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62 始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开家化妆品公司咋样?最近两年,我感觉女人钱挺好赚的,要么就弄家婴幼儿用品的小公司也不错,挣孩子钱也不难,我跟你说,这个月我光是给儿子买尿不湿、进口奶粉,就花了不下..”钱龙昂着脑袋乐呵呵的开腔。

    我咬着嘴皮打断他:“皇上,你身上有多少处伤?”

    “我没数过,那玩意儿又不能换钱。”钱龙微微一愣,继续刚刚的话题:“老子问你呢,你说我给他们开家什么公司好?”

    “你还准备再挂几次伤?”我盯着他的眼睛凝望。

    钱龙搓了搓面颊,脸上的肌肉跟着一块抽搐两下后,叹口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玩意儿挡又挡不住,该受几次受几次呗,朗哥,你跟我聊别的都没问题,但他妈要是撵我走,肯定不好使。”

    我语重心长的开口:“不是撵,是我希望你好。”

    钱龙固执的站起身子,一眼不眨的盯着我:“我现在就挺好的,事业有成、家庭和睦,以前跟咱住附近胡同的好些邻居都托我哥,帮着他们家孩子谋份差事干,我哥替我赔了小半辈子不是,现在总算能挺直腰杆做人了,我觉得这就是成功。”

    我吐了口浊气道:“以前咱们孑然一身,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可现在..”

    钱龙斩钉截铁的出声:“以前啥样,以后还是啥样,我跟媚儿说的很清楚,我天生就是端这碗饭的,能长命百岁我就陪着她白头偕老,要是中间折了,我也一定会给她和孩子赚一份富足的生活费。”

    “不是,你特么咋听不懂好赖话呢?”我顿时有点急眼:“你知道我这次跟三哥家的闺女接触,最大的感触是什么吗?咱们给的孩子不一定想要,孩子想要的,咱们可能给不了,三哥足够有钱有势吧,但念夏连交个朋友都变成了奢望,为啥?因为她得时刻面临仇家的追杀,难道你希望你儿子将来也活成这样?”

    “朗哥,话不是你那么说的..”钱龙怔了一怔。

    “越往上走,意味着咱们要得罪的人越多,仇家的实力能耐也越大。”我紧绷着脸颊道:“咱是老爷们咋地都无所谓,就算横尸街头,不过是一摊烂肉,可孩子呢?媳妇呢?”

    钱龙蠕动嘴唇,磕巴:“我..我考虑考虑吧。”

    我红着眼圈,握住钱龙的手:“我和你从小玩到大,睡一个被窝,抢同一桶泡面,抽同一支烟,咱俩除了没血缘,哪一点比亲兄弟差?让你退出,我比你心里还难受,可他妈这一步必须走,因为咱是兄弟,我希望你好,哪怕将来我挂了,还有个人记得我忌日,明白吗?”

    钱龙的声音顿时间变得有些干哑:“可现在头狼还没站稳,你身边缺人帮忙。”

    我深呼吸一口,眼神真挚的出声:“这些问题跟你一家老少平平安安比起来,都不叫问题。”

    就在这时候,韩飞推门走了进来,乐呵呵的打趣:“聊啥呢,搁门口都听见你俩吵吵把火的。”

    “飞哥。”

    “飞哥!”

    我和钱龙很有默契的停止话头,我上下打量他几眼,见到他脑门上贴着创可贴,左边脸庞明显比右边肿了一大圈,乐呵呵的打趣:“遭受到社会的毒打了啊?”

    韩飞摸了摸胯骨,讪笑的缩了缩脖颈:“可不呗,白狼差点没给我老腰蹬散架了,啥也不说了朗朗,马征这次的事情全凭你帮忙,白狼放人了,马征回去换身衣裳就过来。”

    我眨巴两下眼睛笑问:“话说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韩飞坐到我旁边的椅子上回答:“小宇告诉我的啊,对了小宇呢?”

    我随口问了一句:“外面接电话呢,你找他干啥?”

    韩飞叹口气道:“他管我借了七八个老外,人是马征他爸找的,现在失联了。”

    “几个老外?啥时候借的?”我立时间坐直身体。

    “昨天刚到农家乐,他就找到我,说要借几个老外解决点私人恩怨,人伤不伤都是小事儿,我主要想问问他,用完没有,用完就抓紧时间把人还给马征家,那几个老外底子都不干净,万一被抓到的话,容易给老马家惹麻烦。”韩飞迷惑的回应:“你难道不知道这事儿?呃..我是不是话多了..”

    没等韩飞说完,张星宇一溜小跑冲了进来:“哎呀飞哥,你咋直接跑门诊室了呢,我不是让你在医院门口等我一下嘛,走,咱俩出门唠吧,别影响我朗哥休息。”

    我挑眉看向张星宇:“去哪唠啊?一招没干死我,还准备再来第二招呗?”

    一开始我只是感觉这家伙有事瞒着我,可当听完韩飞的话后,我几乎可以肯定,今晚上试图绑架念夏的那几个混账,绝对跟张星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咳咳咳,我那不是被逼的没招了嘛。”张星宇干咳两声,挤出一抹贱笑:“你想啊,白狼今晚上跟疯了一样,肯定不会听你解释任何,能让他调转枪口的唯一法子是不是出现威胁更大的家伙,我只是没想到那几个老外那么不靠谱,竟然连你一块伤着了。”

    我不满的咒骂:“卧槽,你这是作死啊,要是被王者商会的人知道这事儿..”

    张星宇胸有成竹的保证:“他们永远没可能知道,那几个老外到现在都不知道晚上跟谁动的手,我已经把他们都送走了,知道这事儿的就屋里咱几个,你、我、皇上肯定不会往出吐口,飞哥更不会。”

    韩飞轻声发问:“那他们人呢?”

    “我委托别的朋友送他们走了。”张星宇抿了抿嘴角。

    韩飞迟疑几秒钟后轻问:“哪种走?”

    “就是..就是你心里想的那种。”张星宇抓了抓后脑勺,岔开话题:“飞哥,拿几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换马征平安,不值吗?”

    韩飞吸了吸鼻子,挤出一抹笑容:“值是值,只是..算了,这事儿翻篇,小宇啊,你让我真正见识到了朗朗家的智囊是怎么一回事,头狼能够平地而起不是没原因的。”

    “您捧我了,大方向都是我朗哥想的,我就是帮着完善一下小细节。”张星宇装傻充愣的龇牙一笑,随即压低嗓门道:“所以,那这几个人就当从来没有出现过?”

    “嗯,从来没出现过,我会和马伯父沟通的。”韩飞毫不迟疑的点头。

    听着两人三言两语间决定了几个人的生死,我心口微微一沉,但只是舔了舔嘴皮,没有接话茬。

    或许是眼界开阔了,也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现在的我变得越来越冷血,如果放在过去,我肯定第一时间跳起来跟张星宇撕巴,可此时我内心竟然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就在这时候,韩飞兜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微笑着说:“马征来了,我出门口接一下去。”

    等韩飞离去以后,张星宇鼓着腮帮子朝我吹了口气道:“别多想啊,原本我是计划让那几个洋混子绑走念夏,完事你顺理成章来一场英雄救小孩,谁知道那几个家伙没理解我意思,加上白狼反应太过激烈,所以不得已改变了计划。”

    我摸了摸鼻头发问:“也就是说,我带着念夏去警局门口的时候,你就在附近看着的?”

    “是!”张星宇点点脑袋:“看到念夏拦住了白狼,并且赌气离开,我才临时改变的计划,我当时做好了跟你一块受伤的准备,但白狼手脚太利索了。”

    我点点头问:“那他们口中的什么吉姆先生又是咋回事?”

    张星宇低声道:“我通过陆峰和狐狸打听出来,王者商会在科威特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一个叫吉姆的人,两家发生过很多次流血事件,为了演的逼真一点,就借了吉姆的名。”

    我表情严肃的问:“那几个老外呢,你找谁处理的?别说凭你自己昂,你丫肯定还有帮手。”

    张星宇咬着腮肉,沉着脸道:“咱们出发的当晚,我让白老七和郑清树走高速来的京城,我本意是先和白狼谈判,如果实在谈不拢就让他俩找机会拿下白狼,以白狼和念夏为筹码交换马征。”

    我眯眼看向他:“也就是说,从韩飞找到咱们开始,你就已经决定了要趟这摊浑水?”

    “对,这次机会对咱们来说千载难逢,哪怕不惜和王者商会开战,我也想帮头狼抓住。”张星宇收起脸上的笑容,表情认真的开口:“出发前我就说过,恶人我来当,你我皆棋子,如果最后闹到不可开交,或者咱们被王者商会大军压境,无非把我交出去就万事ok...”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