈的建筑,跟烈焰门一起平分火湖,占地足有数十里。不过仙文馆暂时没有那么多弟子,所以很多地方还空置着。

    桑子明跟着秦筝,左弯右拐,走了盏茶功夫,来到一处绿树掩映,很宽敞的院子里。

    院中正有十几位筑基修士在演练剑术,正前方站着一位老者,看外表大约六七十岁,真实年龄不知几许。

    作为老牌的金丹后期的真人,按理说应该在五百岁以上。

    桑子明差不多学全了《灵医宝典》,按照上面的说法,可以大体估计修士的年龄。

    作为一介凡人,最高寿限一百岁。就算超出这个数字,也不会太多。

    如果是金丹真人的话,大约拥有千年的寿限,在没有戴面具,没有服用驻颜丹,也没有刻意运功,改变容颜的情况下,如果这人看着像是三十岁的年轻人,那他就有三百岁了;如果看着有五十岁,那就有五百岁了。

    眼前的老者看着有六七十岁,那就有六七百岁了。

    他的功力为金丹第九重,距离千岁还有三百多年,有很大的希望进阶元婴。

    金丹真人跟炼气期修士不一样,炼气期修士没有开辟体内空间,灵气保留在静脉中,如果不能在两个甲子内筑基,随着经脉的老化,灵气就四散逃逸了。而金丹真人体内的元液固守在鸿蒙世界中,就算卡在一千岁,临死之前,进阶元婴,那也是有可能的。

    秦筝走上前去,笑语盈盈,跟金丹老者说了几句话。

    然后金丹老者对着桑子明招了招手:“年轻人,你过来。”

    桑子明赶紧走到近前施礼:“弟子拜见师叔。”

    金丹老者长方脸,剑眉朗目,头发花白,颌下留着半尺长的胡须,上下打量着他,说道:“年轻人,当初那三块虎啸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桑子明胡乱答道:“启禀师叔,弟子略通医术,当年在荒谷之中,凑巧救了一只白虎幼崽,后来有人送我几块虎啸金以为谢礼。”

    金丹老者微微一笑:“你手里还有虎啸金吗?老夫愿以重金购买。”

    桑子明眉毛一挑,笑道:“师叔,我手里的确还有几块,情愿献给您老。不过,我想跟您学习剑术。”

    金丹老者却道:“我不想占你的便宜,学剑归学剑,虎啸金归虎啸金,两者要分开算。只要你愿意学,我就可以教你。跟这些弟子一样,每个月十颗灵石就行了。”

    桑子明道了声好:“师叔,您需要几块虎啸金?”

    “跟拳头一样大的,再有两块就行了。我要拿去融合到灵剑中,看看能否得到一口九阶灵剑。”

    “行,回头我给您拿过来。”

    “嗯,你将自己学过的天剑诀演练一遍,让我看看你的剑术基础如何,然后才能因材施教。”

    桑子明用心演练了一遍,动作轻灵,身形矫健,时而如猛虎下山,时而如苍鹰展翅,惹得那些个筑基修士纷纷侧目。

    老者凝神观看完毕,轻哼道:“不行,空有其型,而无其实。外观很好看,动作很标准,也掌握了天道法则,但是细节方面有问题,内气激荡,血脉回旋,呼吸节奏,都有瑕疵,没有调动全身的络脉和孙脉,无法发挥天剑诀的威力。你这剑术是跟谁学的?”

    桑子明听了暗暗心惊,口里答道:“弟子买了一本《天剑诀十八式》,然后自己揣摩的。”

    老者瞪他一眼,想要叱责却忍住了,面色变得舒缓下来,道:“你一个人瞎琢磨,能领悟八式剑诀,具备五六成的威力,已经难能可贵了。来,我给你讲一讲有缺陷的地方,幸亏你自学的时间不长,只要稍加调教,还能矫正过来。”

    桑子明心中感激,连忙侧耳倾听。

    老者一招一式的讲解要点,然后让他重新演练。

    桑子明演练了半天,再施展天剑诀的时候,威力至少提升了三成!

    他心里感叹不已:“看来,我过来拜师学剑,这件事做对了!有人指点矫正,比一个人独自揣摩好的多。”

    先前,他是按照玉简中的注解和影像学习的剑术,虽然动用了悟道茶,领悟了其中的法则和技巧,但他的剑术基础不够扎实,所以细节方面掌握的不到家。而那留下玉简的前辈仙人功力太高了,注解剑术的时候,讲的太过于深奥,并没有提及这些基础性的东西。

    随后,桑子明又在老者的指点下,跟其余的筑基修士交手切磋,感觉颇有收获。

    他从别人那里了解到,这位金丹老者,也就是秦筝的爷爷,名叫“秦斩”。

    秦斩虽然只是金丹九重,但因为剑术高超,曾经凭借着天剑诀,斩杀元婴中期的妖修,因此有人叫他“天剑秦斩”。

    第二天,桑子明拿了两块比拳头大些的虎啸金送给秦斩。

    秦斩给了他两千块灵石,然后苦笑道:“剩下的灵石我先欠着,等以后再给你。”

    桑子明微笑道:“秦师叔,不用那么麻烦了。我想请您给我开小灶,让我在半年内学会天剑诀十八式。”

    秦斩斜了他一眼,道:“我可以教你,但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吗?我跟你说,学剑不是儿戏,学就要学到家!否则一招剑术施展出来,没伤到别人,反而伤了自己,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桑子明笑道:“师叔,我准备多花点儿功夫,说不定会成功的。”

    秦斩面色肃然望着他,哼了一声,道:“你若能在半年内学会,我可以收你为徒,传你天剑诀三十六式。我可告诉你,别看我功力不高,却是整个琅琊郡中,唯一掌握天剑诀三十六式的人!要不是我痴迷于剑术,早就该是元婴修士了!”

    桑子明眨眨眼睛,道:“秦师叔,您是说就连两位陆老祖,都没掌握天剑诀三十六式,是吗?”

    秦斩干咳两声道:“这个……咳咳……我可不敢瞎说。反正从第三十七式开始,后面的剑术都已经残缺不全了,即便是合道真君,也未必能掌握多少。不过,他们功力很高,经过上万年的研究,领悟了一些高级剑道的法则,即便残缺不全,也比我强得多。他们用不着施展多么高深的剑术,哪怕只用天剑诀十八式,也能让敌人望风披靡了。”

    桑子明笑道:“秦师叔,照您这么说,也不用学什么剑术了,反正一力降十会,功力高到一定地步,随手一招,就能将对手打倒。”

    秦斩撇了撇嘴,道:“很多高人都是这么想的,他们只关注自己的功力境界,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研究剑术。而我恰恰相反,所以才有人称我‘剑疯子’。你自己看着办,想跟我学剑,随时过来就行,反正我从早到晚,每天都在这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