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暴雨前白絮寻天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妖,为恶者,必除之。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何谓恶?害人。这是身为除妖师必须谨记的一句话。

    平城。

    这是一座远离都城的南方小城。

    城外平静安宁,偶有虫鸣鸟叫声传出,并不恼人,西面的山中有着一片竹林,南面的山地势高,山顶处有着一片雪原,哪怕是夏季,地上的积雪依旧不化。

    慕名到此的人有很多,马车和行人进出都在南北的两个小城门,城门处拥挤,而过了城门豁然开朗,熙熙攘攘的声音迎面而来。

    见过的人都会道一声:“没想到这里竟是如此热闹。”的确如此,城虽小,却和麻雀一样,五脏俱全,该有的客栈,酒楼,商铺,一样不缺。

    城内和城外相比,可以说是两个地方。

    城内的路并不宽阔,行人来往显得有些拥挤,却更显热闹,摆摊的商贩们摆在了路的两边叫喊着自己的口号招揽着过路人。

    男女老少的目光或多或少停留在这些小摊上,看过之后再决定去留,孩童贪玩看到了小摊上的玩具便不肯离开。

    “咚咚——咚咚——”

    混在人群中,这声响也尤为醒目。

    孩童拿起了小摊上的一个拨浪鼓,摇得咚咙作响,妇女无奈只好笑着掏出了荷包。

    “娘买了这个给你,你可要听话。”孩童的母亲侧过身弯下腰,轻轻扶着孩童两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眼中满是慈祥。

    孩童眨着眼睛使劲点了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喜悦的笑脸。

    小贩眼见又一笔生意上门也是喜不自禁。

    一位撑着伞遮挡太阳的女子面色平静,她听到声响后微微抬高了伞,好奇地看向那孩童,目光停留在了拨浪鼓上,经过他们的身旁后,女子又收回视线撑低伞面,微露笑意。

    听话,听爹的话,我们不需要这个就不买了,她执意要买的话就是不肯听父亲的话,那么,她就是一个执拗不懂事的孩子。

    换做是她的父亲,便是这种感觉了。

    父亲不希望她在现在这个时候出来。

    七月里的太阳,实在是热辣无比,有着伞的遮挡,还是有些睁不开眼睛,更何况是那些急着赶路的人。

    此刻是正午时分,日头正毒,刺眼的阳光照下来,照得行人接连眯眼。

    城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流着汗,背着行囊低头忙着赶路,行人中有人用手遮挡,企图抵挡从上而下的炙烤。

    但这手长久照着光,免不了要晒黑晒伤,只是为了赶路也不能顾虑许多。

    女子看着前方远处的路,泛着一阵热浪,不免头晕目眩,不如先找个客栈休息一下,等到凉快些再找人。

    既然已经来到了平城,要找天岐也不急于一时。

    只是希望她自己不要很快被人找到。

    女子来到客栈门前,走进客栈后,顶上的光一下子便暗淡下来,顿时轻松不少,身上也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掌柜的,来一间上房。”

    掌柜的从柜内走出,笑意盈盈道:“这位客官可真是走远,我们这就剩最后一间上房了,客官,我先带你上去瞧瞧。”

    女子应了一声:“好。”

    从城外来的人,却并不轻松。

    经过城门时,他们稍稍得了一处阴凉,很快便又暴露在日头底下,有走得疲累的人想要在城门内稍作歇息,也被同在城门内的守城士兵催促离开。

    “快走,快走。”

    一个面色黝黑的守城士兵面露不满,这天本就闷热,城门内又拥挤,虽然有阴凉处,可人一多还是难受。

    赶走了想要停下休息的过路人,守城士兵怀抱着长枪继续靠在城门内的墙上,长叹一口气还是觉得透不过气,心中烦闷,面色沉重,只能仰头暗自埋怨,这么热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此刻若是能来一场雨去去燥热该有多好。

    守城士兵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脸,自上而下抹去了脸上的汗水。

    守城士兵身旁还有一人镇定自若,他淡然转过头平静地开口道:“你再怎么抹还是这么黑。”

    “三林,你这小子不热吗?”面色黝黑一些的守城士兵已习惯身旁这人的冷言冷语,并不恼怒,只是好奇问着。

    三林果断答道:“我不觉得热。”用的却是慢悠悠的口吻。

    黝黑的男子叹了一声气,又望向行人。

    他有过教训三林的冲动,奈何知晓三林的哥哥是除妖师,三林的身手也不差,他断然打不过,也只好习以为常。

    刚刚走过城门的人,用手挡在额前四处张望,想寻个可以休息的地,喝杯茶水之后再赶路,望出去却看不到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写着茶水的街边小铺子都早已坐满了过路的行人。

    正要往前继续赶路。

    手抬起的这一会工夫感觉手指沾了些东西,抬头一看,不知何时竟飘来了一朵云彩,方才沾到的东西正是先行下来的水滴。

    “要下雨了。”赶路的人面色欣喜,随后皱起眉头来,不对,下雨了也得赶紧找个地方,他可没有带伞。

    一人慌,众人跟着慌。

    水滴越来越多,行人也都察觉,纷纷加快脚步往知晓的避雨处或是家中赶。

    先前撑着雨伞的女子在客栈掌柜的带路下慢悠悠地走上楼梯,不慌不忙,听见客栈外的响动停下脚步回头看去,见行人慌乱雨滴降落竟还掩嘴一笑低声道:“未雨绸缪,除妖师的基本功之一。”

    “客官,你说什么?”掌柜的没听清,回过头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白絮笑着答道,转过身继续往客栈二楼走着,下雨了,雨打在鸟的身上,鸟便飞不远了

    她想要找到天岐,拜天岐为师。

    所以,她不能让听从父亲命令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的鸦岑找到她,并带她回到都城,回到除妖师的地方。

    不知鸦岑进城了没有?

    守城的士兵见行人慌乱误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立刻起身出了城门察看,头上感到一阵凉意,便明白是雷阵雨要来了。

    士兵的眼中有了期待,不知这雨会下多久。

    城门内留着一个面不改色的守城士兵,正是三林,他漫不经心地看着身旁两边走出去的同伴继续倚靠在墙上,打了个哈欠闭起了眼睛,嘴角渐渐扬起笑意。

    既然要下雨,那他就先睡一会。

    “三林,你怎么又要睡觉了。”黝黑的男子无奈道。

    要过城门的行人都纷纷往里涌,而行人的最后面是一片树林。

    绿意盎然,暗藏杀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