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82 对不起、没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灵下来了。”

    手搭着扶梯缓缓走下楼的白灵,吸引了一楼大厅所有人的目光,同时也将某人从尴尬的境地里暂时的解救出来。

    “生日快乐。”

    邵奇当仁不让的第一个迎了上去,同时送上了一个放在口袋里的首饰盒,虽然没有刻意卖弄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可是任何人都知道盒子里面装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

    邵奇没有炫耀的意思,可让人意外的是,白灵接过盒子后,竟然直接将之拆开。

    很快,一颗璀璨而华丽的钻戒闯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戒指。

    而且是钻戒。

    这种礼物,可不是能随意送的。

    可比起白灵有点不顾礼数当众拆礼物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在分明已经看到了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枚钻戒后,她像是没事人一般若无其事的接受了下来,

    “谢谢。”

    看着将盒子重新合上的白灵,所有人眼神不约而同闪烁了下。

    白灵不是一直都比较抗拒邵奇的吗?怎么会收下邵奇的钻戒?

    这未免也太古怪了些。

    当然,到场的都不是普通人,都明白看破不说破的道理,也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嘻嘻哈哈的接连给今天的寿星奉上准备的礼物。

    “生日快乐。”

    某位酒保同志被留在了最后一个压轴出场,可美中不足的是,他的礼物并不惊世骇俗,甚至连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都没有,就是那束廉价的玫瑰。

    按理说,白灵并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人,按照她以前对李安的热情表现,这个时候她本该兴高采烈的接过那束玫瑰,甚至奖励某条癞蛤蟆一个香吻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奇怪的是,看着手捧玫瑰走到面前的李安,她的反应却几乎可以形容为冷淡,沉默的看了李安好一会,最后才挤出一抹平淡的弧度,轻声道了声谢谢。

    毫无疑问,在所有的礼物之中,某人看似最为夺目的玫瑰花无疑是最为廉价的,可是白灵确实没有嫌弃,还是将花接过,不过很快她就转交给了佣人手中,花在她手上都没能停留半分钟的时间。

    李安面带微笑,笑容不变。

    戴倩茹和苗蜜面面相觑,眼中不约而同浮现强烈的疑惑。

    什么情况?

    这两个月来,她们可是亲眼目睹白灵追逐这个酒保有多么狂热,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哪怕阿妹,也都有些诧异,不过懒得多想,瞥了眼乔装打扮的小酒保,内心冷笑不迭。

    真以为能够吃上天鹅肉从而一步登天?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回原形吧?

    “大家去院子里坐吧。”

    白灵招呼道,笑容明媚,如春风拂面。

    庭院里早已经被布置完毕,放置了一张长长的白色餐桌,确保能够容纳所有人,方桌上摆满了鲜花与美酒。

    作为今天的寿星,白灵理所当然的是全场的焦点,哪怕邵奇都主动收敛锋芒陪在她身边甘当起绿叶,两人一直都呆在一起,谈笑有加,任谁恐怕都看不出这对男女曾经存在巨大的隔阂。

    某人一个人形单影只的站在角落,旁边是一棵榆树,除了苗蜜与戴倩茹走过来和他喝了口酒外,基本上无人问津,虽然衣冠楚楚,可是看上去有些可怜甚至可以说可悲。

    “怎么样?梦醒的滋味是不是很苦?”

    阿妹来到他身边,扬起手里的酒杯朝他示意了下。

    “喝一个吧,‘李先生’。”

    虽然贫穷,可李安颇识礼数,没介意对方语气中嘲讽,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虽然弧度很轻微,可是阿妹还是分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个酒保到现在脸上都还挂着微笑。

    那丝弧度就像是一把火柴,‘噌’的点燃了阿妹心里的怒火。

    明明已经被白灵抛弃,可这个小酒保为什么还能如此平静?

    “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现在还笑得出来,你难道看不到,白灵已经不要你了吗?”

    她看向走在一起会让人不由自主就想到‘郎才女貌’四个字的邵奇与白灵,好心进行提醒。

    “她选择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我祝福她。”

    阿妹很想从他脸上看到为了那可怜的最后一点尊严而伪装出来的大度的破绽,可努力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这个小酒保演戏的能力,的确是不错。

    “你以为你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能够保存颜面了,我告诉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白灵和你肯定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她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她会真的喜欢你?”

    阿妹冷笑不已。

    “趁早醒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免得到时候陷得太深无法自拔。好了,现在你的戏份已经结束了,你可以功成身退回到你的世界去了。”

    阿妹居高临下的语气,就像是在打发一个乞丐。

    李安看着她,没动怒,甚至脸上那抹大概是职业原因所养成的习惯性的微笑都没有变化。或许作为小人物的他很明白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处世道理,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讥讽,目光越过阿妹看了眼远处的白灵,随即便放下酒杯,似乎是真的打算就此离开。

    恰巧,或许是感受到了有人在看自己,白灵的视线也正巧往这边移来,

    “李安,等等。”

    看到李安转身,她立即喊道,然后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李安停下脚步。

    脚步声渐行渐近。

    “你是要走了吗?”

    “嗯,我还有点事,不能继续陪你了。”

    白灵只看得到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然后又听到了一句。

    “生日快乐。”

    语气平静,没有怨愤,甚至还透着笑意,像是发自内心的祝福,溢满真诚。

    本以为自己可以的白灵忽然感觉鼻子有种强烈的酸涩,甚至眼眶也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是她。

    一开始,是她主动接近的这个男人,

    到头来,却让他以如此难堪的姿态退场。

    张了张嘴,白灵最终只是语气轻轻颤抖的说了三个字。

    “对不起。”

    那道身影沉默片刻,然后笑着回了一句。

    “没关系。”

    至始至终,他都没再转身。

    “再见。”

    白灵张了张嘴,却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心脏犹如被一只大手攥住,有种几近窒息的错觉,在逐渐模糊的视线中,只能看到他的背影由触手可及的距离,重新渐行渐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