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4章 家荣,瑾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只是何自钦,整个大厅里的人看到楚锡联的刹那,也颇都有些意外。★首★发★追★书★帮★

    因为当年的那件事,大家都知道楚何两家不是很和睦,虽然面子上还算过去的去,但是私下里互看不顺眼。

    尤其是两家的家主,何自钦和楚锡联之间,更是水火不容,互相较劲,平日里几乎很少有往来,更不用说这种寿辰之类的宴会了,所以楚锡联此时出现在宴会上,难免让人感到惊诧。

    “怎么,我来给何老夫人祝寿不行吗?”楚锡联面带微笑道。

    “对不起,今天我们请的只是我们家的亲戚,外人恕不招待,请回吧!”何自钦望着楚锡联冷声道。

    “自钦!”

    何老爷子沉声呵斥了何自钦一声,“来者是客,既然人家来了,哪有撵人家出去的道理,锡联,来我这里坐!”

    “还是伯父通情达理,数年不见,您老仍旧白发朱颜,老当益壮啊!”

    楚锡联笑着一欠身,接着冲何老夫人笑呵呵道:“伯母,祝您长命百岁,寿比南山!得知您老今天寿辰,我可是特地花心思替您老准备了一份大礼啊。”

    “客气了啊,锡联,你能来,老婆子我就很开心了。”何老夫人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虽然猜到楚锡联来者不善,但是仍旧面带笑容,说话滴水不漏。

    “家荣,还不把玉如意给老夫人送过去!”

    楚锡联挺着身子,转头瞥了眼身后的林羽。

    林羽微微一怔,没想到楚锡联会让他过去送。

    “去啊。”楚云玺把手里的红木锦盒交给林羽,冲他使了个眼色。

    林羽看了楚锡联一眼,眼中多了一丝复杂,犹豫了下,接过锦盒朝何老夫人走了过去。

    众人看清林羽的面容后顿时一阵骚动,尤其是一些与何自臻熟识的人,俱都惊讶不已,这个年轻人长得与何二爷年轻的时候太像了!

    刚才楚锡联一进来,大家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林羽,现在楚锡联让林羽来给何老夫人送玉如意,显然是特地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林羽身上。

    何自钦和何自珩看到林羽后,也俱都面色一震,他们也觉得林羽跟老二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时间愣在原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何老爷子和何老夫人更不用说,两个老人满脸惊色,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林羽,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何自臻正向自己慢慢走来。

    面对众人惊异的目光,林羽却面色平淡如水,步子不紧不慢,稳重无比,其实他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毕竟与自己长得相像的,是京城鼎鼎大名的何家二爷。

    走到何老夫人跟前后,林羽轻轻地一躬身,双手将锦盒往老夫人跟前一送,定声道:“老奶奶,祝您福星高照,万事如意!”

    何老夫人哪还有心思去接话,嘴唇微颤,双眼眨也不眨的望着林羽,眼中隐隐有了泪水,如果她最疼爱的那个孙儿还活着的话,也应该是这个年岁,也应该是这个模样吧。

    “老奶奶。”

    林羽再次轻轻的唤了她一声,接着把玉如意放在了她跟前的桌子上。

    “家荣,礼送到了就行了,酒就不喝了,我们走吧。”

    这时楚锡联面带微笑的喊了一声,内心得意不已,他对众人的表情很满意,非常满意!

    今天他把林羽带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林羽回身望了眼楚锡联,接着转身要走。

    “孩子!”

    何老夫人突然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颤声道:“孩子,你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父母是哪里人士?”

    她情不自禁的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感涌上心头,仿佛已经把眼前的林羽当成了自己日夜思念的那个孙儿。

    “我……”

    “妈,您问人家这个做什么!”

    林羽刚要开口,何自钦突然开口喊了一声,“人家是楚家的人,跟咱家没关系,让人家走吧!”

    何自钦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跟众人点明,林羽长得跟自己的二弟虽像,但并不是他们何家的人,让大家别多想。

    “何局,您这话说的还真就不太对,虽然这孩子不一定是你们何家的人,但是你们八百年前绝对是一家,因为,他也姓何。”

    楚锡联背着手笑眯眯的说道,眼中多了一丝精芒。

    他这话一出,整个大厅里顿时一片哗然,这个年轻人竟然也姓何!就凭这相貌的相似度,说他跟何家二爷没有关系,谁信啊!

    虽然他们知道何家二爷唯一的儿子已经死了,但是并不排除私生子的可能,像何二爷这种级别的人,在外面有三两个女人也很正常。

    但是萧曼茹却不这么想,她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这辈子,除了她以外,她丈夫绝不会有第二个女人!

    所以这个孩子绝不可能是她和何自臻的骨血!

    但是,她实在想不通,这个孩子为什么会与自己的丈夫长得如此相似,以至于她在看到何家荣之后,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那死去近二十年的儿子。

    何老夫人在听到林羽也姓何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内心陡然燃起一丝希望,握着林羽的手也不由加了一些力道,急忙道:“孩子,你别听他们,快告诉奶奶,你叫什么名字?”

    这么多年,整个何家上下,不相信自己孙儿死了的,也就只有她了,更准确的说,是她不愿意相信。

    “老奶奶,我叫何家荣,是清海人,我自小无父无母,后被人领养了。”林羽如实回答道,看着何老夫人眼中的慈爱,他内心刹那间柔软无比,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姥姥看向自己的时候,也是这种眼神,只可惜,姥姥已经去世很久了。

    清海?

    无父无母?

    何老夫人在听到这两个字眼后身子猛地一颤,双手颤抖不已,握着林羽的手再次往上走了走,生怕一不小心林羽就会从自己眼前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二十年没到过清海了,二十年啊!不过她却从没有一日忘记过这个地方!

    纵然清海有很多她和老伴的老朋友,但是她自从孙儿死后就再也没有涉足那里,因为哪怕只是听到“清海”这两个字,她都会伤心欲绝。

    “瑾荣,你是瑾荣!”

    何老夫人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了起来,这个孩子一定是瑾荣,一定是自己的孙儿,否则一切不会这么巧!连名字都只差一个字!

    何瑾荣?!

    林羽也不由一惊,何家二少爷的名字跟何家荣竟然只有一字之差!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妈!他不是瑾荣,瑾荣早就已经死了!”

    何自钦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冲自己的母亲喊了一声。

    “不,他是瑾荣,是我的瑾荣!”

    何老夫人把林羽往自己跟前拽了拽,接着一只手拉着林羽,一只手颤抖着往林羽脸上摸去。

    林羽躬了躬身子,看着泪如雨下的老人,心头也是酸楚无比,看来老人家很是疼爱这个二孙子。

    “老婆子,别胡闹了,吓到人家孩子了!”何庆武赶紧伸手拉住了老伴,望向林羽的眼神十分复杂,心头五味杂陈。

    老婆子想孙儿,他又何尝不想呢,可是孙子早就已经在二十年前死了啊!

    “对啊,妈,你吓到人家了。”

    何自钦快步走过来,拽着林羽的胳膊一把把林羽拽开,接着抽出一张纸巾,跪到母亲面前替母亲擦拭起了泪水,温和道:“妈,我们都知道您想瑾荣,但是瑾荣已经死了,您不能自欺欺人啊。”

    林羽皱着眉头望了眼地上的何自钦,揉了揉被他拽疼的胳膊,心中颇有些不爽,别说,这个何局长手劲儿还真不小,看来有两下子。

    “楚大首长,麻烦你带着你的人快走吧,我们今天是喜庆的日子,你可倒好,不知道从哪弄了个野孩子,把我妈给弄哭了!”

    这时何老夫人的大女儿也赶紧站起身来冲楚锡联冷声呵斥了一句,满脸嫌弃的扫了眼林羽,接着走到母亲身旁轻声安慰起母亲来。

    “对不起,我也不是有心惹老夫人不高兴,但是我也是出于一片好意,这个孩子是清海人,无父无母,二十年前被人收养,而且也姓何,又与二爷长得如此相像,恰恰二爷的儿子又在二十年前死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

    楚锡联面带笑意的说道:“最主要的是,当年死的那个孩子,面容皮肤都被泡烂了,谁知道到底是不是二少爷?!说不定是什么人找的替死鬼……”

    “住口!”

    何自钦猛地起身,怒声打断了楚锡联,额头上青筋暴起,指着楚锡联怒声道:“楚锡联,你要是再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的刺激家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好,是我不对,我不该说的这么直接,但是我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老夫人和老爷子想让我们走,那我立马就带着这个孩子走,并且保证他再也不会踏进何家半步!”

    楚锡联说完转头望向了何老爷子和何老夫人,笑眯眯的等待着他们的答复。

    “爷爷,快让他们滚出去吧!”

    这时何自钦的大女儿何妍妍突然冷冷的开口道:“我二弟已经死了,当时法医都验过尸的,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必须接受这个现实,不是跟我们家人长得像的就都是我们家的人!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你们要是任由他在这里胡闹,以后还不知道得有多少野猫野狗跑过来找何家认祖归宗呢!”

    说完她冷着脸,宛如看乞丐似得扫了一眼林羽,满脸的厌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