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章 雨大客栈纷争又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客栈内,一楼的几张方桌上坐满了人,门外陆续有人走进来,很快,客栈二楼靠窗的几张桌子上也坐满了人。★首发追书帮★

    这些人都是经过平城的过路人,适逢下雨便早些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东西。

    掌柜的见今日客人比以往要多,心中也慢慢消去了对先前那三个除妖人吃饭喝酒不给钱的怨恨,忙着跑上跑下招呼起来。

    平日里,这客栈人少,掌柜的一人就能忙得过来,也就没有再多雇一个人,“早知道应该多雇一个人的。”掌柜的跑上楼梯时喘着气低声道。

    没有未雨绸缪,今日这客栈生意又出奇好,掌柜的注定是要忙得不可开交了。

    后悔已是来不及了。

    掌柜的走上楼,往着靠窗的几桌客人那走去,刚放下茶水,又听得楼下有人在喊他,应了一声马上下来又急急往下走去。

    客栈二楼的客人们坐等着菜上来前,先倒了茶水解渴,又互相聊起天来解闷,客栈内的声音渐渐吵闹起来。

    这热闹又引来客栈外的过路人,想要进来一探究竟。

    这家客栈的酒菜究竟如何?

    雨下大后,客栈外的屋檐下站着一片躲雨休息的人,目光时不时往客栈内瞧着,想要看一看客栈内的人吃的是些什么菜。

    掌柜的从楼上下来,招呼好了喊他的客人后,走到门边,朝着屋檐下躲雨的人道:“外面雨大,都进来躲雨吧。”

    躲雨的人互相看了看,没人往里走。

    掌柜的也就顾着自己往里走去。

    等一个手拿雨伞,却还是浑身湿透的愚笨男子走进客栈门后,躲雨的人才都跟了进去。

    掌柜的又回了头。

    鸦岑把老妇人送他的伞放在了靠门的地方,从胸口摸出了一张画像递给了掌柜的:“掌柜的,耽误你一些时间,你见过这画中的女子吗?”

    他本想找到青红楼的,只是找了一圈后并没有看到写着青红楼的招牌,便又走了回来,正巧看见这里有着一家客栈,想着白絮走累了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在客栈外守株待兔等着白絮自己撞上门来。

    客栈人多,掌柜的忙不过来,他也就没有进去打扰。

    只是客栈掌柜好客,他就进来先问问看。

    掌柜的拿起鸦岑手中已经沾湿的画像,转身放到柜台上,小心展开后,盯着画中的女子看了半晌,瞧着眼熟却还是认不出这女子就是白絮。

    鸦岑走到掌柜身旁道:“她叫白絮。”

    掌柜的又看了一会画像,收起递给鸦岑,摇了摇头道:“公子,你告诉我你要找的人叫什么,我也无能无力,我们这里管束少,住店的客人不用报姓名便能住下的。”

    鸦岑收起白絮几年前的画像,藏回胸口前犹豫了一下,身上已经湿了,这画像再放回去恐怕纸都要烂了。

    他只有白絮的这张画像,得好好留着。

    鸦岑往门外走去,拿起伞时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将画像放进了伞内,握紧了雨伞,又走出拥挤的客栈,到客栈外的屋檐下等着。

    客栈掌柜见后,只觉鸦岑行事古怪,却也没有多想,忙着去后厨内端菜出来。

    客栈内走进的行人靠着窗边站着,先前在外面时好奇往里面看,现在进了客栈内,又是好奇地往客栈外看去。

    路上的行人因为雨势变大又少了起来。

    而客栈内,人一多,潮湿闷热,喘不过气的感觉也慢慢涌了上来。

    胡达,胡速两兄弟相对而坐,带头男子坐在正对楼梯的位子上,他见掌柜的放客栈外躲雨的人进来时便有不满,只是胸闷不愿开口说话,此刻周围站着人,更觉沉闷。

    胡速眼尖,瞧见带头男子脸上压抑的神情,立刻拿起桌上的酒坛给带头男子倒满了酒,堆起满脸的笑意开口讨好道:“大哥,喝口酒,菜马上就来了。”

    带头男子是个粗人,不知喝酒只会更伤心肺,加重胸闷气短的这毛病,见胡速把酒递了过来便接过一口饮下。

    喝下后,他自以为舒畅了许多。

    胡速给胡达使了个眼色,让胡达也给带头男子倒酒。

    胡达却不明白胡速的意思,往客栈外看着,随后回过头来问道:“大哥,这里是一座小城,我来之前就已经打听过了,城里只有这一间客栈,没有别的落脚处,我们今晚该住在哪?”

    住哪?这种事还用问他吗?

    带头男子面露不满,胸闷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心中骂道,这是个什么破地方,路也窄,客栈也小,上个菜都要半天。

    胡速瞥了胡达一眼,装模作样地怪罪起自己的亲哥哥来:“哥,你没看见大哥正在想办法吗?实在不行,我们在城内街上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也能把这事打发了。”

    胡达低下头,应道:“这也太憋屈了,有钱都住不上一个好地方。”

    胡速眼见带头男子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便瞪着胡达小声提醒道:“别说了,说得大哥都心烦了。”

    带头大哥看了眼胡速,示意胡速也别再开口了。

    胡速闭着口露出笑脸,不再开口。

    带头男子又朝胡达道:“你也不用担心这个,等以后,我们除妖赚的钱能够买下一块地,一间房的时候,还愁住得不自在吗?”

    胡速又连忙应道:“是,是,大哥说的是。”

    带头男子看回胡速,忍着胸闷不愿理会。

    胡速得了一个冷脸,朝着胡达不耐烦地催促起来:“哥,你还愣着干嘛,快给大哥倒酒啊。”

    胡达听后反应过来,伸出手去碰桌上的酒坛时,带头男子出声道:“不用了,你们两兄弟要喝酒就喝吧。”

    胡速又在面上笑着应道:“好。”

    胡达看着胡速讨好的模样,心中不快,拿起了桌上的酒坛,给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了酒,他和胡速两人也能靠着一些小伎俩对付一些并不厉害的妖物,胡速却偏要跟着这个人。

    胡速瞧出胡达的不满,给自己倒了酒后便举杯朝胡达道:“哥,那我们两个先喝一杯。”

    胡达抬起头,举起了酒杯。

    他这个弟弟胡速从小就机灵,也许是有着别的打算吧。

    不多时,客栈掌柜从后厨出来,端了几盘菜来到三个除妖人的面前放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