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女仆永远是真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段誉和赵敏顺利抵达大理】——在路途上已生情愫的赵敏没有急着回去蒙古施展自己的雄才大略,寄了一封信报平安后便美滋滋地天天耍着段誉玩。大理段氏的长辈察觉到两人之间的私情后,认为于国于民都是件好事,自然不会从中作梗,催促赵敏返回蒙古。

    【张无忌和周芷若各自当宅男宅女】——前者是害怕刚下山就被人逼问谢逊的所在,不如在山上安稳生活一段日子,后者是被灭绝师太逼着苦练《九阴真经》,想下山休息一天都不行,短期内无法会面。

    【杨过和小龙女在活死人墓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杨过已得知自己头上戴着一顶绿帽,暗中调查采花贼的身份,但夫妻俩的基本生活节奏没有改变。

    【郭靖和黄蓉率领大胜关义军抵抗外敌】——段誉在英雄大会上的几大方针逐渐得到落实,群雄成为官方认可的“义军”、郭靖不再是区区“客卿”、调兵遣将从原来的死板套用《武穆遗书》逐渐变成“化整为零”灵活使用江湖人士鸡鸣狗盗的本领……这个时候,群雄才真正认识到段誉这个书生的作用,不但很少人会要求更换盟主,反而不少人提议将盟主从大理请回来,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义军真正的主心骨还是郭靖。

    【李寻欢和林诗音旧情复炽】——龙啸云和龙小云两座大山莫名消失,如此结果水到渠成。再加上没有林仙儿这臭娘们挑拨离间,也没有谁会闲着无聊找在关外待了十多年的李寻欢的麻烦,李探花的生活出乎意料地平淡。

    【燕南天暂时消停下来】——与邀月一战后,燕南天同样大有收获,似乎真有超越《嫁衣神功》的编撰者的苗头。考虑到邀月遵守当日的诺言,他也不担心义弟江枫的生命安全,安心去找老情人过日子兼潜心修炼,却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有了一个女儿。

    这些与林平之或多或少有过交集的侠义之士都走上了不同的人生,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与原来的命运的距离便越远。虽无法保证他们的人生比原来的更好,尤其是段誉、张无忌这两个摔下山崖都摔不死的幸运儿,但最起码他们现阶段过得挺开心的。

    同样的时间下,林平之属于自己的人生也没有停步不前。除了随着各种支线任务的完成、重修的嫁衣神功功力升至大圆满外,他在男女关系上也越过了前世的壁障……呃,好吧,移除遮羞用的美化修饰,就是‘年轻的身体所产生的原始欲望,受不了身边那三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的诱惑’这接地气的说法。

    不过,林平之还没有真正迈出最后的临门一脚,不是他上辈子当老人家的习惯作祟,也不是儿孙满堂的家伙还行事温温吞吞——而是一直四人同行,没有机会滚床单啊!!!

    “……小昭,我是不是直截了当说清楚比较好?”对,林平之看对眼的是小昭。

    男人嘛,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美丽可爱的女人本来就没什么抵抗力。在前段时间击退波斯明教来人后,这个心思复杂但心地善良的小侍女所掏出来的真心,彻底打动了他。

    以‘侍女’自居,大部分行动也确实是侍女的作为,但此刻身处的位置一点都不侍女的小昭小声问道:“向谁?”

    “唔?怜星啊……”林平之奇怪地看向怀中的小昭。

    怜星的表现实在是很明显,时间长了谁都看得出来。但邀月那边他还没有意识到,那个每过几天都要和他因各种理由大打出手的移花宫大宫主,他从未往那个方向去脑补。

    “……是吗?”小昭无奈一笑,但也没有指出来。

    在她看来,比起传说中的如玉君子江枫,林平之更适合邀月,一个养在移花宫里的漂亮花瓶,怎么比得上一个能陪自己交手的知己?像他们这样的将大半生花在练武上的绝世高手,陷入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中也太可怜了。

    只不过,有可能连邀月自己都不曾发现这根情丝,她点出来反而容易出岔子。

    “公子……其实只要能在你身边,其他别的我都不在意,”小昭站起身来,转身直视林平之,诚挚地说道,“不如让我和怜星宫主聊聊,或许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老实说,这是一个十分具有吸引力的提议,大部分男人都拒绝不了。”林平之皱眉道,表情上就已经给出了答案,“但是,我不认为你需要退让到这个地步,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这个世界盛行‘平头百姓一夫一妻制’和‘达官贵人三妻四妾制’风气,虽说江湖人一向奉行一夫一妻制,经常上演妻子提剑追杀丈夫和小三的戏码,但真要说对‘共侍一夫’的接受能力,还是要远远超出其他世界的居民。

    如果男方的条件真的完全甩开女方几条街,女方是有可能接受这一提案的……但那只是‘无奈接受’,不接受就没有属于她的位置,与小昭现在的‘主动提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差别。

    “有公子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小昭甜笑道,“那么,这一件事就说好了,交由我来处理吧~”

    “……怎么就突然说好了……”林平之无语道,确定关系后这小侍女的小心眼反而玩得更多了。

    ——只不过,正如刚才所言,大部分男人都拒绝不了这种提案。

    ——————————————————————————————————

    “移花宫的这对老姐妹,该不会患有《侍女夺夫症候群》吧?这都第二次了。”嘲讽归嘲讽,但原本还想着带一个女仆进《主世界》照顾自己日常起居的布莱斯汀,已暗自抹消了这种想法。

    再想想莱尔对待自家女仆队的态度,想想利兹对待自家女仆长的态度,想想费顿对待在游戏厅打工的土著女仆的态度,想想迪亚对待在家里扮演女仆职能的贝露菲格露的态度,布莱斯汀认为自己应该无比慎重地对待‘女仆’此存在……咳,必要时由自己来扮演此角色,也是可以接受的。

    “算了……不管怎么说,在莫名看得开的侍女的牵桥搭线下,算是达成叔叔们的要求了。”布莱斯汀打开笔记本,盯着此前准备的一页,“呵呵,算一下时间,应该能够赶上这一个大场面。”

    【萧峰难逃厄运】——林平之扇起的风暴很大,大到连他不曾见过的虚竹,都因没有段誉在旁指点而没能破解珍珑棋局,只能继续当一个普通的小和尚。但在无锡有一面之缘的萧峰,在专门坑儿子的老爹的悉心照料下,还是逐渐步上绝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