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女巫猎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的打赏与支持)

    【火焰点燃我们,保护我们不受邪恶伤害;

    纯洁无上的火焰,治愈我们的心灵;

    最神圣的火焰,把所有野兽都赶跑;

    火焰将一切燃烧,烧毁敌人的心灵。★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嗯,概括下来,就是说‘你们信仰的压根不是具体的神魔’,而是‘我们随便乱编出来的虚构形象’?”在宿主带着小弟们在教会总部内大杀特杀的时候,布莱斯汀趁乱拿了几本教义看了起来,但一分钟都不到便看清了永恒之火的本质。

    确切来说,永恒之火的“教义”是没有问题的,提升人们抵抗邪恶的斗志,激发人们迈向美好生活的动力,任何人都挑不出半分刺来——然而,没有问题的也仅仅是“教义”而已。

    教会高层将教会当成一个大型利益集团来经营,心中压根就没有信奉过这种泛泛而谈的东西;贵族信奉永恒之火一半是破财挡灾,一半是为了利用教会的权势排除异己;加入女巫猎人和神殿护卫的健壮成年人,大多是看上了这座靠山,算上敲诈勒索、拦路抢劫的收入,日子不要过得太滋润;真正会被这种教义糊弄到的信徒,大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那群瞎逼围观、瞎逼起哄、没有自己的观点的智障,实际上也不会按着教义实践。

    归根到底,在建立规模远超防卫需要的武装力量之时,永恒之火教会就是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大型黑恶势力了。只不过,因为诺维格瑞的法律基本上由永恒之火说了算,拿法律来评价立法者和执法者毫无意义,他们一直维持着光鲜的皮囊。

    附带一提,布莱斯汀不喜欢宗教,但也不会无脑否决宗教的存在合理性。

    不管是芙蕾雅与精灵族互惠共赢的信仰形式,还是数百年前的众神与凡人的剥削压榨的信仰形式,基本上都能以丛林法则理解和接受。但像永恒之火这样,信仰虚构的东西、表面上鼓励信徒们达成精神上的宁静(或活跃)、实则只是为了敛财获利的宗教,还是算了吧……

    “姑且不论那些毫无用处的教义,也不理会种种常规犯罪,”布莱斯汀的视线放在教义上的某一页上,陷入沉思中,“……绕过法律和道德对非人种采取敌视的态度,真的有错吗?”

    针对“女术士”的公开处刑没什么好说的,女术士集会所自己作死,然后雷索还听从尼弗迦德皇帝的指示将刺杀两位国王的黑锅砸她们头上,人们义愤填膺之下哪管哪个女术士有罪哪个女术士无罪?

    可是波及到“非人种”就比较微妙了……永恒之火带领着人类敌视半身人、矮人、精灵、变形怪和狩魔猎人,基本上可算作种族斗争,甚至可视作为了全体人类的利益而努力,不可以简简单单地以‘残忍’、‘冷血’这样的修辞来描述。

    举个已发生的例子,远古时代的精灵一样将这个世界的土著打趴下,再举个高概率发生的猜测,一旦让矮人拥有称霸大陆的武力,他们一样会打得人类满地找牙。

    假如只是不同国家的同族,战场上见分晓就罢了,没必要对平民下手。可是面对不同种族的生物,总感觉难以制订一个合适的道德标准。

    ……噢,要严正声明一点,布莱斯汀不是无视被烧死的非人种的苦难,在旁边说风凉话,现在是非常正经的学术性问题。

    因为她下一步想到的问题是——

    “如果故乡里面所有人都以‘我是恶魔的女儿’为由要杀死我,好像也没错啊?在异世界的话,我还是‘异世界的恶魔’,所有人都有理由将我视作敌人……”

    ————————————————————————————————

    (嘭!)在狂猛的冲击波下,三名全副装甲的神殿守卫凌空飞起,先是背部狠狠撞在墙壁上,随后戴着头盔的头部再往后甩动跟上。

    “老天!猫学派的狩魔猎人喝的是什么配方的‘派翠魔药’?”看了眼落地的神殿守卫均不约而同地失去意识,鲜血沿着头盔内侧流下,维瑟米尔不由为之咂舌。

    正常狩魔猎人的阿尔德法印是击退敌人一两步,喝了派翠魔药的狩魔猎人的阿尔德法印是几率击倒敌人,然后趁着对方昏迷的几秒钟上前补刀……哪有用阿尔德法印直接将敌人打到半死的啊!

    “这是年轻人的法印强度,老爷子你是不懂的。”艾登也是在五重强化法印强度后第一次对敌人施放阿尔德法印,没想过效果会这么强,“比起这个……兰伯特,我对诺维格瑞不熟,你知道这家伙是谁吗?”

    在艾登前方的是一个胆战心惊的手持长剑进行戒备的中年军官,前面的三名神殿侍卫之前就在保护着他。

    “啊?”砍死走廊上的女巫猎人后,兰伯特走进来一看,忍不住笑道,“晚上好,女巫猎人的首领-曼吉大人~大晚上不留在大本营里,特地跑来教会总部这里,是无聊想数数自己的小金库吗?”

    “曼吉……啊,原来就是你啊。”在拉多维德的授意下,女巫猎人带着士兵端掉了猫学派的大本营,有两名坚守到最后的狩魔猎人因此丧命,曼吉算得上艾登的仇人了。

    “我就知道,你们狩魔猎人就是一群不得好死的怪胎!我早就应该下令将你们烧死的!”拿着剑东指指艾登、西指指兰伯特,不知道该戒备哪一个的曼吉,声嘶力竭地骂道。

    兰伯特点头表示同意,“噢,这话你还真没说错,要是你早将杰洛特捉住和烧死,我们就不会来救他的吟游诗人朋友了。”

    “什么!”曼吉瞪大双眼,有那么几秒钟时间未能接受自己听见的理由,“那就是你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寻仇,也不是受人雇佣,而是为了一个他喵的偷黄金的吟游诗人?!”

    艾登讽刺道:“对,跟你一样,就是那个喜欢黄金的小偷。”

    曼吉逮住丹特里恩之后,可没有将贼赃还给失主迪科斯彻,他一样是个小偷。

    “在你们袭击这里之前,你们为什么不尝试谈判!真不敢相信,就为了那只可悲的老鼠……!”曼吉觉得自己死得真鸡儿冤啊!要是有后悔药的话,他一定将丹特里恩早早放出去,还要以美酒美人招待一通!

    “哈,别开玩笑了,不是死到临头,你会和我们这样的‘怪胎’谈判?”活力回复完毕,艾登左手打出伊格尼法印,“死在你最喜欢的火焰之下吧,女巫猎人!”

    “不——————啊啊啊!!!”

    既然人类对非人种抱有敌意,也别责怪非人种对人类反击就是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