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天岐替刘轩云买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岐走到衣铺门前,踏上台阶,回头往天上看了一眼。免-费-首-发→【追】【书】【帮】

    天已经放晴了。

    望出去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舒畅感觉。

    天岐微微露出了笑意,天气又变好了,收回视线往衣铺内走去,先在这买了衣服,再去给刘轩云买双合脚的鞋子,最后挑匹好马。

    走过门槛时,剑鞘轻轻抖动了一下。

    天岐垂下眼,她想起刚才没有问刘轩云那个家伙穿多大的衣服,又是穿多大的鞋子,心中有一些懊悔,买了不能穿就浪费了。

    出门在外,必须要精打细算一些。

    看来,她也只能靠她的眼睛凭感觉猜一下了,好在她先前也是仔细瞧过刘轩云身体的,八九不离十就行了,最好是买得偏大一些,这样就不会穿不下,最多是穿在身上有些不舒服。

    刘轩云不主动把他的尺码告诉给她,那衣服和鞋子有些不合适也正好。

    天岐抬起头往衣铺内张望,面露轻笑地看向了衣铺内的掌柜。

    衣铺掌柜是个中年女子,脸上有些赘肉,手中拿着一把圆扇,本是靠在柜台上休息的,因为下雨也没有客人来便有些无精打采,一见天岐进来便忙着笑脸相迎,从柜台内走了出来。

    “这位公子,买衣服吗?”衣铺掌柜笑着挥动着手中的圆扇,朝着衣铺内摆出来的衣服,慢慢指过去,“公子看上哪件了衣服,可以现在就先穿穿看合不合身。”

    天岐应了一声,也不纠正衣铺掌柜说的公子,来到衣服面前,细细看着。

    衣铺掌柜见生意上门便也打起了一些精神,来到天岐的身后站着,夸起自家铺内的衣服:“这位公子,我这的衣服用的布料都是从安城那边来的,公子应该也去过那个地方吧,那的布料是大家公认的好。”

    天岐的目光依旧在眼前的衣服上,伸出手想摸一摸布料,又见手湿便作罢,道:“安城,我倒是去过,不过,待的时间不长也不熟悉。”

    她也不熟悉刘轩云,不知道他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衣铺掌柜见天岐收回手便来到天岐身边,试探道:“公子,你不是给自己买衣服吧。”

    天岐惊讶地侧过头看着衣铺掌柜,问道:“掌柜的,你怎么知道?”

    她的衣服都在青红楼内,等会还要先去青红楼一趟才能再回到客栈去。

    衣铺掌柜笑了笑:“我猜的。”

    以前也曾有一些公子来到她这说是要买衣服,局促不安地看了半天衣服也决定不了,最后红着脸问她。

    要买衣服送给女子,送什么样的最好。

    衣铺掌柜看着天岐近在眼前的脸,察觉出了一些反常,又往天岐胸前看了看,面带愧疚道:“原来不是公子,是位姑娘啊,刚才是我眼花了,姑娘不要生气。”

    天岐点了点头:“我是来买几件衣服给我的朋友的。”

    衣铺掌柜又笑着问:“是认识了多久的朋友,姑娘方便告诉我吗?”

    天岐有些疑惑,看向衣铺掌柜道:“我跟他认识多久,和买什么样的衣服给他有关系吗?”

    衣铺掌柜缩了一下头,拿起圆扇在天岐面前往下扇了一下,肯定道:“当然有关系了,这送衣服也是有讲究的。”

    “什么讲究?”天岐追问道,难道不是别人喜欢什么就送什么吗,或是以为别人喜欢什么就送什么给他。

    当初花渐就是以为她会喜欢印泥,不喜欢女子都爱的胭脂,才偏要送了她这么一样古怪的东西,不过,花渐送的发带她一直很喜欢,便一直绑在头上。

    花渐也有一根一样的红色发带。

    衣铺掌柜见天岐不明白,无奈地笑了一下,便又细细说了起来:“姑娘,你可知道,男子的衣服不像女子那般花花绿绿,看似单调,但男子衣服上的图案却是不一样的,寓意自然也不一样,有时候,当面不好说的话,绣在手帕上送给心仪的男子,他一看就明白了,这送衣服也是一样的道理。”

    心仪的男子,这掌柜的该不是以为她……是因为喜欢刘轩云才想要送衣服给他吧。

    天岐立刻摇了摇头,眼睛不敢再看衣铺掌柜,盯着眼前的衣服随意道:“掌柜的,我和他只认识了一天而已,他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我出来帮他买一件能穿的衣服而已。”

    认识一天便是朋友。

    衣铺掌柜笑了笑,装作相信的模样不再多说,问起别的来:“那他的尺码是多少,他让姑娘来帮忙买衣服,应该有告诉给姑娘吧。”

    天岐愣了一下,看了眼衣铺掌柜,见衣铺掌柜的神色还是有些看好戏的模样,面上不自觉有些尴尬,她只是忘了问刘轩云的尺码而已。

    衣铺掌柜见状放下了手中的圆扇,拿起摆放着的衣服,撑开给天岐看:“姑娘,你看,这件衣服的大小差不多吗?”

    天岐看了一眼便道:“差不多,就这件吧。”

    衣铺掌柜把衣服往下拿了拿,看着天岐皱了眉道:“姑娘,你还没有挑样式呢。”

    天岐从身上拿出了银子,干脆地回绝道:“不用挑了,这件就很好。”

    衣铺掌柜接过了银子,收起衣服边往柜台走去边回道:“好吧,我去给姑娘用包袱装好。”

    天岐点了点头,看了那衣服最后一眼。

    这衣服上的花纹是树,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衣铺掌柜将包好的衣服又拿到了天岐的面前。

    天岐将包袱背在身上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衣铺。

    衣铺掌柜又拿起了圆扇,轻轻扇动着,望着天岐的背影,脸上的笑圆润而和蔼。

    松柏,松枝傲骨峥嵘,柏树庄重肃穆,四季常青,历严冬而不衰,古人有云,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可知松柏之坚强不屈。

    用在人身上,应该也可以说这人很会缠人,哪怕总是被忽视被打击,也还会站起来继续缠着想要缠的人。

    这人是谁呢?

    当然是在客栈内等着天岐去送衣服的刘轩云。

    客栈掌柜拿了几趟水后,刘轩云便脱下了身上又湿又脏的衣服,进到木桶后,将手放在了木桶边,靠着闭起眼睛休息起来。

    热气氤氲,爬上刘轩云的脸颊。

    他捧起一把水,洗了洗脸,依旧闭着眼睛,脸上扬起了笑意。

    天岐大人给他买了衣服,应该还要去一趟青红楼才会再来找他,他正好趁这个机会先养好精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