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6章 有你哭的时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66章 有你哭的时候

    林羽说罢便直接抬腿往酒店里走去,周辰急忙跟了上去,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伸手拉了林羽一把,苦口婆心的劝道,“家荣,我可事先跟你说啊,这次是我请人家来的,就是为了和谈,让人家放我们一马,否则我们周氏拍卖行不出半个月就垮了!除了长城拍卖行,我还邀请了京城的另外两大拍卖行,禾旗拍卖行和兴宝斋拍卖行的负责人,你一会儿有话说话,千万别跟人家动手啊!”

    林羽的身手他可是知道的,虽然这三个老总都各自带了保镖,但是压根都不是林羽的对手,所以他很害怕一会儿一言不合林羽再把人家给打了。

    不过好在林羽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刚才出了机场,百人屠率先把行李送了回去,所以才没跟着一起来,否则要是百人屠跟着一起过来,那周辰绝对吓坏了。

    他这几天可是从厉振生嘴里得知,林羽身边又多了一个号称世界杀手排行前三,杀人不眨眼的随行!

    “放心吧,只要他们不对我动手,我就不对他们动手!”

    林羽笑着冲周岑说道,他这个人向来以理服人,什么时候动不动就打人了?!

    周辰闻言这才点点头,一边跟林羽往上走,一边跟林羽劝道,“家荣啊,事已至此,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把这件事给压下来,大家平心静气的坐下来有话好好说,俗话说万事好商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我们现在能够留在京城站稳脚跟,吃点亏也不算什么!”

    直到现在,他心里仍旧不相信林羽确实已经找到雁草堂了。

    毕竟长城拍卖行那边已经跟他交了实底儿了,那两幅假画和笔洗压根就不是从雁草堂买去的,是从国外购买到的,至于是出自谁之手,长城拍卖行那边的人也不知道!

    “你要劝的不是我,是他们!”

    林羽冲周辰有些无奈的笑道,“如果他们要是愿意吃点亏儿的话,那也就不会倒闭了!”

    周辰望着林羽神情自若的模样,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再没多说什么,这个家荣,掩耳盗铃还盗上瘾了!

    到了上面的包间之后,林羽轻轻地敲了敲门,随后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去。

    数十平米的包间里装修豪华,摆着一张欧式宫廷风格的高档餐桌,餐桌内侧坐着三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皆都穿着西装衬衫,显得极为富态,其中一个坐在最中间,看起来足足有两百多斤重的男子正仰着肥硕的脸,嘴上叼着雪茄,昂着头,一脸倨傲的扫了眼刚刚进来的林羽。

    “坐在最中间的那位就是长城拍卖行的田董,左边的是禾旗拍卖行的张董,右边的是兴宝斋拍卖行的徐董!”

    周岑低声冲林羽介绍了一句,接着笑呵呵的冲坐在里面的三位老总介绍道,“三位老板,这就是我们周氏拍卖行的股东之一,何家荣何总!想必三位老板都听说过吧?!”

    “他就是那个用小商品批发城冒充雁草堂的何家荣何总?!”

    一旁的徐董眯着眼说了一句,接着没忍住,昂着头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田董和张董听到这话也瞬间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容中说不出的讥讽,看林羽的眼神宛如看到一个刚刚入城的土包子。

    周辰听到这三人的笑声,脸色不由变了变,额头上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显得有些难堪,不过林羽倒是一脸的坦然,笑眯眯的望了里面的三人一眼,接着径直朝着桌子走过去,直接坐了下来,见三人还在大笑,眯着眼说道,“几位都是当老板的,莫非真的蠢到雁草堂这种组织会对外宣称自己的真名吗?!”

    听到他这话三人的笑声这才止住,互相看了一眼,张总便悠悠的说道,“何总,你是个医生,对古玩行业了解的不多,你可能不知道吧,雁草堂早在民国时期就已经不存在了,这些年来,打着雁草堂的旗号招摇撞骗的,不敢说有上万人,起码也有上千人了,你觉得你随便找了帮土包子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会上当吗?!”

    他们不相信胡擎风那边是真的雁草堂也是有原因的,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过雁草堂的名号,全部都是假的,所以现在整个行业里,几乎都已经没有人信“雁草堂”这三个字了,甚至在古玩街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名的规矩,凡是打着雁草堂名号的人,每家店的店掌柜见到后,话都不会多说一句,一律都会让他们滚蛋!

    当然,这也与雁草堂的工艺品从解放以后主要出口国外,从来不销售国内有关。

    “是啊,何先生,我们要是上了你的当,那可真就成了三岁小孩了!”

    徐董也跟着的冷笑一声,语气颇有些讥讽的说道,“再说,就是雁草堂真的存在,也会跟田董的这种老字号大拍卖行合作,怎么可能会找上你们!”

    “何先生,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头,也知道你医术不凡,而且我多方打听过,了解你的人都说你能力出众,聪慧过人,不建议我跟你对着干,所以我一开始才会派人去跟你们好言相劝!”

    长城拍卖行的田董挺着肥硕的身子倚在椅子上,有些轻蔑的扫了林羽一眼,冷哼道,“但是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嘛!竟然会想出这么种让人笑掉大牙的伎俩!实在是有些草包!”

    “田董事长,我也早就听说过你,为人有能力,有见识,知分寸,但是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吗,蠢得简直不可救药!简直比草包还不如!”

    林羽摇摇头叹息了一句,学着田董的样子讥讽道,“既然你都说了,我用这种小伎俩太可笑了,那你觉得我会出蠢到用这么简单的伎俩吗?作为一个董事长,说话前能不能过过脑子?!”

    “你!”

    田董闻言猛然大怒,砰的拍了把桌子,接着猛地起身,冲周辰冷喝道,“周辰,你请我们过来和谈,就摆出这么个态度?!”

    “就是,这他妈到底是你们求着我们,还是我们求着你们啊?!”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妈的,不谈就趁早拉倒!老子分分钟让你们滚出京城?!”

    一旁的张董和徐董也都跟着怒声喝道,他们显然也没料到林羽竟然如此猖狂,不知道的还以为主动权握在林羽的手里呢!

    “诸位息怒,息怒!”

    周辰见状面色一变,急忙讨好的冲田董他们三人笑道,“何总刚回来,不太了解情况,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怎么不了解情况,周大哥,他们不是叫嚷着要把我们挤出京城吗,那让他们来就是了!”

    林羽满不在乎的悠悠说道,“我就怕到时候他们还没把我赶出京城呢,他们自己的拍卖行就垮了!”

    “好,好,何家荣,那咱就走着瞧,看看到时候是你们先滚出京城,还是我们长城拍卖行先倒!”

    田董被林羽这话气的浑身发颤,接着站起身,沉着脸往外走去,随性的保镖也赶紧跟了上去,同时两侧的张董和徐董也赶紧起身跟了上去,他们都是以长城拍卖行马首是瞻,所以自然跟田董站在同一战线上。

    “田董,你听我说,听我说!”

    周辰见状立马急了,赶紧冲过来想拉住田董,但是田董直接一把甩开了周辰的手,头也不回的快速朝着外面走去。

    张董和徐董经过林羽身旁的时候也冷声哼了一声,同时冲林羽冷声道,“何家荣,你等着吧,有你哭的那天!”

    说着他们没有任何的停留,径直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记住,你们要是想跟我们道歉的话,最好早一些,要是晚了的话,我恐怕也控制不住局势了!”

    林羽压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自顾自的夹着菜,同时高声冲他们喊了一声。

    “哎呦,家荣啊,家荣!”

    周辰见人家都走远了,也拉不住了,跑回来埋怨了林羽一句,跺了跺脚,急声说道,“这次我是被你害死了,你家大业大,赔个几亿压根不在乎,但是我爸要是知道我赔了这么多钱,非把我的皮扒了不可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