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6章 会长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闻言顺着他的目光往前一看,见远处站着的正是千植堂的万士龄。免-费-首-发→【追】【书】【帮】

    此时他被几个外地赶过来的中医簇拥在中间,有说有笑的在交谈着什么。

    从他的神情能够看出来,今天万士龄心情非常的好,似乎一改往日的阴霾。

    小范秘书对林羽与万家之间的冲突多少有些了解,见林羽眉目间颇有些不悦,急忙解释道:“奥,何医生,万神医也是京城有名的国手御医,在中医圈中有着一定的地位,所以我们没法不邀请他!”

    “我知道,我知道。”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想来也是,虽然千植堂被封了,但是那主要是因为万维运的缘故,与万士龄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还是照样做他的御医,要是这次协会不请他的话,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小何,来这里坐!”

    林羽正准备找空位坐,突然听到旁边一个笑呵呵的声音招呼了他一声。

    “爷爷!”

    窦辛夷发现是她爷爷后,兴奋的喊了一声,急忙拉着林羽和叶清眉去了她爷爷那边。

    “臭丫头,最近表现的怎么样啊?”窦仲庸望着自己的孙女,眼里满是宠溺。

    “可好了,不信你问我师父!”

    窦辛夷昂着头坐到爷爷身边,拽着叶清眉紧靠着她坐下。

    林羽便在叶清眉身边坐下,冲窦老笑道:“窦老,辛夷这段时间确实表现不错,她很有天分,是个好苗子,您老呢,近来可好?”

    “马马虎虎吧。”

    窦老笑了笑,随后探了探头,狡黠的冲林羽一笑,说道:“小何啊,我可是听说了,这次中医协会会长的位子,非你莫属。”

    “窦老,我也听说了,这次中医协会副会长的位子,是您老的!”林羽也同样还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叹息道,“其实这个会长的位子本应该是您老的。”

    “哈哈哈,我可不想当正的,都一把年纪了,机会应该让给年轻人,你们才是中医的未来!我给你当个副手就挺好!”

    窦老说着叹了口气,收起笑容,面色庄严的望着林羽说道,“小何,我真得替中医好好的谢谢你啊!”

    “谢谢我?”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对啊,我很感谢你能投入到中医这项事业中来,为中医的继往开来增添新的血液!”窦老深陷的眼窝中闪着希冀的光芒,“有你撑着中医,就算是死,我这把老骨头也能合上眼了!”

    “爷爷,你乱说什么呢!”窦辛夷噘着嘴气呼呼的埋怨了自己的爷爷一句。

    “行啊,我这丫头,终于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窦老看到窦辛夷的样子,忍不住调笑道,心中说不出的欣慰。

    “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窦辛夷被爷爷揶揄的脸都红了。

    林羽笑了笑,望着窦老的眼中满是敬意,像窦老这种人,才是真正将中医放在心上的人。

    “老窦啊,好久不见啊!”

    这时有两个老人走过来跟窦老打了个招呼。

    “哎呀,老王,老黄!”窦老看到这俩老人后面色大喜,急忙起身跟他们握了握手,笑道,“好久不见,可把我想坏了,一会儿散了会,必须得好好的喝上几盅!”

    说着他急忙转身跟林羽介绍道:“小何,来,快,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滇西黄家医圈传人黄新儒黄医师,这位是鲁北的药王王绍琴王医师,老黄,老王,这位小友是……”

    “我认识他,回生堂的何家荣何小神医嘛!”

    没等窦老说完,王绍琴便笑呵呵的打断了他。

    “王老,我们又见面了。”林羽笑着跟他点点头。

    “老王,你们认识?怎么认识的?”窦老和黄老都颇有些惊讶。

    “上次嘛,京城中医药大学的宣讲会,他代替你去当的嘉宾嘛,而且还狠狠的挫了那两个韩医学人的锐气!”

    王绍琴想起上次的事情不由摇头苦笑,自己跟林羽比,还真是差远了。

    “哎呀,瞧我这记性,老糊涂了!”窦老笑着拍着自己的脑袋摇头道。

    “老王,你说上次以针封穴,教训那两个韩国人的,就是这位小兄弟?!”黄新儒颇有些惊讶的说道,随后上下打量林羽一眼,惊讶道:“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啊!”

    “黄老过奖了,您这些先辈才是我应该学习的榜样!”林羽恭敬的笑了笑,他对这个黄新儒有印象,当时倡议书上他也签过字。

    “一会儿我们就该喊何会长喽!”窦老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对林羽当选会长的事情颇引以为傲。

    “哦?你的意思是说何小友要当选这届的会长?”

    王绍琴和黄新儒脸上都有些惊讶,随后两人点点头,心悦臣服道:“倒也确实是实至名归。”

    单凭林羽一手以针封穴的本事,他们就望尘莫及。

    “好了,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们的大会马上就开始了!”

    这时台上主持会议的卫生部寇主任对着话筒喊了一声,随后清了清嗓子,等人全场的人都坐好安静下来后,这才念了一段十分官方的开场白。

    “好接下来由郝部长讲话,大家鼓掌!”

    下面立马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寇主任急忙又把话筒交给了坐在最中间的郝宁远。

    “首先感谢诸位的到来,很感谢大家跟我一同见证这个中医界的历史性时刻……我宣布,华夏中医协会,就此正式成立!”

    郝宁远话音一落,下面再次响起一阵激烈的掌声,同时伴随着阵阵的欢呼声,在坐的一众中医全都是发自心底的为此感到高兴。

    “好,好!”

    郝宁远笑着招了招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笑道:“因为这次华夏中医协会的成立,是政府组织的,所以经过我们卫生部决定,第一届会长和副会长的人选要相对谨慎些,由我们卫生部进行提名,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

    有很多人早就得到了内部消息,知道这次会长和副会长会由郝宁远亲自提名,毕竟这件事是人家郝宁远促成的,也是人家从上面拉来的经费,所以由人家来决定,他们并没有异议。

    而且他们都不知道郝宁远要提名的人是谁,心里都怀揣着一丝希冀,希望郝宁远提名的人是自己。

    “郝部长,大家都没意见,您就直说吧!”寇主任笑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这次我提名的副会长是军山疗养院的国手御医,窦仲庸窦老!”

    郝宁远笑着将手指向了窦老。

    “好!”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在坐的都听过窦仲庸的名头,也知道他是一名德才兼备的老医师,所以由他出任这个副会长,可谓是实至名归,他们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这么说大家都没有意见哈,那就这么定了,副会长就是窦老了,恭喜窦老!”

    郝宁远说完,大家又是一片掌声。

    “谢谢郝部长赏识,谢谢大家抬爱,谢谢,谢谢!”窦仲庸赶紧起身双手抱拳,不停的四周的众人道谢。

    “那接下来就是会长的人选了,第一届会长,自然需要一个医德、医术都非常突出的人来担任,所以我推荐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回生堂的何家荣何医生!”

    郝宁远笑着将手指向了远处坐在窦老旁边的林羽。

    他话音一落,这次整个报告厅里则显得安静的多,除了窦老在内的一些京城中熟悉林羽的医师鼓掌外,其他人皆都是一脸狐疑,他们都是外地的医生,自然没听过林羽的名头,尤其是在看到林羽只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后,心里立马生出一股对抗的情绪,互相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了起来,言语中颇有些不满。

    坐在右侧的万士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意的嗤笑了一声。

    “大家或许对何家荣何医生不太了解,不过对于前段时间在京城中医药大学宣讲会上,中医学大败韩医学的事情总有所耳闻吧?”郝宁远笑道,“正是诸位眼前这位年轻的何先生所为!”

    众人闻言顿时骚动了起来,显然有些吃惊。

    “这件事我可听说了,据说当时这位小医生现场封住了那两个韩国人的穴道呢,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是闻所未闻啊!”

    “我也听说过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厉害的针法,确实大有可为啊!”

    “是他吗,有点太年轻了吧,该不会是糊弄我们吧?”

    “胡说,郝部长能拿这件事来糊弄我们吗?”

    “就算是真的,找这么个年轻人当第一届会长也不太合适吧?”

    “是啊,感觉有些儿戏了。”

    一帮人说什么的都有,大部分都对林羽当选这个会长有些不服气。

    “一群白痴!”窦辛夷听到这些话后不由翻了翻白眼,十分替林羽鸣不平。

    “大家对我的推荐好像有意见啊?有意见当面跟我提吧,我这不是正坐在你们面前吗?!”

    郝宁远听到这些议论也多少有些不悦,声音中加了几丝威严,严肃道:“其实何医生的事迹很多,大家可以多去了解了解,他做这个会长绝对是当之无愧!当然,大家要是真的有异议的话,可以提!”

    虽然他嘴上说着可以提,但是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的不满之意,顿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没再说话。

    既然郝部长都内定了,他们再硬着头皮对着干,不是存心找麻烦嘛!

    “对啊,郝部长说的对,何医生可是医术和医德兼备的青年才俊,完全有能力做这个会长,再说,咱中医不都是一直说补充新鲜血液嘛,对不对?怎么样,大家好好想想,都没意见吧?”

    寇主任急忙笑呵呵的缓解着气氛道。

    “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对,没意见!”

    众人见状立马三三两两的喊了起来。

    “我有意见!”

    这时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

    窦老下意识的以为是万士龄说的,转头往万士龄方向看去,但是抬头一看,发现万士龄坐的好好的,话音并非出自他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