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八章 误打误撞进青红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白絮惊讶地注视着三泉,她看了看周围,心中还有些惊讶于这么快就找到了青红楼。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这样轻松,也不能证明她的本事。

    看来,日后还要找别的机会。

    三泉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腰牌,伸手托起腰牌说道:“身为除妖师都会有这么一块表明身份的腰牌,我的叫三泉。”放下腰牌,看向了白絮的眼睛,“你的叫白絮。”慢慢将视线移到白絮身旁的鸦岑,“你的叫鸦岑。”

    鸦岑护在白絮身前,问着三泉:“你刚才隔了那么远就看到我腰牌上的名字了?”

    他走来时注意到三泉身上的腰牌便知他也是除妖师,只是走到白絮身边时才看清了那腰牌上的几个字,也清楚了这里就是青红楼。

    三泉摇了摇头,见鸦岑和传闻中的一样,总是贴身保护着白锦如的女儿白絮,便更是肯定心中所想。

    三泉扬起了头,笑了笑慢悠悠道:“总是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尤其是盯着女子眼睛以外的地方。”

    鸦岑还是一直注视着三泉。

    而白絮已经在好奇地观察着四周。

    三泉见鸦岑对他心怀戒备,便不再看着白絮和鸦岑,往边上走了走,又回头看着鸦岑,解释起来:“我没有看到你腰牌上的字,也不曾注意到白絮姑娘身上的腰牌,只是我听说过鸦岑你的事情,能打赢白风,很有本事。”

    三泉的脸上有了笑意。

    白风于他而言,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因为,白风一身正气,见不得别人受苦,是那种会为了帮别人而甘愿自己受苦的人,当初他若是没有带天岐姑娘回去,现在也一定为了别的什么人而弄得遍体鳞伤吧。

    毕竟在他的父母被妖盯上的时候,除妖师中的人都无动于衷,只有白风远道而来了,那时,天岐姑娘还没有当上六等除妖师,也就没有跟着白风一起过来。

    “白风。”鸦岑的声音低沉了一些,看了眼白絮,眼中涌上一丝愧疚的神色,“他当时已经受了重伤,右手不能用剑,我是胜之不武。”

    右手不能用剑?

    三泉的身形微微颤动了一下。

    白絮的目光看了回来,落在鸦岑的脸上,帮着鸦岑说道:“我哥他会受重伤也是因为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坏妖给盯上了,鸦岑,你不是胜之不武,再说了,你当上三等除妖师也是凭的本事。”

    鸦岑低声应了一句:“嗯。”

    三泉转过身,盯着白絮的眼睛,声音有些急切:“白絮姑娘,你刚才说白风他现在右手不能用剑了?”

    白风是被谁伤的这么重的?

    天岐姑娘来到这时,他念在天岐是白风的徒弟,而白风有恩于他,他便开口让天岐住在这里,只是……

    他也曾问过天岐:“天岐姑娘,你的师父白风近来可好?”

    天岐有些犹豫,最后是和他这么说的:“我师父为了保护我受过伤,不过现在他在除妖师中很好。”

    现在想来,天岐姑娘是隐瞒了白风右手不能用剑的事。

    也是,剑对于白风而言,便是命。

    当初,白风为了保护他的父母,和那个手拿鞭子的妖打了一整夜,最后将那妖赶跑了,用的就是天岐姑娘现在手中拿的剑。

    天岐姑娘这么说,也是不想,再多一个会为白风担心的人,如此心善,让她多和三林相处还是有些好处的。

    他当初的决定也没有错。

    至少,三林也愿意托天岐姑娘来和他说上一些话,只是,他的父母还是被那妖带来的手下给杀死了。

    三林应该怨恨的是除妖师内并没有派人来,如果除妖师内来的人不只是白风一人,那么他们的父母也不会丧命,而他当除妖师只是为了能够学些本事保护好三林。

    还有,保护好父母留下的青红楼。

    青红楼并非是这里的几间房,还有旁边的两处住宅,也都是算在青红楼内的,相临的墙壁处被打通,做成了一个拱形的门。

    院子里都种着花草,为青红楼添了几分生气。

    而此刻,院中的声响是雨水从屋檐续续落下的轻声细语,还有花草拂动的簌簌声,雨已经完全停了,头顶上的太阳也开始照进了各个被雨水湿润的地方。

    一切都重焕光彩。

    白絮的脸上却不见光彩,低了头想了一会又抬起头盯着三泉质疑道:“三泉,你不是专门替除妖师打探消息的吗?怎么不知道我哥手受伤的事。”

    白风的右手受伤不能用剑,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这算不上是什么秘密。

    三泉无奈道:“虽是这么说,可我人一直在平城,要想知道别处的事情,也只能从路过这里的除妖师口中得知,而住在我这里的除妖师很多只是刚当上六等除妖师的人,他们要么不愿和我说别处的事情,要么就是根本不清楚。”

    白絮点了点头,探头往那几个房门关着的房间看去。

    不知道天岐师父是住在哪个房间。

    鸦岑见状,替白絮和三泉解释道:“白风右手上的伤是和天岐一起出外除妖时,被一只厉害的妖所伤,白锦如大人不想宣扬出去,打击除妖师们的信心,所以知道的人也只有除妖师内的一些人。”

    原来如此。

    三泉心中明白几分,妖族的触手已经伸到了都城的除妖师中。

    白絮看回了鸦岑,不愿和三泉再说下去,拉了拉鸦岑的手臂说道:“鸦岑,我们去找天岐师父住的那个房间吧。”

    三泉看了眼身后的房间,这里原本是他和三林父母住的地方,一共是有两个可以休息的房间,身后的这个房间现在正是天岐姑娘的房间,旁边有着厨房,房后有着可以喂马练武的地方。

    而别的除妖师住在另外两处地方。

    鸦岑没有跟着白絮走,和三泉说起来此的真正目的:“三泉,我明日就会带白絮回到都城,天岐说,我们可以在这住下,没有别的房间就住在她的房中。”

    三泉点了点头,客气道:“空的房间暂时是没有了,天岐的房间我倒是可以现在就带你们去。”

    鸦岑道了一声谢:“多谢。”

    白絮也露出了笑意:“那就谢谢你了,三泉。”

    三泉回道:“白絮姑娘,鸦岑公子不必客气,天岐的房间就在我身后,我去给你们做些吃的,有别的事可以再喊我。”

    白絮沉下脸,不满地赶着三泉:“就在这里还废什么话。”分明是想骗他们说一句道谢的话。

    三泉脸上挂起一丝笑意,应道:“好,我现在就走。”

    鸦岑目视三泉离开,白絮又露出了笑意:“鸦岑,我们走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