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六章 久久未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也好,这件事早晚要解决,那就干脆点,今天就了结,省的咱们两个还要来回奔波,勾心斗角,你想怎么的?”

    青松挑了挑眉毛,两手撑拳,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瞅了眼在一侧静默无言的元宝,应承同时开口询问。

    “简单,我苦海一脉是外人,你青羊道宫也是外人,而八叶和元宝都是迦叶寺人,迦叶寺的事,当然由他们自己来解决,你我不动,一旁观望即可。”

    释法衍手捏兰花,捻了捻垂落在锁骨前的红发,目中凝然,语气从容,似乎在为迦叶寺考量。

    不可否认,元宝催动净世佛碟,引动内中净世真言的力量的确让他吃了一惊。

    然而引动只是引动,元宝想要彻底引爆内中的伟力,修为还略显不足,以八叶的根基修为,胜过他绰绰有余。

    实力,终究是有差距的,不是一个佛碟就能轻易弥补得了的。

    “不可,八叶背弃迦叶,转投魔门苦海,早已经不是迦叶寺中人,此是掠夺,侵占,不是内斗。”

    慧通和尚眼皮一跳,连连摇头,赶忙插嘴。

    老僧心中叫苦,非是他不懂规矩,而是因为这根本就是释法衍的阴谋,元宝的胜算一成都不到,佛碟岂非是拱手让人?

    事关佛门重宝,哪怕血染迦叶寺,满寺死绝,佛碟也绝不能落入苦海一脉之手。

    “嗯?慧通佛友,此言怕是偏颇,令人寒心啊。

    据我所知,你们迦叶寺的这位佛子还是雍州佛门出身,算是半路加入你们寺庙,属于外来和尚。

    而八叶自小便在迦叶寺修成,数十年如一日,更是迦叶尊者唯一的师弟,护持寺庙功莫大焉,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难怪常言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不知法衍要是脱离圣门,加入你们迦叶寺,是不是能承继迦叶尊者之位,嘿,本座倒是很期待。”

    释法衍只是轻轻一言,便让不少迦叶寺本寺僧众念起八叶的好,心中怆然。

    僧人也是人,心中也都念着八叶的好,毕竟是迦叶寺的老资格,比慧通还要高上一个辈分的元老。

    “主持,如此已经足够了,总比大动干戈,死伤惨重,连累无辜的要好。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便看元宝自己的了。”

    元宝见到众僧心绪波动,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道,气息沉稳,毫无患得患失之念,释法衍欣喜之余也不由的赞一声。

    青松也是暗暗点头,小和尚的确有慧根,这份舍得的心境便非同一般,不少修了一辈子佛的僧人怕也是参不透。

    佛门七大绝世神宝,偌大的名头,谁又能轻言放弃?

    道君身后,圆脸瘦身的温旭眼睛一瞪,急得抓耳挠腮,几次冲着元宝使眼色,却都被无视。

    他的意思是,有我师傅在这给你撑腰,现在又有项央传授的冰心诀镇压元神内的火毒,可以一战,你怕个什么劲?

    “好,如此才不负佛子之名,更无愧迦叶尊者临终重托,更让本座高看一眼,大家便静等八叶到来吧。”

    释法衍大笑一声显示心中喜悦,便和身后的苦海高手继续像根木头一样杵在原地,满心期待的等着八叶前来。

    青松则毫无高人风范的伸了个懒腰,强壮的身躯几乎将道袍要撑开,筋肉奋起,几有拔山之力。

    打了个哈欠,冲着身后的几个弟子嘟囔了一句,随即卧倒在白石广场清凉的地上。

    他的右手握拳撑着耳根处,左手平放在大腿侧,脚下右腿直,左腿曲,呼吸之间,鼾声阵阵,竟是眨眼间在大庭广众下入睡,脑神经之好,能让不少失眠患者奉为神明。

    “哼,环阳抱丹,倒是大方,你们从中观摩一方,也许能有些许收获。”

    释法衍冲着身后的苦海高手说了句,便盘膝打坐,不管其他。

    青松入睡姿势乃是道家的一门睡功,名为环阳抱丹,于梦中呼吸吐纳,增递元神之力,乃是极高明的修行。

    便如后天中人,能从呼吸之中窥得一两分精妙,助力练气之法,不但凝练真气速度大增,还能纯净气息,更加长气脉,十分难得。

    而先天则可从中攫取元神修行之道,对于本身的修为有极大好处。

    不止苦海一脉,迦叶寺不少僧众,外来助力的高手也纷纷凝神观看,此等际遇难得,恐怕一生也未必有一次,不抓紧机会岂非最笨的蠢人?

    于是青松酣睡,意态慵懒,随心而为,众人则远远围观,小心翼翼,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放过,比看绝世美女还要认真。

    时间渐渐流逝,众人沉浸于收获之内,浑然不绝异样,然而一些不少人已经察觉丝丝不同寻常之处。

    “太久了,八叶怎么还不到,莫非有什么变故?”

    自清晨而来,临近正午,释法衍忽的张开双目,神光迸射,心内疑惑。

    遥望天穹之上的烈日,算算时间,刺眼同时心中一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若论对于佛碟的渴望,八叶绝不比他少,只恨不得立即将之占为己有,岂会拖延时间,恐怕有意外发生。

    “呼,睡得好饱,小衍啊,八叶到底是来还是不来,给个准话,莫要浪费道爷的时间。”

    释法衍张目同时,气息外放,一股如同魔佛一般的压力源源不绝的向外扩散,压的人心神失守。

    青松也自睡梦中醒转,手心捂着嘴巴哈欠不停,睡眼惺忪间开口询问,同时一股玄妙安然的气息与释法衍针锋相对,护持迦叶寺等僧众不受影响。

    “道君,莫非是你不顾身份,强自阻拦八叶前来?若是如此,法衍少不得要讨教一番了。”

    八叶的武功仅次于天人,一般的元神大成不会是其一招之敌,这样的高手,找遍康州之地,怕也是没几个,现在出现意外,释法衍不得不怀疑有人从中作梗。

    而最值得怀疑的,便是面前的这个道君青松。

    “喂喂喂,说话要讲证据,道爷我干架向来光明正大,从不避讳旁人,你可不能诬赖我。

    罢了,看来是有变故,道爷也好奇的紧,就和你去看一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