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章:顾眠的觉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眠眼看着飞奔过来的几人刹住了脚,他们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他看了一眼自己正前方的女鬼,只见这女鬼已经默默的动弹了起来。

    顾眠原以为这鬼会使出恐怖片里的鬼怪常用的手法——翻个白眼把人吓死。

    不料这只鬼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动,一点要露出脸来的打算都没有。

    白玉虎几人正惊恐着,但见这女鬼似乎没有攻击他们的打算,他们也没犹豫太久。

    毕竟后面还有一个举qiāng想要爆他们头的人,后面的那块破布根本撑不了多久,鬼知道什么时候后面会射来子弹。

    几人脸色惨白着穿过女鬼,迅速冲着被轰出来的洞口跑去,皮朋还拿着锤子,想趁机轮一轮站在不远处的顾眠。

    但当他看到顾眠拿出的狰狞电锯时,便头都不回的一下从洞口跳了下去。

    顾眠跑到这个大洞旁边的时候,这群人已经全都跳下去了。

    甚至有人在地上打了滚,发出了“哎呦”“哎呦”的声音。

    下面有几个其他玩家,被突然跳下来的人吓了一跳,纷纷四散着逃开。

    顾眠爬在洞口边感慨着:“身体素质好就是牛批,二楼说跳就跳,也不怕残了;你看我就不能乱跳。”

    只见跳下去的四人中有一个似乎爬不起来了,那个叫皮朋的小伙子背起人来就跑。

    胖子也爬在了旁边:“医生这几个人刚才好像差点把你的头开瓢,咱可得记住他们。”

    顾眠郑重的点头:“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这群人从二楼跳下去,外伤内伤估计都有,玩家的体质还没有好到跳楼都能完好无损的。

    这里可是现实世界,现在估计没有几个医院还开门,伤了很难治愈。

    “对了!”胖子看见顾眠的白大褂,突然拍拍自己的脑袋,然后一把拉住他:“医生你快来看看这个小哥……”

    此时正在流血的玫瑰之夜已经被鬼谷背到了门口,刚才被一块黑布遮住了,他们现在还站在门外。

    并非是不想进来,而是这屋子里的女鬼让人觉得不大安全。

    鬼谷正欲言又止的看着屋内的女鬼,又看了看旁边的楚长歌和绿先生:“话说……你们俩和屋里的这两位认识?”

    他边说着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二人的玩家信息。

    看到楚长歌的名字时他有些诧异,毕竟这个名字经常在崩坏公告上挂着。

    诧异归诧异,他又抬头看了眼旁边这个绿色的小矮子的玩家信息。

    这个小矮子倒好,玩家信息直接点不开了。

    “什么奇葩?”鬼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此时胖子已经扯着顾眠出来了。

    二人从女鬼旁边经过,它连动一动的意思都没有。

    绿先生看着那一动不动的女鬼:“可能它现在在犯愁和我一样的事,不过我看它好像有点眼熟啊……”

    鬼谷背着身上的少年,又抬头向顾眠看去。

    这医生刚才的行径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我得看看他叫啥,说不定能拉进军队为国效力。

    鬼谷边想着边打开了顾眠的玩家信息,看向他的头顶,紧接着他便被一片绿色蒙蔽了双眼。

    鬼谷:“……”

    “医生”胖子有些急切的拉着顾眠,指向鬼谷身上的玫瑰之夜:“你快看看他。”

    玫瑰之夜趴在鬼谷身上。

    他好像抬头看了一眼顾眠,但目光并没有停留太久,眼睛马上又合上了。

    鬼谷在寒山的示意下把背上的少年轻轻放了下来,他有些可惜的看着玫瑰之夜已经被血染红的衣服:“在这破地方条件简陋,根本没有办法止血,只能这么流下去,就算我们的军医在这里也没办法……”

    顾眠蹲下来掀开衣服,看了看伤口:“应该没伤到内脏,除了出血有点多没什么大问题。”

    鬼谷头发炸了一下,开始反驳:“什么叫没多大问题,平时你这么说就算了,但现在我们又止不住血,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死……”

    但就在鬼谷反驳着的时候,其他人看见顾眠掏出了一个药瓶子一样大小的喷雾。

    只见这个穿白大褂的人略微擦了擦少年伤口周围的鲜血,然后开始死命的往伤口上喷喷雾。

    这架势胖子曾经见过,他们班女生军训之前喷防晒喷雾就是这么个不要钱的喷法。

    鬼谷噎了一下。

    他不知道这个医生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不过看起来好像挺贵重的,瓶底好像依稀能看见“止血”“邪神”“精品”之类的字迹。

    超市里没有这种东西,这应该是特殊物品。

    鬼谷的嘴微微长大了。

    只见这医生死命的喷了好几下疑似是防晒喷雾的东西之后,又拿出了一卷绷带。

    这绷带鬼谷一下就认出来了。

    游戏超市里的绷带和现实世界中的绷带不太一样,总之两个一比就可以看出超市里的绷带好像好用不少。

    但超市里的医疗用品一向很贵,他们军队人又多,又没有很多时间进副本,所以游戏币都花在别处了,不然就攒着,根本买不起这看起来很好用的绷带。

    但面前的这医生却把这奢饰品当成了公共厕所里的公用卫生纸,不要命的用。

    虽然二者看起来有些相似,但差别可大了去了!

    鬼谷有些肉疼的看着顾眠给地上的少年缠了一圈又一圈,包粽子一样。

    包扎完之后鬼谷惊奇的发现这绷带上竟然没有再沁出血来了。

    “止住了?”他有些惊讶的看向顾眠。

    这喷雾竟然这么好用,他也想要一瓶,不知道这医生是从哪里得到的。

    顾眠把手里的喷雾塞回白大褂里:“好像用多了,不过没关系……血是止住了,但最好快点给他输血,话说咱们还要几个小时才能出副本?”

    胖子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跳了起来:“卧槽!快!快找地方躲躲!”

    顾眠也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七点四十四分,还有一分钟,第三波鬼怪现世就会来了。

    好在寒山手上有一个【一根坚固的门栓】

    他们几人直接进了隔壁房间挂上了门。

    绿先生则是留在了外面,似乎想和那从镜子里被轰出来的女鬼交流一下感情。

    顾眠也不管他,反正鬼不会对这种npc做什么,而且绿先生也算是这些鬼的同事。

    听到绿先生要留在外面的时候,鬼谷的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他看怪物一样看了一眼门外的绿先生,又看了一眼门内顾眠,最后关上了门。

    已经包扎好的玫瑰之夜被放在角落里。

    鬼谷有些好奇的凑近了顾眠:“您是医生吗?”

    果然有一技之长就是好,现在已经能被称之为“您”了。

    顾眠含蓄的点点头。

    鬼谷见状又诧异的看了一眼顾眠的头顶:“但你头上为什么是绿色的?”

    这话说的挺有歧义的,但顾眠也不打算纠正他。

    胖子此时正伸长了耳朵听着顾眠说话,只见顾眠挺了挺胸,然后义正言辞的开口:“我是这个活动的npc。”

    胖子:“……”

    鬼谷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顾眠还想诓他,但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寒山的声音:“你是顾眠吧?”

    顾眠:“……”

    也难怪,胖子和楚长歌二人的名字天天在公告上挂着,和他们两个配套的还有顾眠这个名字。

    所以即便他的真名被盖住了,但身份还是挺容易就能被看出来。

    顾眠还挺怕这俩人突然掏出抢来给自己一qiāng子的。

    好在人民子弟兵的还觉悟挺高,二人都没有要掏qiāng的打算。

    “我见过杀戮游戏的那个公告,我们一直在寻找那个全世界唯一的医生,现在看来我们应该已经找到了。”寒山的表情有些严肃。

    鬼谷恍然大悟:“是他?怪不得昵称和我们不一样,显示的是职业?”

    想到这他眼睛又亮了起来。

    “全世界唯一的奶妈啊!我原来还得到这职业的不在咱们国内,没想到竟然在”鬼谷边说着边看向顾眠:“你这职业是不是不能打,只能被人保护,然后给我们加血?”

    胖子有些弱的声音传来:“他一个能打你们一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