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9章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项羽觉得自己活的真累!

    每次挨打要挤出笑容,每次打仗要学着逃跑,现在,还要学着流泪!|

    人生如戏!

    先生只说了四个字,项羽就沉默了。

    不能不沉默,自己何尝不是人生如戏,曾经鲜衣怒马,反秦盟主,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倒是先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稳坐山中,就让天下大变。

    现在钟离昧,项庄已经回来,季布带着鲁国五万人马陈兵齐国背脊。

    刘邦带走主力军,去攻打匈奴,田横回到齐国,鲁国归附,江东打乱牵扯住灌婴和英布,虽说这才刚刚开始,但是项羽相信先生。

    公元202年,城阳,齐国城池,当初刘邦入汉中的时候,自己还在此处靡战,眼看刘邦坐大!

    对面铁qiāng林立,铠甲如浪!

    为首一人正是田横,隔一马头的位置就是项庄。

    枣红色马匹“滴滴哒哒”的走出来,项庄已经离开齐兵,缓缓走到项羽身边。

    “楚王,田横不肯归顺!”

    罗博笑道,“意料之中!霸王和他齐国有隙,我们又将少兵瘠,岂会轻易归附!”

    “带我上前!”

    马夫听到命令,一挥马鞭,八匹大马拿着罗博和周鼎款款而去。

    “先生,要不把鼎放下!”

    罗博摇头,这个鼎就是自己在幻境中抱进长白山的周鼎,如此有感情,自己才舍不得放下呢,何况,他感觉自己和周鼎在一起,有一种奇怪的灵力在彼此间交融。

    “我带着吧!”

    “我怕师父要逃跑的时候,嫌它是个拖累!”

    “我在你心中是不是只会逃跑?”

    四下皆无语,算是。。。默认!

    罗博依靠在大鼎上,到齐人阵前,郎朗道,“楚王得鼎,天命所归,望齐王顺应天意。。。”

    “呔,你是何人,我齐国曾被项羽三分,内乱不止,今就凭你几句话,我就归附仇敌?”

    罗博看着田横,“如今天下大乱,齐王能否在诸侯中独活?执牛耳者,霸王!我王兵败垓下,痛定思痛,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与齐重修旧好,三齐之地,尽归田将军!”

    田横冷哼一声,“西楚霸王,就区区一千人马,也敢再次妄封天下,可笑至极!”

    罗博大笑道,“霸王以一当百,万夫莫敌,田将军应该领教过,就算区区千人,不能尽屠齐兵,却能让你伤筋动骨,如今之天下,需要外扩,甚至自保,谁又想损失兵马?况我有项庄,钟离昧,季布,皆骁勇之人,齐国背后又有鲁人虎视眈眈,齐王三思!”

    田横此时正在和国内三齐之一济北王田安打仗,想起项羽曾把齐国土地分成胶东王田市、齐王田都、济北王田安,就来气,举起长qiāng,“吃我一qiāng再说!”

    项羽大骇,忙拍马而至,可惜距离太远,已是来不及,心中急道,“先生,叫你别带着大鼎,现在想逃都来不及了。”

    却没料到罗博两个手指轻松夹住qiāng头,田横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怎么也拔不出来,心中骇然,“此人看起来比项羽还年轻,怎么有如此神力!”

    罗博依然带着笑意,“如果你嫌霸王,项庄,钟离昧,季布战斗力还是不够,那么加上我呢!”

    说罢虎口一紧,连人带qiāng拉于马下,罗博纵于鼎耳,金鸡独立,傲然而立,“三齐归一,统一中原,西楚霸王,天命所归!”

    齐人皆不语,罗博一直想用陈北玄的这个姿势,但是看到下方沉默不语,暗自唾骂道,“难道我姿势摆早了?”

    此时侧方轰隆隆的马蹄声渐进,为首一人还没等战马立定,就翻阅下马,“济北王田安率五万人马,愿听霸王调遣!”

    倒在地上的田横大骇,心想此刻完了,背后鲁兵,前方楚兵,侧方济北王的军队,自己这个王才做了一天就要挂了?

    哪知罗博跳下大鼎,亲自扶起田横,“齐王,跟随楚王,你就是开国功臣!”

    田横眼中一亮,自己原本一直在彭越手下,大气都不敢出,也不敢说一句僭越之语,如同丧家之犬,如今不光能做到一方诸侯,还能作为开国功臣,哪个男儿不动心!

    他又看了济北王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他。。。田安!”

    “田将军莫忘了还有彭越的梁地,如他死,诺大的梁地和齐地任由你选择其一!”

    田横此时更是欣喜惹狂,跪拜在霸王马下,“誓死追随霸王!”

    原来再和田横对峙之前,罗博就派信使去找过济北王田安,田安已经被田横攻下数城,此时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哪有什么条件,忙点头答应,归依项羽。

    皆大欢喜啊!

    季布又带领五万人马来投!众人更是高兴。

    齐王府,众将领热情的拉着手,热情的喝着酒。

    罗博双手拢在袖子里,看着一堆好基友,项羽感激的看着罗博,先敬先生三杯酒,先生总是语出惊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就这样轻松的招来了田安,实在是佩服。

    济北王此时不光保住了自己的封地,还被化解了兵戎相见,更是感激的敬了罗博三杯酒。

    罗博说道,“你的确多应该敬我几杯酒!”

    众人不解,罗博也没明说,因为历史上,刘邦立汉后,大杀异姓王,这位田安,就在其中。

    田横哪甘人后,也连喝三杯,罗博看着他豪气冲天,心想这下你杀起彭越就没有后顾之忧,怜悯之心了吧。

    项庄此时敬了一杯酒给项羽,众人才知道冷落了上首的项羽,想起他暴戾无常,这番居然被冷落良久,均忐忑不安。

    哪知项羽举起杯子,笑嘻嘻道,“先生还没喝完了,等先生喝完了,我再喝!”

    那语气,奴颜媚骨,让诸侯们面面相觑。

    田横十万兵卒,鲁国五万,济北王五万,终于有了自己的部队。季布哽咽,“星星之火,果然可以燎原!”

    项羽怒道,“先生说的话,哪能有错!”

    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冷的目光,忙转怒为喜,“先生,我是佯怒,佯怒。。。”

    更让田横,田安无语,这。。。这还是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嘛!!!

    。13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