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七章 刘轩云斗不过三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岐当着三泉和刘轩云的面发起了愣。免-费-首-发→【追】【书】【帮】

    除妖师出外除妖会受伤,是常事,但那妖显然就是奔着他们来的,拿白风开刀,既不是更厉害的三等除妖师,也不是更容易对付的五等,六等除妖师,一定有蹊跷。

    “天岐姑娘,是想起你的师父了吗?”三泉走到天岐的身边,眼露担忧,当初白风伤了手,又把剑给了天岐,应该是想让天岐代替他继续做除妖的事情。

    不过,天岐姑娘为何要离开除妖师,他也有些弄不明白。

    或许和天岐姑娘说的,要做的事有关。

    天岐回过神点了点头,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三泉,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只妖,是拿鞭子当做武器的。”

    鞭子。

    三泉很快便想起了母亲遇害的那一晚,面色凝重起来,注视着天岐暗自盘算着天岐会这么问的缘由。

    只有一个,为了除妖。

    三泉心中有些不安:“天岐姑娘,你找这只妖做什么?”当初的他和三林,都不是这妖的对手,母亲要保护父亲,也受伤不敌。

    被蛇咬后,不怕井绳,也还是要谨慎些。

    “天岐大人要做好事,分文不收的好事。”刘轩云眼见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又要被天岐和三泉忽视便抬起头高声答道,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得意的模样好像他才是做好事的人。

    天岐不满地看着刘轩云,提醒道:“刘轩云,我记得你昨晚不是想喝姜汤吗?现在厨房空出来,你可以大展身手了。”

    刘轩云笑着故作谦虚地看了三泉一眼,来到天岐的面前:“我怎么敢在天岐大人和三泉公子的面前卖弄我那微不足道的厨艺呢。”

    虽是这么说,却更像是在挑衅。

    三泉看了刘轩云一眼,露出笑意不予理会,回头看着天岐时,迟疑了片刻才回道:“我没有从别的除妖师口中得知这妖的消息。”

    他知道的也仅仅是这妖带来的手下杀死了他的父母,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他想要亲手报着仇,在三林的面前。

    天岐低下头,有些失落:“好吧。”

    刘轩云还在盯着三泉,伸出手拍了一下三泉的肩膀,见三泉被吓了一下又转头盯着他,便不怀好意地笑着问道:“三泉公子是想起了什么?”

    三泉果断答道:“没想什么。”眼睛看向肩上,故意道,“我想,我还是去换件衣服,也顺便去房中把天岐姑娘应得的一百两尽早拿来。”

    刚才不换衣服,现在又要换了。

    刘轩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目光呆愣地眨了几下眼后不满道:“三泉,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的手就这么脏吗?”

    一着急,连公子也不说了。

    三泉笑着安慰:“刘公子,别多想。”还是很稳重。

    刘轩云松开了手。

    三泉往外走去,轻描淡写道:“人应该有自知之明。”跨出门槛走向自己的房间。

    刘轩云面朝着三泉,左手抱着剑,右手生气地抬起,又猛地往回放:“我当然知道,我自己是个大度的人,不和。”撞到了身后的灶台咬牙忍着痛继续说完,“你,计较,啊,痛,痛痛痛。”

    “啊,呼,呼呼……”

    天岐无奈地摇头,忙着把粥放到托盘内。

    三泉盛了两碗,天岐盛了三碗,一共是五碗,再加上一些别的,装满了两个托盘。

    “和三泉斗气,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我从来没有见过三泉动怒的样子。”天岐端起一个托盘盯着刘轩云发红的手上看了眼,嫌弃地问道,“要不要拿点药给你涂一下。”

    刘轩云听到关心的话,眼神中的痛苦立刻变为了欣喜,脸上的笑意也更加张狂,把受伤的手放到天岐面前:“天岐大人,我没事。”又看了眼灶台,疑惑起来,“怎么一共五碗粥?”

    “你不喝的话,四碗就够了。”天岐一脸无所谓道,“你不是三林,说了不要喝粥,三泉就不会给你盛粥了,那两碗本就是我一碗,三泉一碗。”

    刘轩云昨天卖巧说吃小馄饨,到头来还是把加了量的大馄饨吃得一干二净,她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以后她吃什么,他就跟着吃什么。

    不吃粥,还想浪费钱去买街上的早饭吃,她可不会同意。

    这小把戏,她已经看穿了。

    刘轩云顺从道:“喝,当然喝,既然是天岐大人亲手给我盛的,我当然要喝。”

    天岐看了眼身旁,面色淡然:“那盘是你的。”

    刘轩云抬起手,吹了吹,正准备去端剩下的那盘,又听到天岐在一旁提醒:“那边的水缸里有凉水,你舀些出来冲一下,还有,你不把剑放下来怎么端?”

    刘轩云听话地点头,放下了手中的两把剑,一下子跑到水缸旁,拿起木瓢回头看着天岐,带起笑意夸道:“想不到天岐大人,也懂医术。”

    “医术。”天岐沉声,“刘轩云,你不懂这些寻常道理吗?”

    刘轩云想起在妖族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变得苦涩起来:“以前不懂。”拿起漂浮在水面上的木瓢舀出水来,“经天岐大人一点拨就懂了。”

    天岐接道:“你还是在夸你自己聪明。”

    “聪明。”刘轩云暗自笑道,“天岐大人不说,我还没想到呢。”

    “是吗?”天岐不由得意起来,“我不说让你出去冲洗,你也就没有想到要出去,还好是夏天,水很快就干了。”

    刘轩云惊讶地看向天岐,明知做错了还是死不承认,埋怨起天岐来:“天岐大人,你怎么不和我早说?”

    “聪明的人,会想不到吗?”天岐不愿多说,往门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我忘了,你这个聪明人不懂寻常事。”

    刘轩云挑了挑眉,不认同地抬起嘴,望着天岐的背影,笑意又很快从嘴角两边延伸开去:“所以人间才会有那么一句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他来到托盘前,停顿片刻,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

    天岐大人拿了三碗粥,这里剩的两碗是三泉盛的,院子里等着白絮和鸦岑,他得赶快过去才能喝到天岐盛的粥。

    刘轩云抛下了两把剑,端起托盘,急忙往外走去,嘴里又念叨起经常说的那句话:“天岐大人,等等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