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长河的尽头,混沌当中的身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边请教的同时,太攀也是一边撑着长蒿,往这血脉长河的上游而去。

    越是往前,这血脉长河的宽度,也就越窄。

    在请教之际,太攀也发现,这位名为异人的老者,真的是堪称学究天人的存在,他的任何一个问题,都能从这老者的口中,得到答案。

    而在交谈之间,太攀对于自己不得已之下所选择的蛇族的血脉,也是有了强大到了极点的信心。

    “血脉长河,乃是某一族中,出现了横绝一世的存在之后,整合族类当中所有的传承血脉,归源溯流而成。”

    “也即是说,这血脉长河,乃是血脉传承最终极的体现。”

    “譬如你们蛇族,你是不是奇怪,在那血脉传承之地,虎有白虎黑虎血虎,狼有天狼影狼……”

    “但独独血脉传承最广的龙族,却只有一道龙族的传承。”

    “凤凰如此,你蛇族,亦是如此。”

    “究其根本,就在于这血脉长河了。”

    “你蛇族当中,所有蛇类的传承,相蛇也好,婴蛇也好,等等等等,他们的血脉传承,尽在这血脉长河当中,故此,不显现于那血脉传承之地。”

    ……

    太攀撑着扁舟,继续沿着这血脉长河一路而行,扁舟之上,那名为异人的老者,已然是不见了踪迹。

    而在这血脉长河当中,没经过几个节点,太攀都能看到这血脉长河当中,有一尊石像定住这血脉长河当中的波澜,而每当这石像出现的时候,也正是太攀能够稍稍休息,恢复些气力的时候。

    这些石像,形态各异,但都显现出蛇形来,毫无疑问,这些石像,都是蛇族的一种血脉的体现。

    每当在这些石像的旁边停留休息的时候,太攀都能够感觉到,这些石像当中传来的和他的血液当中的呼应的感觉,他清楚,只要自己从那扁舟上下来,飞身到那石像之上,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得到了那石像所代表的血脉传承。

    一路而来,太攀所见的蛇族的血脉,不计其数,其间不乏又在各种神话传说单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存在,比如吞天蛇,盘山蛇等等……

    若不清楚前因后果,太攀或许就直接的选择了这些血脉,但在和那老者的一番交流之后,太攀的心中,自然也是生出了无限的野心来。

    血脉长河的存在,意味着他们蛇族当中,曾经出现过横绝天地的存在,不知晓这一切还好,但当知晓了这一切之后,他又怎么可能甘心选取这些‘寻常’的血脉,作为自己的血脉源头?

    在这血脉长河当中,不及年月,太攀日复一日的撑着长蒿,驾驭着扁舟,一路往上,日复一日之间,连太攀自己都不曾察觉,他挥动着长蒿的动作,在隐隐之间,已经是有了他先前使用长剑的几分感觉。

    越是往前,着血脉长河的河水,就越是粘稠,在这长河当中的前行,也是越发的费力。

    有好几次,太攀都因为没有把握好呼吸和用力的节奏,被这长河上的波涛,将自己的这一叶扁舟,给推到自己先前停留的石像处。

    太攀所有的想法,所有的念头,都集中到了‘前行’之上,那‘异人’说过,蛇族当中出现过横绝天地的至强者,这至强者既然存在,那他的血脉,必然就会因为他的强大而升华,无论这至强者的血脉传承自哪一脉,这至强者,都会成为新的血脉源头。

    这即意味着,这至强者的血脉,其源头,必然就在这血脉长河的最终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攀的面前,那嫣红的血脉长河当中,终于是出现了丝丝缕缕的混沌之色,太攀那恍惚机械一般的心神,亦是随之一颤,手中的动作,几乎是要乱下来,好在这不知道多少年的经历,令太攀稳住了自己的动作,在河中的波涛变幻之际,太攀已经是驾驭着这扁舟,跨过了那一重浪头。

    在太攀面前的,是一座几乎横断了这血脉长河的雕像。

    雕像上,九个透露蔓延而出,湍急的河水,从这九个头颅的缝隙之间蔓延出来,交错着,留下一个一个的漩涡。

    婴蛇!

    太攀驾驭着扁舟,小心翼翼的趟过这些漩涡,然后从那婴蛇的九个头颅之间穿过去——在经过那头颅的时候,强大无比的压力,几乎是令太攀握不住手中的长蒿。

    那婴蛇的雕像,似乎是活了过来一般,用森冷而又期待的目光,看着太攀。

    婴蛇之后,是柳蛇……

    相蛇……

    化蛇……

    一尊有一尊不留文字,只存在于神话传说当中的雕像,在太攀的眼前,一一掠过,终于,太攀面前的河水,变得平缓了起来。

    这血脉长河的终点,到了!

    太攀停下扁舟,看着前方——在这血脉源头的终点,是一片混沌,混沌当中,有三尊伟岸无比的身影。

    这身影,不只是雕像还是幻影还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太攀一眼望过去,竟完全无法看清这身影的全貌!

    “这就是,蛇族血脉的源头么!”太攀声音沙哑的呢喃道。

    着三尊身影,不言不语,没有丝毫的动作,但太攀只是看着着三尊身影,就已经生出了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不是一位!”

    “而是三位!”

    “我蛇族当中,横绝天地的存在,竟是一口气出现了三位么!”太攀的脑海当中,浩瀚无比的雷霆响彻不绝。

    疏忽之后,那三尊身影,其中的两位,破开混沌而去,而余下的那一尊,则是在太攀的面前,化作一张残缺的王座。

    这王座,虽然破败无比,但依旧是有一种尊贵到了极点,如同天地起源于此的感觉,弥散开来,王座上,似乎还隐隐有着一套叠起来的冕服。

    “拜!”恍惚当中,恢弘浩大,庄严肃穆的声音,跨越了无穷的时空,在太攀的耳边响起。

    “勾……刑……司……”那浩大无比的声音当中,太攀只是勉强辨别出这么三个字,然后,他就因为承受不住那压力,被莫名的力量给踢出了这血脉长河。

    ,精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西游之妖行纪》,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