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章:挖坑挖坑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黑夜中,顾眠把关了发动机的电锯凑在手里人的脖子上。★首★发★追★书★帮★

    “对不住啊兄弟,你那群小弟跑的太快,我实在逮不住,所以只能逮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把电锯使劲往手里人的脖子上凑了凑。

    锯齿十分锋利,轻易地戳破皮肤刺了进去,手里的人吓的一个瑟缩,想动又不敢动。

    他那把西瓜刀早就被顾眠一锯子锯断,现在只有个刀手柄在手里。

    “你……你想怎么样?”他发出微弱的声音。

    顾眠恶魔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加个好友吧,这样我就能看到你有多少游戏币了。”

    这意图显而易见。

    “你!”手里的人闻言挣扎了一下。

    顾眠伸出手指摩挲了一下发动机的按钮,他瞬间老实起来。

    “我说过,识相的把值钱的不值钱的都给我留下,不识相的就跑快点,谁让你离我那么近又跑的那么慢呢。”

    被电锯架住脖子的张大哥冷汗直流。

    他想着今晚原本该是个丰收之夜,不料这被盯上的竟然是披着羊皮的狼,让他瞬间从打劫的变成被劫的。

    现在他只恨当初自己瞎了狗眼,看不出这医生是这么可怕的人物来。

    旁边的胖子也看的眼都直了,他小声问楚长歌:“顾医生以前就是这么强势的人吗?”

    胖子原本以为拿着电锯把人吓跑就是结局了,不料事情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楚长歌轻声回答:“他从小就这样,谁要是想坑他,他就能想出一百种不重复的法子坑回来,而且坑的别人特别难受”

    “他的想法你别猜,毕竟是看恐怖片能被感动哭的人。”

    楚长歌一边说着一边又看向顾眠的方向。

    只见那张大哥已经屈服在电锯的淫威之下,正在加顾眠为好友。

    “我游戏编号是1,快点。”

    张大哥微愣,但还是哆哆嗦嗦的在好友搜索页面输入了个“1”,然后向顾眠发送了好友请求。

    顾眠立刻就同意了。

    好友之间可以看见对方完成的副本数量、游戏币以及一些别的属性。

    顾眠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游戏币。

    8点?

    连张超市票都买不起,好歹是老大,这有点穷啊……

    但本着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顾眠把他身上的东西搜刮的一干二净,然后删好友,最后把他一脚踹开。

    被踹了一脚的人也顾不得生气,一被放开就头也不回的冲进黑暗中,似乎和黑夜比起来身后那提着电锯的医生更加可怕。

    胖子伸头看着那仓皇逃窜的人:“医生,你就这么把他放了,真不怕他回来报复?”

    顾眠拍拍他:“听说过割韭菜吗?割韭菜的时候得留个茬,等下一波长出来还能再割。”

    韭菜就算回来报复也是韭菜,只有被割的份。

    割韭菜这回事胖子也听过,但他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凶神恶煞的劫匪也会被当成韭菜割。

    现下韭菜都跑光了,三人一路无阻的走在路上。

    一月份的夜很凉,随口一呼就能呼出一团白气。

    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天气仍然在持续降温。

    超市里买的东西都被收进了物品栏里,只有电锯被顾眠包好背在背上,也不嫌压的慌。

    胖子揣着袖子哈出一口热气:“这鬼天气越来越冷了啊,前几年这个时候好像还没这么冷来着。”

    顾眠也觉出来了。

    “今年的一月份的确特别冷”他抬头看了眼漆黑的夜幕,上面一颗星子都没有:“可能也和这个游戏有关系。”

    胖子揣着手:“还有一个月多一点就过年了,照这么下去的话过年那时候不得天寒地冻的?到时候怕连门都出不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叹了口气:“以前过年都是丰衣足食的,今年怕是不行喽。”

    抬头随处可见居民楼。

    有些居民楼的灯还是关着,开着灯的也是把窗帘紧紧拉住,只有微弱的灯光透出来。

    大家都闭门不出,但也撑不了多久。

    胖子一边走着一边自言自语:“你说原来好好地,这地球搞什么幺蛾子,来个进化游戏,这下好了,吓得人都不敢往外出了……也不知道过年的时候情况能不能好点……”

    说话间几人已经回到了顾眠的公寓楼下。

    大堂里亮着灯,一眼看去,柜台后面坐了个久违的人影。

    胖子以前没见过这公寓的房东,乍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隔着很远,那股朦胧的媚意便扑面而来。

    只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好像穿越了时间、回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江边的秦楼楚馆,古朴、有质感的胭粉味萦绕在鼻尖,周遭具是滚滚红尘。

    似乎看到了顾眠,她微微抬头看了几人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这一笑是真美,把胖子给笑懵了,他也跟着傻呵呵的笑起来。

    顾眠心中警铃大作,拉着看傻了眼的胖子就向楼梯走去。

    要说这女房东也是个十分危险的人物。

    她名为柳如烟,和本人一样,是一个十分有韵味的名字。

    为人处世十分老道,表面上一丝差错都不露,脸上整日里挂着能迷死人的笑意,眼睛一眨便把人迷得七荤八素。

    就是有个毛病——追她的男人太多。

    公寓前的空地上经常停满了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车,让顾眠的自行车总没地方放,最后这自行车因为放在路边被偷了。

    但他是个正直的人,也没有因此对这房东有意见。

    直到有一天,他提前回来,看到柳如烟正企图拧开他家厨房天然气的阀门。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这房东是生活派来刺杀自己的杀手。

    好在他经历的诡异事也不少,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搬家,毕竟就算搬了家生活对他的刺杀也不会停止。

    他只当着这房东的面拆了自己家的门,然后按了个新的高级防盗门,还特地换了锁芯。

    这样柳如烟就不能拿着备用钥匙跑进他家厨房拧天然气的阀门了。

    对此柳如烟并没有说什么,只默认了下来。

    从那之后顾眠家天然气的阀门就再也没有被离奇打开过。

    此时被顾眠拽着上楼的胖子还在回味着,他突然凑近顾眠神神秘秘的开口:“医生,我刚刚总结出个事来,关于你的。”

    什么?顾眠疑惑的看向他。

    胖子开口:

    “鲁迅曾说过

    如果你身边有姓王的胖子;

    满脸性冷淡的眼镜男;

    偶遇的貌美女明星;

    性感的美女房东;

    以及神秘双亡的父母,

    那么——

    你一定是传说中的主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