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五十八章、霸王条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鸡哥,我不行了!”

    虚弱的声音响起,黑鸡闪电扭头,浑身一震,目光充满悲伤:“海子——”说了两个字,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海子是跟随他最久的手下之一,作战的时候,从来都是紧跟他身后,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充当他的影子,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此刻海子的心脏不见了,鲜红的血液呲呲冒出来。

    “来生——”海子只说了两个字,脖子一歪,眼神瞬间变得死灰。

    “来生我们还是好兄弟。”黑鸡强忍着悲伤,把海子的眼睛闭上。海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读书,他曾经说过,只要能进入大学,死也值得。

    这个愿望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鸡哥,是不是守不住了?”毒蛇悄悄询问。毒蛇又叫黑曼巴,不过大家感觉叫三个字累,干脆就毒蛇,反正意思差不多。毒蛇是第二环的另外一个头目,实力不在他之下,不过此人善于暗中下毒手,手段为人看不起,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和此人打交道。

    白茅区如今是刘危安主持,薛爷都听刘危安的,加入的玉山区、黄泥区也听刘危安安排,黑鸡作为靠刘危安最近的人,隐然成为了第二环的代表。大家想知道什么信息,都是向他打听。

    “你想多了,刘省长在这里,怎么会守不住。”黑鸡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但是脸上却是一副从容镇定的模样。

    “很多人都说,一旦圆形大厦被破,刘危安会带着他的嫡系逃走,我们就全成了炮灰。”毒蛇的声音压的很低,语气怀疑。

    “谁说的?”黑鸡眼神一寒,怒道:“这是扰乱军心!”

    毒蛇被他锐利的眼神一盯,竟然心虚了,笑容僵硬,“我也只是听到别人这样说,这不是担心嘛,所以来问问。”

    “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以省长的实力,要离开,丧尸根本挡不住他,他为什么留下,还不是为了我们,你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不是省长留下来帮忙抵挡,大家能坚持到现在吗?怕是早就死了。传播谣言之人简直该杀!”黑鸡怒道。

    “鸡哥说的是,我们都应该感谢刘省长。”毒蛇赶紧点头。

    “省长已经派人去了天风省,这是我亲眼看见的,相信不久天风省的大军就会赶来,你们不要乱想,只要坚持到援军的到来,危机自解。”黑鸡认真道。

    “这样大家就放心了。”毒蛇见黑鸡信誓旦旦的样子,一颗心稍安。

    黑鸡等毒蛇退下之后,赶紧跑去找刘危安,把下面之人的情况汇报。军心不稳,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他也是带过兵的人,不敢迟疑。

    “这些人真是不知好歹,如果不是我们,他们早死了。”林中虎刚好在场,听了之后,十分愤怒。

    “人都是自私的,在面临生死的情况,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正常。”刘危安心中也不高兴,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大家彼此不熟悉,难免有些不理解。”张泉深为下面的人辩解了一句。

    “这是我的失误,应该一开始就跟大家说清楚的。”刘危安道,带惯了平安战队的队伍,带陌生的队伍总有着束手束脚之感,像平安战队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梅花商会的代表求见。”工作人员敲响了大门,看见里面这么多人,犹豫着不敢进来。她身后是两个梅花商会的人,却没管那么多,大步闯进来。

    “刘危安,谁让你擅自和其他人做生意的?”个头稍矮一点之人大声呵斥,语气十分不悦。

    张泉深、黑鸡看见刘危安的脸色沉下来,赶紧识趣的退出去,不敢停留。

    “跟下面的人解释,我去吧。”黄玥玥忽然出声。

    “好!”刘危安看着她期许的目光,思虑了刹那,点了点头,“林中虎协助。”给了林中虎一个眼神。

    “属下遵命!”林中虎明白刘危安眼神的含义,那就是要绝对保证黄玥玥的安全。必要时刻可以先斩后奏。

    “两位代表前来,有失远迎,失礼了,不知怎么称呼?”刘危安抱拳,脸色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别跟我们套近乎,刘危安,你为什么和我梅花商会合作的同时还要和地下王庭合作,这件事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还是个头稍矮之人开口,他剪着刺猬头,加上桀骜不驯的目光,给人一种极为难相与之感。

    “原来两位是为这件事而来。”将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借助梅花商会的力量,刘危安耐心解释,“我和地下王庭合作,只是白茅区缺药,但是并不会影响和梅花商会的合作,这一点两位放心,购买粮食的资金我早就准备好了,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刘危安一个铜子都不会少的。”

    “刘危安,你跟我们装糊涂是吧?”刺猬头厉声喝道:“我们梅花商会的下家,只能和梅花商会合作,敢于私自和其他商会合作,是要受到惩罚的。”

    “这一点,我并不知情。”刘危安邹起了眉头,“我和梅花商会签订的合同上面,可没有这一条。”

    “笑话!”刺猬头冷声,“整个火星,谁不知道?还需要说吗?”

    “梅花商会这样做,未免太霸道了吧?”刘危安脸色沉下来了。

    “大胆!”刺猬头怒喝:“梅花商会是你可以质疑的吗?刘危安,梅花商会同意和你做生意是看得起你,你可不要不知好歹。”

    “说说两位来这里的目的吧。”刘危安心中生怒,语气也变得不客气了。

    “立刻停止和梅花商会之外的一切合作和交易,同时缴纳1000金币,作为对背叛梅花商会的惩罚。”刺猬头冷冷道。

    “这件事是两位的主意,还是你们梅花商会上面的主意?”刘危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自认为心性养的比以前更强大了,此刻却有一种压制不住的感觉。

    “我们的意思就代表上面的意思。”刺猬头傲然道。

    “我可以答应这些条件,但是梅花商会能马上提供我需要的药品和武器吗?”刘危安问。

    “不能,梅花商会的货运都是有固定时间的,不可以随意更改。”刺猬头断然道。

    “如今的情况,两位也看见了,如果没有足够的药品,白茅区根本挡不住,等到梅花商会的物资抵达,白茅区已经被丧尸攻破了,还要药品干什么?两位看能不能通融一下?”刘危安觉得还是要争取一下。

    “那是

    你的问题,我梅花商会只管做生意,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刺猬头毫不在乎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梅花商会的生意我做不了,两位请便吧。”刘危安叹了一口气,话不投机半句多。

    “大胆!”两个代表同时色变,刺猬头眼中跟随露出杀机,“只有梅花商会取消下家,没有下家可以单方面撕毁合同的,你这是亵渎,是要受到惩罚的。”

    一分钟之后,两个代表如死狗般趴在地上。

    “有一个事实两位怕是没有认清楚,白茅区如今是我的地盘,两位在我的地盘上撒野,真当我不敢杀你们吗?”刘危安蹲在地上,眼神冰寒。

    “你敢杀我们,梅花商会不会放过你的。”刺猬头声色俱厉,只是说话是时候不断有鲜血从口中冒出,未免大大降低了气势。

    “谁知道呢?”刘危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两人脸色大变。

    “或许你们有其他手段可以通知梅花商会,但是在如今这个世道制造一点意外还不简单,丧尸吃人的习惯从来都不曾改变。”刘危安悠悠道。

    “如果我们死亡,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梅花商会将不会再和白茅区做生意的。”刺猬头眼中浮现恐惧。

    “你们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应该知道天风省一直和九州商会有合作,少了梅花商会对我的影响不大,最多增加了一点运输距离,把物资从天风省运过来。别把梅花商会看的太重,至少在我眼中,梅花商会并非不可取代的。”刘危安嘴角勾起一丝不屑,“商人逐利,我很快就会统治整个湘水省,到时候,就算你们死的不明不白,梅花商会也不会放弃这么大一块蛋糕,因为狗改不了吃屎,你们现在还觉得有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吗?”

    刺猬头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忽然之间,发现抛开梅花商会,自己竟然没有一点令刘危安敬畏的东西。

    “要死还是要活,取决于你们的一念之间。”刘危安平淡的声音里的杀气再无掩饰。

    “只要有我在,就一直会和刘省长保持合作关系的,不会出任何岔子,请刘省长给我一次机会。”个子高一点的代表忍着浑身疼痛,跪在刘危安面前。

    “你——”刺猬头眼中冒着怒火,他没想到同伴变节这么快。

    刘危安突然出手,看似缓慢,实则快如闪电,轻飘飘一掌拍在刺猬头天灵盖上。

    啪!

    刺猬头头颅开裂,直挺挺倒下,来不及变化的脸色迅速凝固,丝丝鲜红的血液从七窍溢出。高个子的代表浑身一抖,汗毛都炸起来了,满脸恐惧。

    “代表一个就够了。”刘危安平静地看着高个子代表,“我相信为什么只剩下一个人了,你能给上面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能!”高个子代表没有一丝犹豫。

    “退下吧。”刘危安对这个梅花商会代表再没有半点好颜色。

    “是!”代表不敢露出一丝不快,恭恭敬敬退下去。他却没有注意,进入住处的时候,一条黑影悄无声息靠近身后,闪电一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

    啪!

    高个子代表一声不吭倒下,再也没起来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