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续绝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尔曼萨说的是实话,军营外的确发生着可怕的一幕。

    军医在胸甲军服与旗军无异,唯独大臂缠白布外背负着药箱。

    此时军营外已另扎下一座军医营,诸帐帐布颜色与军帐有异,皆为白色。

    没有辎重极大地影响了军医营的伤兵救治,至少在外伤救治的舒适性上,伤兵连床都没有,能坐不能动的在白帐外坐着,不能坐的被搬进军医帐内,进行外伤救治。

    战斗结束后旗军的编制就被打散了,早在训练时每个小旗的旗军都身兼多职,有试军医、试算兵、试工兵等多个副职,战斗一结束没受伤的就被编入别的部门。

    军医营也是如此,那些从各小旗调来的试军医在丙等军医的带领下于白帐外生火熬药、煮包扎绷带等物,有时还要上阵给受轻伤的旗军袍泽包扎,忙得不可开交。

    真正为重伤旗军做手术的是乙、丙两等医生,他们是明军每支部队军医的中流砥柱。

    甲等军医不做外伤手术,他们只负责最难的手术,比方说军中常见的‘肠吻合术’才是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候。

    把出来的肠子塞回去、断掉的肠子接起来。

    阿尔曼萨在大营外看过西军军官尸首,黑云龙确实算错了,但错的没有阿尔曼萨想象中那么离谱。

    明军收集的三十七名西军军官尸首中有九具尸首不是军官,两个雇佣兵首领与七个收过嘉奖的高级士兵装束上与军官一样,所以弄错了。

    即便如此,二十八名军官的数量依然令阿尔曼萨痛心疾首,埃雷拉军团确实被成建制地歼灭了,只剩下一个连队长与维持军纪的宪兵长逃出生天。

    军官统统阵亡,即使将来他重新入主墨西哥,这个军团也很难再组建起来了。

    不过在尸首中他意外地发现有一名军官没死透,刚好旁边就是明军的军医营,马上命令随从将那名军需官抬过去,希望能得到救治。

    埃雷拉军团两个连队长与首席鼓手、四名俘虏骑士都已经向他投降,愿意为他而战,如果能再救下这名军需官,再加上更多士兵,他能组建起四个连队。

    除此之外,阿尔曼萨也希望能借这个机会,看一看明军军医的运行方式……自从受伤的手指得到邵廷达部下军医的救治后,他一直对明国医生感到好奇。

    军医拒绝救治,让他去找军医营中唯一一名甲等军医陈实功,得到准许后才能对左腿折断后背中刀的军需官实施救治。

    医者仁心,陈沐知道军医无可避免会对所有伤员产生同情以至于救治敌人,所以他不但给军医配了精钢打造的手术刀,还给他们配了手铳,见到敌人伤兵直接毙掉。

    美其名曰减少敌人的痛苦也是良善之举。

    实际上陈沐就是单纯的不想浪费有限的军医资源,希望这些自己辛苦招募筹集到的人力物力全都用在自己人身上。

    陈实功今年二十三岁,对医生这个职业来说年轻得不像话,依照常理来看他这个年龄能做到军医帐外那些带着旗军熬药的丙等医生就不错了。

    不过他也是运气使然,因年少多病少年时期便跟着当地名医学医,因老师李沦溟说过医有内外之别,赶在军府招医生时便进了北洋——军队有充足治疗外伤的机会。

    不过真正让他成为甲等军医的,还是靠着那副用于行军的千里健步散,主治远行两脚肿痛,放在鞋里能消肿止痛,算是微不足道的外用药,对军事却有极大意义,因此受到提拔。

    此次随前军舰队远征,还肩负一个来自北洋医科院的使命——依托实践,整理自春秋战国以来的解刨学知识。

    为此,年轻的陈实功配有操刀、称量、古籍、笔记、整理五名助手及一名来自广州府新会龙虎道君道场的道人。

    这道人先前被陈沐丢到道场琢磨电学,曾把磁铁和线圈丢到丹炉里炼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认真至极,但这世上并非努力就有回报,铜线都被炼化了还没练成,最终遭到辞退,这才跑到北方讨生活。

    不过所幸,这次受雇北洋医科院,拿月银一两、远征管饱的薪酬做的是超度亡魂的本职工作,除了累点没什么不好。

    至少北洋军在伙食配给上比原先的道场香火吃得好,还受到军兵尊敬,谁都不知道啥时候轮到自己被超度。

    尽管西人战士长相模样与明人不同,但道人说超度一样能指引魂魄脱离三恶道的苦难,陈实功这才在心中少了顾虑,带助手们在白布帐外给负伤旗军做了半日手术,待道人超度法事做完,净盆洗手酒精消毒,这才重新入帐。

    “解刨二字,出自《黄帝内经·灵枢》,我们就先从灵枢开始对照。”

    几人向尸首行礼后开始工作,操刀者先是‘割皮解肌’剖开皮肤肌肉,然后‘诀脉结筋’结扎血管和处理韧带,最后‘揲荒爪幕’拉开胸腔膜和腹膜。

    “灵枢记载:唇至齿,长九分,广二寸半;齿以后至会厌,深三寸半,大容五合;舌重十两,长七寸,广二寸半;咽门重十两,广一寸半;至胃,长一尺六寸……回曲环反三十二曲也。”

    诸助手一一测量,最后古籍助手向陈实功报道:“大致吻合。”

    陈实功点头,命书记助手记下,皱皱鼻子,又无声地对尸首行礼,接着道:“继续,《难经》”

    哗哗的翻动声与助手们吞咽苦水的声音同时响起,没人有兴趣说话,漂洋渡海讨生活的道人不能见此情节,已跑到军医营外哇哇吐去了。

    “《难经》有云:肝重二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心重十二两,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

    古籍官说罢,测量官也极力吞咽口中开口。

    “此肝重二斤四两一钱,重量相匹,但书上所载之叶不知是如何划分;此心重六两七钱,七孔三毛亦不知是如何说来。”

    陈实功皱起眉来,抬手磨痧着下颌短须,疑惑道:“若说成书之时汉代重量与今日不同,那其记录肝的重量便错了,若与今日相同,那心的重量便错了,这该如何做解?”

    “兴许时人与今人生得不同?都记下,日后编撰成书,今人以今书为证,至于心孔肝叶……”

    陈实功咬咬牙,对几名助手道:“剖开,剖开便知其中精水!”

    阿尔曼萨在这个时候撩开帐帘进来,只看见木案上躺着被剖开的人,也不怪他像着了魔般跑回军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