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五章 吃瓜群众的宴会与狩魔猎人的战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感谢發現男人說謊的一百種辦法、居然忘记的打赏与支持)

    “阿斯蒙蒂斯~你说宿主现在会不会吓尿了?人生之中就没离开过地面这么远~”玛蒙抱着自己的妹妹,指着屏幕中因为斩击皇帝生长至超过一百五十米而挂在离地十来米的空中的宿主笑道。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怎么可能,你们认真看看~”阿斯蒙蒂斯钩钩手指,在一只笨蛋冰精手中的遥控器飞到她手上。

    在她熟练的操作下,主屏幕旁边弹出来一个宿主的近距离放大视窗,视窗中右手仍旧握在剑柄处的宿主,并非‘挂在剑上’,而是‘浮在空中’,面上也没有丝毫恐惧之色,“这明显就是一张膨胀到爆炸的脸啊!”

    “胡说,那明明是他喝了永琳调配的药水的缘故。”玛蒙还是觉得骨质疏松近百年的宿主现在一定很害怕摔死。

    “……确切而言,我是为了保持与狩魔猎人的魔药的一致性,才故意往药水里面加入大量毒素。”正在与七夜家的女仆交流配药心得的药师发出声明,要是被人认为她配置这么简单的药水都会有如此巨大的副作用和后遗症,她会觉得很没有面子。

    不过很显然,阿斯蒙蒂斯压根没有将药师的话语听进去,“玛蒙你怎么就是不懂呢,说到男人的脸啊,最重要的就是确认眼神。”

    “拜托,狩魔猎人的眼睛跟猫科动物一样,”玛蒙不服气地站起身,将和笨蛋冰精待在一起玩的猫又拖回来,指着她的眼睛道,“瞳孔根据外界的光线而变化,现在都竖成一条线了,你还怎么确认眼神!”

    “所以你们才一直不知道迪亚大人什么时候想和我们玩啊~”阿斯蒙蒂斯摊开手摇摇头,对姐姐的愚钝很是无奈,“你们再看一下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到都充血了不是么?”

    “都说了,那是因为他喝了永琳调配的药水的缘故!”玛蒙瞪眼道。

    “……魔药的毒性是故意的。”再一次试图洗刷自己的污名的药师,正考虑是不是要过去当和事佬,结束这场无谓的争吵。

    》》》》》》》》》》

    “……她们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吵起来啊。”布莱斯汀翻翻白眼,就算她从未将炼狱七姐妹视作家人,但其他人会将她和炼狱七姐妹视作‘迪亚一家’,真丢脸。

    “女人都这样,”迪亚耸耸肩,仅仅是在这个观看直播的客厅中,就还有三处起了争吵的地方,“还有,你也是这样。”

    “诶……”好吧,布莱斯汀日常也经常和炼狱七姐妹因为各种无谓的小事吵架。

    当然,迪亚也无意将女儿培育成安静的女人,笑着转移话题道“比起这个,不去看看这一场战斗吗?如无意外,这应该会是最激烈的一战……而且宿主还不一定能活下来。”

    因为这一次是福利向系统,外挂是开得很厉害,否则也不会让宿主一个人迎击狂猎。但此前的第二任宿主和废柴女神的完美演出,说明了战斗素养的重要性,一向擅长以灵巧的剑法战斗的猫学派狩魔猎人到底能否改变自己的战斗方式,暂时还是未知数。

    布莱斯汀干笑道“父亲大人,机会难得,我比较希望和更多人交下朋友。”

    这句是大实话,如此聚会不刷一下脸就太浪费了。况且,这一位宿主又不像他的前任那样有礼貌、讲报恩、热情、友善,尽管没有引起她不愉快的地方,但也没有太多好感度,战死就战死吧,她一点都不在意。

    “也好,找点吵架和打架的对象,生活会比较有意思~”迪亚笑道。

    “…………”根据迪亚的日常生活方式,布莱斯汀觉得这是不带有调侃的实话,可是她不想要这样的朋友啊!

    (砍下去,砍下去,砍下去!)观看直播的观众们突然齐声叫喊。

    “噢,那边开始了。”迪亚摆摆手,注意力投入到那一边去。

    布莱斯汀不由也将视线投过去,但只是看了一眼又挪开去了,假如在其他场合她也会从头看到结束,但比起宿主的生死,果然还是自己的生活更加重要啊。

    ——————————————————————————————————

    斩击皇帝,乃噬星之劍。

    魔剑在激活前以种子的状态待命,激活时刺入大地,魔剑便会根据敌人的体积而如同植物般生长增殖。

    为了要构成魔剑的质量,必须要有庞大的转换源,斩击皇帝越是增大,其削取的土地就会越多。这种消耗星球的土地来获取资源的方式,简直就是人类文明发展方式的最好体现。

    这把魔剑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能力,既不能将魔力转化为光,也不能撕扯空间制造时空扰乱区域,但面对非常规尺寸的敌人之时,效果往往比那些花里花俏的武器更好——只可惜,即便将狂猎所乘坐的大帆船视作“敌人”,仅仅一百五十米长的斩击皇帝仍旧无法证明这一点。

    当然,拿来一用已经足够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能赢。”正如同某代表着【】的原罪恶魔所观测的那样,手握巨大魔剑的艾登自信心空前膨胀!

    看也知道不可能以肌肉力量操纵这把魔剑,艾登脑中作出‘拔剑’的想法,斩击皇帝的尖刺状的剑柄底部如他所愿地脱离开迷雾之岛,竖直朝天的黑色剑刃缓缓向前倾斜,直至到达正常长剑的持剑角度才停下来。

    “哈……”艾登深吸一口气。

    右手死死握紧剑柄,左手则伸过去握住自己的右手前臂处。

    下一瞬间,浮在空中的艾登向狂猎的帆船俯冲,脑中同时发出‘下劈’的命令。

    一刀两断!

    并不算迅捷的黑色剑刃率先斩破帆船后方的冰面,再由船尾至船头划过,最后彻底陷入帆船前方的冰面。

    (啪!)艾登落地。

    目标已击破,手中魔剑以思想般的速度恢复至原来的尺寸。

    在他的面前,是连同冰封的海面一同切开的巨大帆船,由于冰面遭到巨大冲击而破碎,一分为二的帆船很快便倾覆沉没。

    “回去以后,一定要在兰伯特面前吹爆。”艾登扭了一下手腕,创造了奇迹的黑色剑刃划了几道弧线,最后回归到往日的战斗架势位置,“要是能将你们三个也砍倒,我吹逼的资本会更多。”

    艾瑞汀狂猎之王,手持大剑。

    伊勒瑞斯狂猎将领,手持巨棒和大盾。

    卡兰希尔狂猎导航员,手持镶嵌有魔法宝珠的法杖。

    一把一百五十米长的斩舰刀砍下来,部分小兵被刮到直接毙命,其他小兵掉进海里,不清楚身穿重甲的他们掉海里有没有自救措施,但很显然他们一时半刻都无法游回来构成战力——艾登的敌人,只有面前的这三个会瞬移的狂猎头目。

    “你……是谁?”艾瑞汀以大剑指向艾登,因骷髅面甲而显得冰冷沙哑的质问传来。

    “显而易见的,”艾登轻轻咧咧嘴,拔脚冲向三人,“我是一名狩魔猎人。”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