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七章恩怨了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海军作战部长凯尔索上将吗?这里是摩根庄园,我是jk的助理戴妮。”

    “你好!戴妮小姐,我是凯尔索,请问有什么吩咐?”

    “是这样的,jk即将对海军展开巡视,所以请你后天早上到摩根庄园商议这次巡视工作事宜。”

    “好,知道了,我后天准时前去。”

    挂断电话,凯尔索静静的望着窗外,神情看上去有些呆滞,直到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后,他整理了一下面容,深深吸了口气,面带笑容的拉开房门朝妻子走去。

    “莉娜!今天是周末我们一起去看场戏吧!”

    “怎么突然要去看戏?”

    “平时没有时间陪你,今天有时间所以想好好陪陪你。”

    “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好啊!咖啡色那条裙子我觉得非常适合你。”

    凯尔索和妻子两人先是在剧院看了一场《威尼斯商人》,随后找了一家环境优美的餐厅共进晚餐,晚餐结束后他们又一起逛了商场,在商场中凯尔索买了一条项链送给了妻子,最后直到夜晚10点两人才返回家中。

    第二天,天还未亮,凯尔索从床上起身,悄悄去到了书房,打开书桌上的台灯后,他找来纸笔写下了遗言。

    接到戴妮的电话,凯尔索就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从命令士兵发射导弹的那一刻,他就一直在等待今天的到来,现在时间到了,他要将自己的后事安排一下,同时将一些没来得及向妻子、和孩子说的话写下来,也算是与他们告别。

    遗言写好,凯尔索将遗书放进抽屉,起身看了一遍书房后来到卧室,妻子还没醒来,他弯腰轻轻在妻子脸上吻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卧室,坐上了早在外等候的汽车上。

    凯尔索走后,熟睡的妻子睁开眼从床上起身来到窗边,静静的看着汽车消失在黑暗中。

    而就在汽车消失后没多久,停在凯尔索家没多远的一辆汽车上走下几个黑衣人,敲开了凯尔索家的大门,将凯尔索的妻子带离了家。

    第二日,清晨九点,凯尔索与海军部长约翰·道尔顿一起来到了摩根庄园。

    海军部长是海军最高长官,文官。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二把手,武官。

    为了防止军事政变,美国军方国防部长以及三军部长必须由文官担任,并且管理系统与指挥系统相互独立,军人不得干政,文官掌管军队,武官训练军队。

    “道尔顿部长!请跟我来,凯尔索部长请稍等。”戴妮来到等候室将约翰·道尔顿带去了约翰书房,约翰要单独接见这二位海军大佬。

    约翰·道尔顿走进书房看见约翰后,加快脚步走到书桌前朝约翰鞠了一躬:“小boss您好!”

    他的态度很谦卑,不过约翰并不领情,直接将书桌上的一叠资料朝他丢了过去:“你自己好好看看海军被你管理成什么样了!说你玩忽职守、渎职都是轻的。”

    约翰丢去的这一叠资料不是别的,正是海军这一年发生的性侵事件。

    约翰·道尔顿俯身捡起资料,看着上面的记录,冷汗都冒出来。海军这一年的性侵案件很多,上百起,简直令人发指,出现这样的事他这个海军部长有不可推脱的责任,现在就看约翰如何处置他。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现在给你一年的时间整顿海军,如果一年后在让我看见这么多的类似事件,你也不用来见我了,你自我了断好了!”约翰说完挥挥手,像赶苍蝇似的将约翰·道尔顿赶出了书房,如果不是刚刚成为继承人,位置还没稳固,他绝对要把这位海军大佬办了。

    约翰·道尔顿被赶走后,戴妮又去等候室将凯尔索带进了书房。

    然而就在凯尔索被带进约翰书房后,老摩根与大长老分别收到了消息,今天对摩根家来说极为重要,约翰的行为将决定摩根家未来几十年的命运。

    凯尔索与约翰·道尔顿一样,一进书房就连朝书桌后的约翰鞠了一躬:“小boss您好!”

    约翰这次没有丢资料,反而和颜悦色的让凯尔索坐下说话。

    凯尔索坐下后,约翰盯着他看了半天,直到快要将这位海军大佬看得心里发毛后,他才开口说话:“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这次来摩根庄园会有什么下场,那为什么还来?为什么不选择逃跑或者反抗,难道你不怕死?”

    凯尔索不明白约翰为何这样说。

    约翰见凯尔索迷糊的模样也没解释,直接拿起面前的文件夹丢了过去。

    凯尔索打开一看,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文件夹里的东西不是他物,正是他昨天在书房写的遗书。

    这东西为何在这里?

    凯尔索很疑惑,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约翰要收拾他,自然会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所以这份遗书出现在这并不奇怪。

    凯尔索想通后,将遗书放在桌上,吸了口气开口回答起约翰的问题:“我是军人,但我怕死,可是我的职责是服从命令,捍卫国家利益,保护国家领土,逃跑和反抗不是军人应该做的事。您是长官,做为下属我必须服从您的命令,哪怕这个命令是让我去死。”

    约翰听完满意的点点头:“为了你这番话我决定给你一个痛快,你自我了断吧!”

    约翰说着看了ka一眼,ka随即走到凯尔索身边,抽出自己腰上的配枪上好膛放到凯尔索身前,约翰则起身离开走到窗边背对着凯尔索。

    凯尔索吸了口气伸出右手拿起枪,看着约翰的背影开口请求道:“小boss!我死之后请不要为难我的妻子。”

    “放心吧!没有人会为难你妻子。”约翰又不是封建社会头子,不搞株连九族的事。

    “谢谢小boss!”凯尔索得到答复后举枪顶住自己的太阳穴。

    人是怕死的,在死亡来临的一刻,人会本能的求生,对于不想死却又必须要死的人来说,他必须用强大的意志去战胜求生的本能。

    凯尔索慢慢闭上眼睛,在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他战胜了本能慢慢按下了扳机。

    “哒!”

    书房中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

    响声过后凯尔索瘫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更是不停的冒着冷汗,这是意志瓦解,求生本能回归后,对死亡的恐惧,这种感觉很少有人能体验到。

    过了半响,凯尔索慢慢恢复平静,清醒过来的他突然醒悟过来,多年的军伍生涯,刚刚的枪声是卡壳还是空响他自然能分辨得出来,不过让他不明白的是约翰为什么要给自己一把没有子弹的枪?

    约翰这时也回到了书桌后,看着凯尔索疑惑的模样,他淡淡的道:“凯尔索!我们的私仇了结了!”

    “为什么?”凯尔索更疑惑了,不是说好自我了断的嘛?

    “因为你的勇气让我很敬佩,所以我决定饶你一命。”

    这理由说起来很土,但视死如归这种精神确实很让人敬佩。

    约翰以前每每读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时,都会对这种勇士精神敬佩不已,凯尔索虽然不是勇士,但他明知要死,不反抗不逃跑,留下遗书坦然赴死的这种勇气也值得敬佩。

    而且,凯尔索只不过是个棋子,他当时只是按令行事,幕后的黑手是老摩根,所以约翰杀凯尔索只是为了反抗,表达一种不满。

    但现在约翰觉得没必要,用一条人命表达自己的不满,这样做太奢侈,更何况这条人命有他值得敬佩的地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