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秦简的春天(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星无语的瞧着他要不是阮氏前阵子说阿简屋里的丫鬟没一个开脸的,他还以为阿简口味较重,也不至于让阮氏挑了府里头最妖娆的丫头送给他!

    “你——你已经大了!眼看就要定亲,有些事吧,还是得尝试一下——”

    “哦。★首发追书帮★”秦简大概明白了,父亲是觉得他办事太过保守不够大胆?当即道,“儿子明白了,必不让父亲失望!”

    秦南星瞪着他“你真的明白?”

    秦简重重点头“明白!”

    “那就好!”南星瞧瞧他,咄了声,明白个啥呀!这傻小子!

    秦简还在思量是不是《金刚经》的事儿进展太慢令父亲不太满意时,又一个漂亮丫鬟送到了自己的屋里。

    这一回,连他两个大丫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个个燥得小脸通红!

    某些大家族的男子在定亲前,都要选个通房丫头陪睡,试试男子的功能是否健全,有无什么难言之瘾。

    秦家的规矩比较严,试睡主子的丫头当然是不能有身孕的。同时,任务完成后,必须离开秦家,免得给未来夫人添堵!

    秦简终于明白了父亲口中“尝试”之真意!整人人都不太好了!

    “奴婢名叫如意。”丫鬟有股天然妩媚之姿。“是夫人留下的人。”

    “母亲的人——”秦简怔了怔。

    生母姬氏去世后,身边的仆从有的放回了老家,有的回了姬家。只有那些年纪尚小选来给儿女做伴的孩子依旧留在了秦府。

    如意也是在回雪院长到十一二岁,阮氏见她生得格外出挑,怕她勾引秦简,才将她调到了别处。

    父亲特意选了如意给他,也是想让他放心。他亲娘留下的人,安心用!

    秦简没辙,只好收下了如意。

    屋里头多了个以睡到自己为重任的丫鬟,他哪还敢在自己院里多呆?每日若无事就往自家的藏书楼里躲。

    秦家有幢天下学子无限向往的藏书楼天一阁。

    占地半亩的三层书楼,书海浩瀚。

    “白棠哪儿来的消息,硬说我家的藏书阁里有那种东西——”他飞快的翻阅着各种杂记、游志,一目十行,寻找着需要的书藉。每日都要呆到傍晚才离开。

    这日回到院里,两名大丫鬟早备好了晚心的伺候他食完饭,消食之后,又唤品雨备水沐浴。

    待他披着厚实的棉衣踏进卧室,突然间身体僵直,双腿定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晕黄的灯光下,他的床上竟半躺着名身娇体弱的美貌姑娘!不由自主的,他的目光飞快的从她的胸膛及白嫩混圆的大腿上掠过,一时面孔血红,怒唤了一声“品雨?!”

    床上的姑娘捂着脸,娇声道:“少爷莫叫了!品雨不会来的!”

    “什么——”秦简脑子混乱中,咬牙切齿的道,“谁许你这般放肆!”

    如意也是被老爷夫人逼得没法子,羞惭道“少爷!老爷说了,这是府里的规矩。如果您不喜欢我,可以再换人来。但是,这事儿您是逃不开的!若是因此传出什么不好的话来——请少爷恕罪,这是老爷教我说的!”

    他爹不好意思亲自跟他说这些,只能让如意传话!

    秦简听得呆怔如意说得倒是实话。但他——

    “大少爷——”床上的姑娘甜甜的叫着,“您对如意是不是不太满意?”

    秦简看向她,又是一怔。

    如意本就拉低的亵衣已跌落双肩,白嫩得发光的肌肤,胸前的丰满再也遮挡不住!

    秦简身不由己,一步步的走向她,坐在床边。

    如意媚笑如丝,欢喜又羞涩的伏在秦简的肩头“少爷!”

    秦简提起手,从她娇嫩的脸庞滑到细长的颈间,又落至她锁骨,如意身子轻颤不止毕竟,她也是第一回做这等事。胸前蓦的一暖,她再也克制不住的低吟“唔,少爷——”

    感受着女子娇美鲜嫩的身躯,秦简低声道“你叫如意,我记得你。你是我母亲留下的人,小时候伺候过我。”

    如意忍着身子的战粟“少爷记得奴婢,奴婢好高兴!”

    秦简微微一笑,蓦地捏紧她的下巴“如意如意,如我心意,真是个好名字!你这般的人才,原该配个合适的小子,当个正头夫人,怎么接了我这不讨好的差事?”

    如意睁着眼道“能够伺候少爷,怎么是不讨好的差事?如意荣幸之至!”

    秦简望着她的眼睛,不解的问“族里的规矩,宗子在成亲前,是不能有通房的。更不可生下庶出的孩子。所以,你肯定要被送出秦家。”他低低一笑,“难道夫人没跟你们解释明白?”

    夫人自然解释得清楚,陪少爷三个晚上,每日都要喝避子汤。三日之后给一笔丰厚的银子离开秦家。她原本也不是甘心的自认相貌在府里是头一份的姣好,白白伺候少爷一场还要打发出府?

    夫人给她时间考虑,全凭自愿,并不勉强。

    一日,她在园里干活时,听得几个丫鬟在偷偷议论给少爷选通房的事儿。

    “若能选上我就好了!”

    “你傻了呀?在秦府寻个好小子嫁了也比拿着银子回家里让兄弟盘剥来得强啊!”

    如意心有戚戚,她家里四个姐妹,一个弟弟。父母眼里女儿是草儿子是宝,她若带着银子回家,说不定银子被他们抢走,人也要被再卖一回。

    “那就不回家罗!”一女压低声音,“有银子还怕不能过日子?再说了,万一我能怀上孩子呢?”

    “越说越荒唐了。那是要喝避子汤的!”

    不料那女孩得意一笑“避子汤也有失灵的时候。”她声音更低,“我听说只要服避子汤后立即吃丸药,便能化解避子汤的药效。”

    如意猛地瞪大眼睛如果怀上孩子,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糊涂!”另一女子惊惶失措,“怀上了若被发现,你留不住孩子还要受回大罪!”

    “怎会?吃了避子汤,嬷嬷们才不会再留我两个月验身呢。”女孩得意洋洋,“等我躲乡下生好孩子,过个两三年再带回秦家——秦家是最重面子名声的,他们绝不希望事情闹大,肯定得认下我和孩子。那时,就算是庶子庶女,也能挣份家产嫁妆了。”

    “你——你想得真多!”

    “富贵险中求。唉,我想得再多也没用,这等事,反正是轮不到我的。”

    如意听得心头狂跳!她自持美貌,早有攀权附贵之心,奈何被阮氏管得死死的,寻不到半点机会。如果真能生下儿子,这孩子就是秦家的庶长子!她就算是个姨娘,也是秦府的大姨娘!何况她是姬夫人留给儿子的人,秦简怎么也不会亏待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