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双方布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过长的指甲深深扎入皮肉,吉良吉影却一无所觉,眼睛死死盯着电视上自己的通缉照。

    他当日已第一时间追击怪盗基德,并以电话联络老爹辅助追踪。奈何怪盗基德体质过人,挨了两次爆炸、又从天上掉下来,都坚强地活了下来,再凭借特制的喷射溜冰鞋快速逃离,以吉良吉影的移动力根本追不上;另一边【扭曲慈父心】严格而言只是一个消除证据用的辅助型替身,并非真正的追踪型替身,仅仅只是能在相邻的监控设备上跳跃移动,追到一半就丢失了专往小巷跑的怪盗基德的踪影。

    原本吉良吉影打算调查米花町及周边城市的医院的患者记录,哪个男高中生或男大学生这两天因爆炸事故而入院,他就果断上门灭口了。

    却没想到与上辈子的空条承太郎一行人不同、亦与这辈子的布加拉迪一行人不同,怪盗基德毫不犹豫地以‘意外碰见炸弹魔犯罪现场的高中生’的身份报警,还提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照片……

    “居然让一个没有替身能力的小鬼活着离开,这是我吉良吉影的人生前所未见的污点!”与替身使者交战中落败,悔恨是有的,但主要还是神一样的对手的问题,但这一次吉良吉影只觉得自己是头猪。

    旁边的吉良吉广安慰道:“吉影,要去干掉他吗?现在的他不可能防备到你的攻击。”

    感谢广大新闻媒体工作者,虽然‘黑羽快斗’这四个字没有直接出现在新闻中,但有心人根据‘伤者是江古田高中某学生’能轻而易举地查出身份。

    吉良吉影深吸一口气,呼气的同时紧握着的双手也随之松开,平静下来后才冷声道:“不,事到如今杀掉他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很容易遭到那三名混入警察局的替身使者的伏击。”

    “那就这么算了?”若论智谋,吉良吉广可远远不如儿子,大部分时候都是儿子说什么便是什么。

    “怎么可能,不干掉他的话,我心中这一份愤懑要如何释放?”吉良吉影按了按遥控器,关闭电视机,“……等那小子第四次作案时,我就将他要偷的宝石变成炸弹。”

    当然,这只是初期计划,吉良吉影要结合实际情况,判断自己要能在【杀手皇后】的射程内摸到宝石才会出手,一般只能朝那些摆在展馆供市民参观的宝石下手。

    吉良吉广奇怪道:“为什么要等到第四次?”

    “因为前面三次那群替身使者有可能还守在那小子的身边,《狼来了》这个故事挺有教育意义的不是吗?”再怎么想,也不可能一辈子守着这小子,前三次作案不露头他们就该撤军了。

    “原、原来如此!”吉良吉广一向希望儿子长命百岁,避免与强敌交手是最好的了。

    “……不过,现在还是先解决燃眉之急吧,”吉良吉影将口袋中的钱包交给老父亲,“我现在不便出门,老爸,能给我买一瓶黑色染发剂、一袋口罩、一副墨镜和几套衣服吗?唔……我最好也要换一个发型。”

    试着用【杀手皇后】给自己剪个发?按照上辈子的川尻浩作的发型剪好了。

    “这当然没问题,我顺便买点食材和药品回来。”吉良吉广看向卧室的方向,眼中没有一丝怜悯。

    他不是杀人狂,但很显然他的道德观也很有问题,压根没将清水丽子的境遇放在心上。

    父亲的发言,让吉良吉影记起了什么,“说起来,她好像是个装死潜逃的罪犯?在米花町应该会有一个相对安全的潜藏地点……哼,看样子我需要花点时间,与她好好交流一番了~”

    顺便和那双漂亮的双手愉悦地‘交流’一下,现在只有它们能让吉良吉影舒缓压力了。

    ——————————————————————————————

    “真是的,米花町如此危险的地方,你没事去那里干什么?”

    “所以说……我听说那边有家店进了一批新的魔术道具。”

    “魔术魔术,整天就只会魔术,这一次差点命都没有了!”

    “不,这跟魔术没关系好吧!不如说,要不是我会魔术……”

    黑羽快斗与中森青子是铁打的一对。

    在黑羽快斗刚被人发现,送进医院急救的时候,中森青子哭得像只红眼睛的兔子……不过,几天过去以后,又恢复到原本的拌嘴吵架小俩口的相处之道,看样子他们想正式成为情侣还需要一段时日。

    (括括)敲门声传来,两人扭头一看,只见来了一群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们是米花町警察局的刑警,想重新询问一下案发经过,请问可否……?”布加拉迪展示警员证。

    “呃,当然!”中森青子点点头,朝快斗示意后,走出门外。

    纳兰迦朝青子笑了笑,顺手关上门。

    “咦?之前目暮警官不是已经取过口供了吗?”快斗为了方便施展易容术,早就查过警察局刑事科的户口簿,知道三人确实是警察,也没有想太多。

    布加拉迪坐到中森青子原来的位置,双手撑在大腿上、抵住下巴,直直地看着快斗,“我是该叫你‘黑羽快斗’,还是该称呼你为‘怪盗基德’?”

    “啊、啊哈哈,警官你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快斗干笑道。

    “不承认也没有所谓,这本来就不是今天的谈话的重点,我也不是来捉捕你归案的,”布加拉迪平淡地推进话题,“你所碰上的炸弹魔是替身使者,拥有将自己的替身触摸过的物品变成炸弹的特殊能力。”

    “!?”快斗勃然色变。

    “老实说,我还挺佩服你的,利用白鸽戏法、烟雾弹、滑翔翼、喷射溜冰鞋完成逃生,”有阿帕基的【忧郁蓝调】播放现场状况,根本没有必要盘问满嘴谎言的快斗,“……不过,你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虽说已经失去‘灭口’的必要,但你能保证他不会出于怨恨报复你吗?”

    “……不。”永远不要相信恶人的理性,这是黑羽快斗当怪盗的心得。

    “对他而言,想知晓你的真身轻而易举,要暗杀你更是轻而易举,试想一下……在你要出门上学的时候,他提前摸了一下你家的门把手,然后在附近待机,当你出门上学时、关门的时候发动替身能力。”

    黑羽快斗知道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正因为知道吉良吉影的危险性,他才冒着身份被揭露的风险公开自己偷拍而来的照片,“我猜,几位警官不是来恐吓我的吧?”

    阿帕基沉声道:“小子,我们需要的是你的配合。”

    “这是魔女提供的魔法道具,能够侦测附近的替身能量……不过,就像现在这样,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发动能力,即便拿在手上都不会发生反应。”布加拉迪将巫毒娃娃似的人偶放在快斗的枕头边上。

    “慢着,你们也是替身使者?!”快斗惊呼道。

    布加拉迪不置可否,只是抛下一张写着三人的联络方式的卡片:“然后,一旦你发现魔法人偶发出异响,请立刻联系我们。”

    “我是纳兰迦,之后会在附近的旅馆住宿,保护你几天,之后还预定转入你的班级……虽然一般情况下,我赶到的时候你肯定已经死了~”纳兰迦笑道。

    快斗可笑不出来,而且听着听着,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那个……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在保护我,而是让我去当诱饵?”

    “反正你是一名罪犯,比起普通人,你算得上不会让我们良心不安的诱饵了。”阿帕基冷冷承认了这一点。

    “…………”怪盗没有人权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