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感谢堕落の天使的打赏与支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班达鲁、居然忘记的打赏与支持)

    “呼,果然我还是太弱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来到诺维格瑞城区中心后,布莱斯汀突然长舒一口气。

    尽管在酒馆里面她逼着自己产生‘既然对方知道父亲大人的存在,就一定不会攻击自己’的念头,盲目自信地进行交涉,然而离开七只猫酒馆后没过多久,她还是忍不住冒出一身冷汗。

    “与父亲大人完全不同,让人毛骨悚然的【恶魔】吗?”布莱斯汀转过身,眼神晦涩地看向酒馆的方向。

    即便镜子大师没有明说,布莱斯汀也知道他是恶魔。

    不是看出了他的本质,布莱斯汀可没有这个实力,她也没有这份见识,将迪亚波罗的模型和异形的模型摆在一起问她哪个才是恶魔,她都很可能会答错。只是镜子大师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每个眼神、每个话语都充斥着浓郁的不协调感,让布莱斯汀本能地联想到“邪气凛然”这个词。

    强大的力量将会将善恶放大化,邪恶的行径将会污染灵魂,邪恶的灵魂将会从言行中展现出来,这可不仅仅是礼仪、修养、气质的问题。

    人们对这样的存在,不管他原来是什么,一般会按照危害性的不同采用“怪兽”、“怪物”、“妖怪”、“恶魔”等称呼——毫无疑问,镜子大师绝对是最高等级的祸害。

    不过,

    “真让人意外,我居然一丁点都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的恶魔。既然我是父亲大人的女儿,就应该变得跟父亲大人一样,对吧?”提起自己的父亲,布莱斯汀忍不住联想到刚才打听到的情报,满心的胆寒被别的感情所取代,面上不禁露出痴迷的笑容。

    自小母亲刻意培养而成的父控属性,最近仿佛有变本加厉的倾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行,现在完全没有工作的心情。”大概是终于想起了要去收集情报,然而刚想起来便决定放弃了,以现在的精神状态收集情报也记不全,“对了,机会难得,等会儿找父亲大人询问当年的事情吧,顺道打听他是怎么样打死那七个臭三八的~”

    还是想点能让自己愉悦的事情吧。

    ————————————————————————————————

    完成复仇、好友相会、获得城堡。

    迎来人生的艾登毫不意外地用酒精灌倒了自己,晚上干过什么蠢事他已经记不起来了,反正第二天早上他和兰伯特都是从城堡外面的白云状地面醒过来的……噢,杰洛特也强不到哪里去,杰洛特还是他和兰伯特回城堡的时候顺道叫醒的,当时人就躺在庭院的泥地里。

    他们昨晚应该喝得很夸张,但狩魔猎人的身体代谢速度高于常人,三人均没有出现宿醉症状,只是很平常地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间洗漱,然后去餐厅填饱肚子。

    尽管昨天他们已经将城堡探索了一遍,然而有些东西不亲自使用一次是不知道的,例如房间里面的出水口,原来是可以调节出冷水还是出热水的,例如餐厅里面的部分饮品,在兑换出来前可选择冷饮还是热饮。

    当然,这不是什么重要的功能,但如果城堡各处都多加那么一两分,最后累加下来说不定就会高出三四十分,生活的便利性和舒适度大为提升,或许能够让更多的狩魔猎人选择在此长期居住。

    ……好吧,现在还言之过早了,艾登身上那件酸酸臭臭的底衫提醒着他客观现实,现在想买一件干净的衣服都买不到,总不能拿“铁匠铺”里面的追求防御性能的护甲当日常着装吧?硬件设施还是有问题。

    但是,既然心中已经接受了系统制订的命运,那就要为成为【狩魔猎人之王】而付出努力。

    “我刚才已经测试过传送功能了,想要离开只需要回去我们昨天上来的那个位置,那里又多了一个奇怪的金属箱子。”从天上回到地面总感觉很危险,因此艾登一声不吭地一个人跑去做测试。测试前留下小纸条,真摔死了就能警告兰伯特和杰洛特,没摔死就回收小纸条,当什么都没留下来过。

    艾登不一定是个好人,但一定是个好朋友。

    “之后我打算去找乔西尔和盖坦,跟我关系还不错的猫学派狩魔猎人,你们两个有什么计划?”说服陌生的狩魔猎人太困难了,还是找熟人比较妥当。

    “虽然我很想和你来一场久违的组队行动,不过我现在已经穷到吃不饱了,只能先去找找食尸鬼、水鬼的麻烦。”兰伯特拍拍背后的狼之剑lv0,就是这玩意让他倾家荡产,“再顺便找一下艾斯卡尔和维瑟米尔吧,这地方总比凯尔莫罕安全点。”

    根据兰伯特的别扭个性,‘顺便’后面的内容才是重点,前面的内容才是顺便做的。

    “维瑟米尔已经回凯尔莫罕了。”前段时间就和狼学派的老前辈待在一起的杰洛特提示道。

    兰伯特看向杰洛特,“咦?今年这么早?”

    狼学派狩魔猎人每年冬天都会返回凯尔莫罕,或是一同分享胜利的喜悦,或是一同悼念战死的同伴,毕竟他们将其视作家园。

    “尼弗迦德和瑞达尼亚的局势你又不是不知道,维瑟米尔提前回去做防御工事了。”凯尔莫罕位置偏僻,没多少人知道具体位置,也不会有多少人故意攻打它——但世事难料,多年前就有一群疯子做了这种事,导致绝大部分狼学派狩魔猎人丧命。

    “…………”兰伯特默不作声,心中对劝走艾斯卡尔和维瑟米尔两人的决心更盛。

    “至于我……”杰洛特看向艾登,点点头道,“我还要找自己的养女,这段时间会在诺维格瑞活动。”

    “希里?!那小鬼头回来了吗?”兰伯特惊道。

    “啊,只不过是在被狂猎追捕中。”如何解决狂猎,杰洛特还不知道,但女儿一定要找回来。

    “狂猎?看样子你有大麻烦呢,”在普通人眼中‘狂猎’只是神话传说,但艾登可不会如此武断,“白狼,有需要的话就来找我,先不说系统精灵那一边,你也帮我报了一部分血仇,我欠你一个人情。”

    “嗯,我会记得的。”

    麻烦缠身的杰洛特,很快就会用到这承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