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意外的谋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苗步行还站在汉江塔的天台上,目光锁定着下面栾端端渺小的背影渐行渐远。

    尽管,他尽量去克制自己的思绪不再去想关于栾端端的事,不过脑海里还是反反复复的出现。

    这一次见到的栾端端,显然让他大失所望,这栾端端就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做事狠辣、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栾端端,如果是她想要的东西,她就总会有千种方法去得到。

    而如今的这一位,已然完全没了锋芒,就像一把本来锋利无比的宝剑在深埋地底多少年后,失去了往日的锋利一样。如今这样的栾端端,虽然苗步行在电梯口说了那些恐吓的话,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如今栾端端这副模样是克意装出来的,还是有什么原因,发生过什么事情。

    就在苗步行还在盯着栾端端已经消失的方向,脑袋里纠结于栾端端的变化之时,他不知道的是,身后的铁塔之上,有一双老鼠一样的眼睛,正盯着手里的dv屏幕。而屏幕上播放的,正是刚才他对栾端端施暴的那一幕。

    可那双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像是很不满意的样子。

    “这特么也不是什么猛料啊,也就凑合着用吧……”那人自言自语道。如果现在是白天,让别人看见了他的这个动作和状态,那一定会先惊后笑。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一只蜘蛛一样,挂在两个铁架之间。他的腰间只系了几条尼龙绳,全身覆盖满了廉价的橡胶制品,手上套了四五层打扫卫生时使用的塑胶手套,除此之外都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这人此刻就挂在高塔的上面,手里的视频录着天台上发生的一切。

    “有的也算还能用吧,总还能混口饭吃。”他嘟囔完了,一个翻身,身子就面向了天空。他的后背全部漆黑,衣服上使用的是特质的消光面料。

    这算是狗仔行业高手中的标配了——那些顶级狗仔们几乎人手几件,衣服、裤子、鞋,都是消光的料子,若是偷拍时怕被人发现,直接背转过身去,只要那个人的视力没到鹰眼的程度,在这种避光的环境之下,是绝对发现不了的。他抬头看着星星,等着下面的苗步行离开,自己才能悄悄下去。

    可他转过来没多久,却忽然听见下面又传来了人交谈的声音。

    他回过头去,等他看清了来人是谁之后,一个鲤鱼打挺便立了起来,然后手忙脚乱地又拿出了dv,对着下面的天台就拍了起来。

    ……

    其实提到苗步行,他并不是特别上心,他一直都知道这个人,但要是偷拍他的料实在没什么意义,毕竟他一直都在幕后工作,曝光度不高,流量不高,炒作不起来,那对他来说,拍着什么都是白费。

    但刚刚过来的那个人,却是汉江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角色,最近更是高调回归了汉江城的资本市场,那可是汉江城曾经的商业霸主、几乎要夺得整个南华夏行省富豪排行榜榜首的那位……

    而南华夏行省在整个华夏大陆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十六大行省中,唯有一二行省,可以与之匹敌。

    突然,他的瞳孔紧紧地缩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看见那个曾经的霸主,汉江城的商界帝王——江胜天,竟然跪在了苗步行的面前。

    虽然他与江胜天隔着几十米高度的距离,可他还是能看见江胜天斑白的两鬓。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早先已经把隐藏式收音麦克放到了塔内的床底,他连忙戴起了耳机,屏住呼吸。

    果然,他听见里面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不行就是不行。”苗步行说。

    “我们是有合同的……我们是有契约的!你凭什么说不行就不行?”江胜天站了起来,但声音听起来却是非常无力。

    “那份合同,是对三胜集团签订的。可现在三胜集团最大的股东是我,离全权拿下这三胜集团,也没差多少日子了。你说,这合同对我来说,又有多大的约束力呢。”苗步行站在天台的围栏边上,手里点燃了一根雪茄,一脸的不屑。

    “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有免疫药吧!”江胜天突然指着苗步行狠狠地说,也是想着要从苗步行的嘴里套出来点儿实情。

    “什么药?”显然苗步行是已经忘了自己当初对江胜天的承诺,或者压根儿就没打算兑现过。

    反正这种空口白牙,愿者上钩的事。

    “活态免疫药,你答应我的,救我儿子的药!”江胜天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显得有气无力。

    “哦,那个药啊,不久就会有了。可我觉得给你儿子,真的有点儿浪费了。”苗步行阴阳怪气地说道,“没想到啊,你江胜天的儿子,竟然栽在了女人的身上,而且还是这种病,这要是传出去了,这在汉江城,那得是多大的笑话哟!”

    “有……有?!真的有吗!你必须给我!你要什么都行!”话说到这里,他又“咚”地一声跪了下去。

    “可我什么都不要。更何况,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能够拿得出来吗?”苗步行斜着眼看着江胜天,“如果非有个什么愿望的话,我希望你快点滚开!要我说,你和你那精虫上脑的儿子一起死了算了,可别跪在我面前碍着我的眼。自己多大年纪了,你自己不知道么,比我都大的人,我受不起啊,呵呵呵呵……”

    江胜天双膝跪地,脑袋低垂。此刻的江胜天不再是昔日征战汉江商场、叱刹风云、王者称雄的那个商界大佬了,就只是一个年迈父亲的角色,为了救活自己的儿子,拼尽全力,放下尊严,而仍旧无可奈何。

    高塔上的人听见收音器里传来了低声的呢喃,却怎么也听不清楚是什么。他把镜头对准天台,自己拿出了一个微型的望远镜——同样也是行业标配——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江胜天。

    他看见江胜天缓缓地站了起来,嘴里的呢喃声也大了起来,终于能断断续续听得其中的大概,听起来模模糊糊的都是些道歉和祈求他儿子原谅的话。

    随后,他的呼吸声突然加大起来,然后以一个因为过度发力而极其不协调的姿势,看起来步伐都很踉跄地冲向了苗步行。

    而苗步行是不可能听不见身后传来脚步声的,可他并没有转身,而是在江胜天冲到他背后的时候,忽然向左一闪。那江胜天的重心已经准备全部压在前面的苗步行身上,可他向左一撤,江胜天的重心不稳,扑在空气之上无处可落,向前趔趄几步,就到了天台边界的围栏旁边,所幸稍微稳住了身形。

    看见离地上百米高度的景象,他下意识地向后一退,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死死抵住了。

    江胜天布满皱纹的眼皮中,是无法形容的恐惧,他缓缓地回过头,看着身后的人。

    “苗……”

    可江胜天只说出了一个字,身后就忽然传来了一股大力,他身体向下一倒,可身下却再也不是触手可及的地面。他四肢疯狂地甩着,像在空中狂舞,随后只感觉一阵尿意袭来。

    而高塔上挂着的那个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切,他的手掌死死地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哪怕一点点的声音。因为对于下面的那头“猛兽”来说,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声音或者破绽,都可能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他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妈的,这活儿接的叫这个背!本来就没多少钱,可别把命再搭里边了。”

    他下意识地斜着眼睛看向dv。

    指示灯上红点仍在闪烁,代表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收入其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