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又往前走了片刻,快要走出这片树林了却还没有见到小黑的踪影。★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天岐心中不安,不自觉走慢了些。

    刘轩云放慢脚步跟在天岐身边,帮着天岐四处寻找,找寻无果后收回目光眼神涣散,已经做好了放弃的打算,他也想劝天岐放弃便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天岐大人,你的马会不会已经被别的妖吃掉了。”

    天岐微愣,瞥了刘轩云一眼。

    刘轩云噤声心虚地往别出看去,他这嘴可别是乌鸦嘴,一说就中了。

    天岐往另一边看去寻找着小黑的身影,被妖吃掉,小黑可没有刘轩云这么笨,在见到妖之前,小黑早就跑了。

    老马向来让她安心。

    天岐稍稍缓和了紧张的情绪,注视着还在装模作样寻找小黑的刘轩云,冷声道:“刘轩云,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么等会我找回了我的马,你别想骑上来。”

    刘轩云回过头,眼中闪过惊讶,褪去一半脏乱的脸上很快又露出得意的笑容,不骑也没什么,他本来也没奢望过,只是天岐却已经在顾着他了。

    有些人就是嘴硬。

    心软的话怎么受得了别人的软磨硬泡。

    刘轩云也看着天岐,看了片刻后开始故作惊讶起来:“天岐大人难道一直想着,找到马后让我也一起上马回去?”

    为了装得更像些,他一边说着一边欣喜地用手比划着。

    天岐目光凛然地盯着刘轩云,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自顾自地演戏。

    刘轩云低下头忽视一瞬的尴尬,走到天岐身边抬起头低声细语道:“天岐大人。”他的眼中又有着明亮的光,“原来是这么顾着我,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

    近在眼前的气息是温热的,天岐不去看刘轩云脸上的神情,轻哼一声,扬起头瞥了刘轩云身后一眼,那里比他的脸干净。

    刘轩云若是有尾巴,这会该翘上天了。

    天岐看回刘轩云眼中带了一丝笑意。

    刘轩云这得意忘形的模样让她有些后悔这么轻易答应让他跟着她,不过他要是敢惹是生非,她就丢下他一人上路。

    不是她不让他跟着,而是他自己没有跟上,这样,也不算违背了什么。

    三年来,她也习惯了一个人。

    只是偶尔,她会想起在除妖师中的师父白风,在想,白风是不是也在惦念着她。

    天岐回过神朝着刘轩云轻笑起来:“刘轩云,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想要用拙劣的谎话欺骗到我,我当然也要礼尚往来好好骗你一次。”

    “我的小黑是绝不会让你这么一个脏乱的人骑的,但是以后……”天岐的眼中涌出了恨意,“你胆敢再欺骗我……”

    刘轩云面带笑意地低头认错。

    天岐看着刘轩云依旧带着笑意的脸,一时恍神想起了白风曾经和她说过的话,白风曾淡淡笑着,教育着她,身为除妖师要学会做到一个字,忍。

    她不理解反驳道:“忍耐算什么本事。”

    白风依旧浅笑着,声音温和:“天岐,忍耐有时候也是一种本事。”

    “忍耐。”天岐垂下眼用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提醒着自己。

    刘轩云见天岐迟疑,肆无忌惮地抬了头,对上天岐的眼睛猜测起来:“天岐大人以后还想杀了我不成?”

    他一点也不怕,因为他心中早已明白了天岐刚才说的话,他若是洗干净了,也是能骑在天岐的马上的。

    小黑,这马是黑的吗?

    这样倒真是一个直接明了的名字。

    天岐拿起剑抱在胸前,垂下的眼睛又重新看回到刘轩云身上,怒意在渐渐散去:“我这把剑从来没有杀过人。”轻笑起来,“如果你想成为死在这剑下的第一个人,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这也是玩笑。

    这把剑只会用来除妖。

    因为这剑是白风送给她的,也可以说是传给她的,自从白风的右手受伤不能用剑后便把一切都给了她。

    白风一直希望她能替他走上大除妖师的位子去改变人和妖的关系。

    但她到底还是辜负了白风的希冀。

    她连五等除妖师都没当上便离开了。

    白风也一直停留在四等除妖师的位子上,天资过人也无缘那大除妖师之位,或许他到现在还在等她回去。

    只是她有自己的想法。

    忍无可忍便该主动出手,一味退让只会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好欺负的人,而白风他只想在除妖师中忍下去。

    她不喜欢白风的这种性子,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就不喜欢。

    刘轩云直视天岐面无惧色,嘴角边慢慢扬起了笑意,朗声道:“天岐大人,你可要记得今日的这个约定,能第一个死在你剑下的人是我,而不是别人。”

    天岐松了松握着剑的手,暗想道,这刘轩云恐怕不止是耳朵不好,连脑子也不太好,这种事又算是什么约定。

    “你自己记得便行了,我不会去记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天岐垂下手往旁边走去,他想要这么想就由着他,反正与她无关。

    白风想留在那里就留着,等她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看他的。

    天岐看着眼前有些焦急。

    再往前就要走出树林了,只能先去旁边找找看了。

    天岐沉下眼边走边思索。

    想的却是刘轩云的事。

    明明今日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刘轩云,可她却已经因为他的话,动过好几次气,这一回,她又莫名有些感动,或许是因为她还从未见过这么一心求死的人。

    不对,他是不是人还不一定。

    天岐回头,看见刘轩云远远跟着,身上拖泥带水的,心中有些无奈,不知道他做起事来是不是也是如此,看上去倒是可怜巴巴的。

    她下意识想要张口喊他快点跟上,见了刘轩云脸上的笑意立刻转回了头。

    他的笑容和白风一样,她既讨厌又喜欢。

    她现在也和白风越来越像了,当初白风就是见她一个小女孩孤零零的,在她看到“花渐”的尸体后编了个谎话一直被妖欺骗被妖收养,白风出于同情和愧疚,问她要不要跟着他一起离开。

    “我跟你们走。”

    回到除妖师中,白风坚持要亲自照顾她,甚至不顾那时的大除妖师白锦如的反对。

    白锦如是白风的父亲。

    如今不过是个患得患失的老头罢了。

    “天岐,我去另一边找你的小黑。”刘轩云大声喊着,朝着天岐慢慢靠近。

    天岐吓了一下,看了眼刘轩云厌恶道:“我的耳朵可没有你那般不好,下回再敢离我这么近大声嚷嚷,你和我的约定马上就能兑现了。”

    刘轩云认真地听着,听后点了一下头,看着天岐轻笑一声往旁边走去,他继续大声说着:“天岐大人不止是从来没杀过人,应该也是从来没威胁过人。”

    天岐捏着剑,心中不甘,他怎么知道,是料定她不会对人下手吗?她威胁妖的手段便是先下手为强,而对人……

    她却有所顾忌。

    她跟了白风这么多年,白风又是她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白风也像是她的父亲一般教给了她许多东西。

    不过,白风可不是一个满脸胡渣颓废不堪的人,在她的脑中,丢下她不管的父亲才是这样一个可恶的人。

    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她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找到花渐,问出他当初丢下她的原因。

    至于父母,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天岐走着和刘轩云相反的方向,步伐沉重,刚才的雨水已经渗到了鞋子里,每走一步都感觉又潮又难受。

    她望着远处眼中有着恨意,花渐到底躲去了哪里?这三年来竟然找不到半点他的踪迹,他狡猾得像是狐狸一般。

    说不定他就在哪处偷偷看着她像个愚蠢的傻瓜一样到处找着他。

    她确实也是傻瓜,找不到还要继续找。

    天岐轻笑一声,她是自讨苦吃。

    而天岐要找的花渐此刻正扬着笑意抱着小蜘蛛往他的藏身处走去。

    小蜘蛛在花渐的怀里颠簸着,身子下面虽然有些疼痛,但有着花渐大人陪在身边便也不觉得那么难熬了。

    花渐察觉到小蜘蛛有了动作,便放慢脚步低下头贴在小蜘蛛的耳边问道:“怎么了小蜘蛛,你是不是觉得,很疼。”

    小蜘蛛赶紧摇了摇头。

    只要不会死,疼一些也无妨。

    花渐把头收了回来,看着远处放心道:“那就好。”小蜘蛛和天岐的性子倒是有些像,有心事也不会轻易说出口,不过天岐还要倔一些,找到他以后,她应该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小蜘蛛忍着疼痛慢慢将头往回转,看着花渐的脸不自觉露出了笑意,痛意也减轻了,花渐大人是第一个待她好的妖,她也会好好听花渐大人的话。

    是花渐大人收留了她。

    在满是尘埃不见天日的那个破旧山洞内,她织了一张网,静静等待着食物走上门来。

    而那一日,花渐大人来了,他撞在了她的网上,而她很快便明白,这一次来的不是食物,她的网破了,她抓着一根蛛丝往上逃窜,却被花渐大人一把抓住了。

    虽然还是一片黑,但却有些暖意。

    花渐大人的手很暖,在这份温暖中死去也是一件好事,但是,花渐大人放开了她,带她走出了山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