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突如其来的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分头行动的效率果然快,七点半左右的时候,一楼中有这三个姓氏的灵堂就全被找了出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马姓灵堂不多,共有两个。

    杨姓则是有七个。

    赵姓最多,足足有十个。

    加起来共有十九个有嫌疑的灵堂。

    虽然范围还不小,但总算排除了一大部分。

    胖子此时正在一个灵堂门前探着头:“医生,接着我们是要把这十九个灵堂的棺材都推开,然后从里面找到一楼中鬼的线索?”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要这样的。

    不过顾眠的思维一向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不喜欢按照理论来。

    他扫了一眼十九个打开的灵堂门,为了方便标记,有嫌疑的灵堂开着门,没嫌疑的直接关了。

    “我先挨着转一圈看看。”顾眠把手插到白大褂里。

    推十九个棺材板也是大工程,运气不好的话得推上一个小时,而他们还有二楼三楼没探索,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此时楚长歌正站在一处打开的灵堂前,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顾眠也没多转,直接来到他旁边:“你瞅啥呢?”

    楚长歌抬头看了一眼顾眠:“你看这个灵堂。”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门内。

    顾眠也跟着向里看去。

    只见这灵堂和其他灵堂似乎没有什么差别,最起码表面上看不出来。

    都是明晃晃的白炽吊灯、巨大的棺材拥簇的花圈和黑白的遗像。

    这里死的是一个中年女人。

    短发,又不是正经的短发,有点像电影中包租婆的发型,她的头不太均匀,像扁的土豆,就连五官都好像被压扁过。

    两只眼睛不大,又稍长了些,乍一看像眯着笑眼睛的狐狸,因为笑着,所以眼角有十分深邃的鱼尾纹。

    鼻子不高,鼻头有些翘,能看见大半个鼻孔,嘴唇很薄,正拉扯出笑容。

    整体感觉就像一张塌鼻子的狐狸脸印在了扁土豆上。

    花圈上还有挽联。

    “悼念杨女士逝世,徐州公安部敬挽”

    楚长歌指着花圈上的挽联:“其他人的挽联一般都是晚辈、同事或者工作单位送的,但这个不一样。”

    顾眠闻言又审视起那“徐州公安部”五个大字来。

    这个徐州公安部显然不可能是杨女士的工作单位。

    公安机关的女同事顾眠虽然没见过几个,但他也知道这种像被雷劈过的发型不太符合规矩。

    换句话说就是有碍观瞻。

    所以这个灵堂中死亡的杨女士并不是从事公安职业的人,但却有公安部送来的挽联。

    而且她的死亡年龄应该不算很大,因为从遗照可以看出来她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

    “四十多岁就意外死亡,而且还有公安部门送来的挽联,你不觉得她的故事可能比较离奇吗?”楚长歌推推眼镜。

    “是挺离奇的”顾眠表示同意:“而且根据你试题的说法,三只鬼分别对应一辆车,其中那辆囚车也算是和公安部门有关。”

    此时其他人已经聚了过来,甚至还有人大胆的提出猜测。

    名为郝老实的大叔开口:“会不会是那个囚车里的犯人出逃,然后被这位见义勇为的杨女士拖住,但她也因此牺牲?”

    有可能。

    “任何没有证据的猜测都是耍流氓”顾眠把目光瞥向中间的棺材:“首先我们得取证。”

    胖子打了个寒颤:“医生你似乎对找鬼这事出乎意料的热衷。”

    顾眠挽挽袖子:“当然,我这都是以大局为重,来,我们推棺材。”

    那三个一开始就袖手旁观的玩家仍然不打算干点什么,纷纷缩在门口等着他们推棺材。

    但天有不测风云。

    顾眠知道这座灵堂不正常,也知道推开棺材后里面可能会冒出来一只鬼。

    但他没想到,在棺材板刚被推开一半时,意外就发生了。

    “吱呀——”刷着黑漆的棺材板被稍稍推开一道小缝,下面漆黑一片。

    顾眠正伸头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不料他刚一探头眼前就突然一黑,如同瞎了一样。

    但紧接着,周围传来的尖叫声就说明其实他的眼睛没问题。

    有问题的是头顶的灯。

    整个一楼的灯竟然齐齐灭掉,黑暗中半丝光亮都没有,顾眠伸手向旁边一摸,摸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玩意。

    胖子的尖叫顿时在耳边迸起:“它从里面出来了!它在抓我的肚子,我们快跑!”

    紧接着顾眠便听见他抓着什么一般连滚带爬的逃开,手中那肉嘟嘟的触感也没了。

    门口是尖叫声最为集中的地方。

    尖瘦的男人、中年大叔和雀斑女生都不甘示弱,三个人一浪盖过一浪,如同移动的扩音器。

    他们仓皇的叫着,甚至还破了音,尖叫之余还不忘了逃跑。

    黑暗中只听见他们三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时不时还有谁摔倒的声音。

    一直到所有人的尖叫声都再也听不到,顾眠的眼睛才稍微适应了一点黑暗。

    他还站在灵堂里,一动没动。

    倒不是为了凸显自己的英勇无畏和别人形成对比,而是因为稀奇事他早经历多了,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平常,所以早没了一般人会有的那种激情澎湃的心情。

    生活的一次次刺杀早就让他学会了临危不乱,在危险中清醒的思考问题。

    比方说刚才,他就很认真的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都跑了?”

    找鬼似乎就是他们的目的,怎么一个个都溜的这么快?

    他一边想着一边看了一眼周围,企图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只见灵堂门还开着,从外面透进来微弱的光。

    因为灵堂中没有窗户,所以唯一的光明都是从门口进来的,如果门关了顾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门边的花圈倒了一片,应该是其他人在仓皇逃跑时撞倒的。

    巨大的黑白遗照正对着门口,黑暗让她的脸显得更加惨白,此时那眼睛处模糊一片,似乎是在紧紧盯着他一样。

    沉重的棺材只被推开一条小缝,顾眠抬眼向里看去,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他身上也没有能照明的工具,又不能直接把头探进去。

    没办法,顾眠只好先寻找照明工具。

    但他刚刚转身,就碰上了个什么东西。

    毫无疑问,是人。

    因为这人被他一碰,一个没站稳摔倒了,脑袋砰的一声撞上旁边的棺材,发出清脆的响声,撞的好像挺厉害的。

    但这人却一声没吭,只耿直的地捂着头,站起来挪回顾眠旁边。

    “小乔?”顾眠发出抑扬顿挫的询问。

    人影终于有了反应:“干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