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3章 珠宝展览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怎么说话呢?!”

    江颜见自己这个所谓的表哥竟然骂林羽,忍不住出声维护起了自己的老公。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就骂他了,怎么了?土包子一个!”

    白燕尾服男冷冷的扫了林羽一眼,满脸的厌恶。

    他对于江颜的这个窝囊废老公早就有所耳闻,知道他先前就是个吃软饭的主儿,这一两年倒腾了一点小生意,改头换面了,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不了解,在他认为,林羽再怎么折腾,一两年也折腾不出什么来,所以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小生意人而已,在他眼里,这种人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更不配出席这种高端珠宝展览会。

    “江颜,我告诉你,土鸡永远是成不了凤凰的,别看你们现在穿的像模像样,其实你们骨子就是个穷种!”

    李秀美也帮着儿子骂了一句。

    “总比某些连自己的出身都否认,连自己的根都忘了的白眼狼好的多吧,这种人有种名称叫什么来着,野什么来着?”

    林司不紧不慢的认真的转头冲江颜问道。

    “你才是野种呢!一个连自己生身父母都没有的东西,也配说我?!”李秀美气的脸都歪了,她最忌讳别人提起她的出身了。

    “我是孤儿,但是爸妈如果找到我还能认我,不像你,家里人都不认你了,你说你怎么好意思还姓李呢?我建议你改姓野!”

    林羽倒也不恼,毫不客气的回击了回去。

    “你……”

    李秀美气的都要吐血了,脸色泛白,颤抖着手指指了林羽半天但是话都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想找死啊!”

    李秀美儿子撸起袖子作势要打林羽。

    “算了,弘旭,跟些土包子争论什么。”

    李秀美一撇头,正好看到一帮外面从入口进来,眼前瞬间一亮,顾不上给林羽计较,急忙拽了儿子一把,急切道:“国际大牌黛芙尔华夏区总管布兰奇小姐来了,走,快叫上你爸过去打个招呼!”

    说完李秀美再没搭理林羽和江颜,立马拉着儿子朝着远处的布兰奇小姐等人走了过去。

    “果真什么人养什么儿子!”

    江颜望着他们的背影冷声道。

    “行了,颜儿,别生气了。”叶清眉赶紧过来挽住了她的手。

    林羽顺着李秀美离去的方向看了眼,只见一个身着蓝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与他们娘俩汇合后,立马走过去,满脸恭敬的跟那个布兰奇小姐打了个招呼。

    “颜姐,那穿蓝西服的就是你三姨夫吧?”林羽好奇的问道。

    “什么三姨夫?他们也配吗?!”江颜冷冷道,“那男的叫唐广民,是唐氏珠宝的老板,比我三姨……比李秀美大了整整十六岁。”

    其实江颜的美貌基因主要是来源于她妈,而她妈一家相貌都十分出众,这个三姨李秀美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个大美女,所以才钓到了唐广民这个富豪老公。

    唐氏珠宝?

    林羽暗暗一惊,这个唐氏珠宝可是全国珠宝界的前三甲啊,市值近七百亿,怪不得这个李秀美和儿子唐弘旭如此眼高于顶、目中无人呢。

    “家荣,黛芙尔珠宝的大华夏总管来了,她今天是特邀评委呢,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

    这时沈玉轩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跟他一起的还有乐享珠宝的尚总。

    尚总之所以跟过来,是因为注意到了叶清眉和江颜,走到近前后,看到江颜和叶清眉出众的颜值和气质,不由心跳加速,脸色微红,显得有些激动。

    作为一个阅尽美女的胖子,他见到江颜和叶清眉能表露出这么激动的表情,可见江颜和叶清眉的面容有多惊艳。

    “不用了吧,我们今天只是过来混个参展的,又不是来参赛的,没必要。”林羽笑着摇了摇头。

    他不是生意人,对于这种阿谀讨好的事他向来有些不齿。

    “何总说的对,你们一个连参赛资格都没有的小公司,就没必要上去打招呼了吧,否则倒是自取其辱了!”

    尚总背着手挺着肚子有些傲然道,为了在江颜和叶清眉跟前凸显自己,他特意加重了“小公司”几个字。

    他此前并没有了解过何记,只是觉得名字陌生,多半是新兴的杂牌子,而且连参赛资格都没有,肯定大不到哪里去,所以就自然而然的将它归类到了比自己家还小的小公司的行列。

    沈玉轩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颇有些恼怒,不过怎么说还得依靠这个胖子,所以只好敢怒不敢言。

    “这两位小姐是……”

    尚总颇有些贪婪的在江颜和叶清眉白皙的锁骨和肩头扫了一眼,迫切的问道。

    “奥,这位是我妻子,这位是我干姐姐。”林羽笑着介绍了一番,“这位乐享珠宝的尚总,这次多亏了他,我们才能进来参展。”

    “尚总好。”江颜和叶清眉跟尚总打了个招呼,丝毫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甚至连眼神都望向了别处,因为她们也从这个尚总眼里看出来了不怀好意的光芒。

    “两位美女好,两位美女好。”尚总咕咚咽了口唾沫,得知江颜是林羽的妻子后,脸上闪过一丝失落,眼光着重在叶清眉身上扫了扫。

    “沈总,沈总,标签拿来了,拿来了!”

    这时一个何记的门店经理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扬了扬手里印着“何记·凤缘祥”字样的珠宝标签。

    “我们的展柜在那边,挂到珠宝上去!”沈玉轩赶紧伸手冲旁边的柜台指了指。

    “是。”那名经理立马跑了过去。

    “沈总,你也别嫌我事多,你们柜台上虽然有着何记·凤缘祥的字样,但是每一件玉饰上都没有标签,让别人误以为是我们乐享珠宝的怎么办?到时候万一你们的玉饰被人看到了,反响不好,再带坏了我们乐享珠宝的口碑,那我们多吃亏,对不对?”

    尚总昂着头十分带有优越感的瞥了沈玉轩一眼。

    沈玉轩拿来的玉饰他倒是看过,他虽然是老板,但是却是个草包,对珠宝了解有限,并没有看出沈玉轩拿来的那座观音好在那里,毕竟在他潜意识里认为,这种小公司也拿不出什么太好的东西。

    为了将自己家的玉饰跟何记的玉饰明确区分开来,他特地让沈玉轩叫人回去拿了何记的标签。

    “是,是。”沈玉轩苦笑着连连点头,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是这个尚胖子现在给他们撤柜,那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还有,你们记住,到时候如果有人问起来,你们一定要说我们是战略合作关系,知道吧?千万别让人误以为你们家跟我们家是一家!”尚总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这个你放心,我们到时候一定会区分的明明白白。”林羽笑眯眯的接话道,这个胖子不想让自己跟他们家有联系,自己更不想。

    他还想通过这一次展赛让何记在京城取得一些名声呢。

    很快,整个展览厅一层人便变的多了起来,凡是买到票的人基本都到齐了。

    这次展览赛的环节首先是让观众先自由参观,然后再由评委进行参观评选,实行打分制,综合材料、工艺等方面,选出最具价值的前五名。

    所以几个评委虽然早就到了,但是一直坐在一旁讨论交流,其中有几个还是洋人,那个黛芙尔华夏区的总管布兰奇也在。

    “那几个评委你认识吗?都什么来头。”林羽跟沈玉轩一起参观的时候,好奇的瞥了眼评委席问道。

    “我正要跟你说呢,这届展赛的评委可是非同凡响,看到那个白胡子的老头没,那是被称为玉老人的易喜宽易大师,今天都八十七了,是中国玉饰界开疆拓土式的人物!以前他只参加第一届展赛,此后再也没露过面,没想到这次主办方能把他也请过来。”

    沈玉轩说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些崇拜,毕竟对于任何一个从事玉器行业的人而言,易喜宽都是他们崇拜的偶像,相当于他们行业中的比尔盖茨。

    整个人不只玉雕技艺精湛,而且玉器生意做得很成功,上港最大的珠宝商就是他家的,不过对于这些内地的展赛,他们家并没有兴趣参加。

    “奥,原来是易大师啊。”林羽满是敬意的点点头,其实他对玉器界屁都不懂,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易喜宽这个人呢。

    但是沈玉轩说的这么激动人心,他自然得配合着点。

    “再一个就是那个国际顶级珠宝黛芙尔的华夏区总管布兰奇了,听说她这一次想从华夏寻求一个战略合作伙伴,估计非夺得头魁的珠宝公司莫属了。”

    沈玉轩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惋惜不已,要知道这可是一次珍贵的与国际珠宝界接轨的机会,但是可惜的是他们没有参赛资格,这种好事自然也就与他们无关了。

    “那其他几位呢?”林羽拍拍他的肩赶紧岔开了话题。

    “奥,其他几位除了两家小一些的国际珠宝商,就都是领导了,有国土资源部珠宝玉石首饰管理中心的主任,也有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主任,本来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官员是很难请的,但是玉老人都来了,他们自然也到场了。”沈玉轩说道。

    “看来这次比赛政府还是很看重的。”林羽面色不由凝重了起来,没想到这次比赛的分量这么重。

    “所以说我才感到可惜啊。”沈玉轩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说不出的失落。

    “呦呵,这不是沈总和何总吗?”

    这时林羽和沈玉轩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阴冷的笑声,两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年近六十,身着亮粉色花纹西装的男子带着几个保镖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滕君?”

    沈玉轩看到老男人后不由紧皱起了眉头。

    这个滕君正是上次跟他竞争过段老的君福珠宝的老板,自从上次被林羽教训完之后,他就灰溜溜的跑了。

    林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见他鲜艳的西服和铮亮的皮靴,不由笑了笑,这个老男人还是那么风骚啊。

    “据我所知,你们好像没有参赛资格吧?”滕君悠悠的笑道。

    “谁告诉你我们没参赛资格的?!”沈玉轩冷笑一声,嘴硬的说道。

    “行了,你别装了,掌管报名的那个主管早就被我买通了!”滕君摊手耸了耸肩,随后张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