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 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轩云上了马朝着花渐伸出手,花渐抓住后,仰着头看着骑在马上的刘轩云,等着刘轩云将他拉上马。免-费-首-发→【追】【书】【帮】

    等了片刻,谁也没用力。

    两个人一上一下大眼瞪着小眼。

    天岐也不急着离开,等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两个骗子会上演一场什么样的好戏。

    刘轩云低视花渐,一副高傲的帮人姿态:“我拉住你了,你还不赶快上来。”转向天岐扬起讨好的笑,“天岐大人都等急了。”又看回花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天岐已是习惯了。

    她视线落在花渐身上,继续看着。

    花渐低头,这人怎么有些狗仗人势呢。

    他看见了自己站立不稳的双脚,暗自佩服起自己的演技,抬起头看着马上的人,心中不满还是不得不堆起笑意说道:“我拉着你,我也上不去,你拉我,这力才是向上的,我拉你,我不就往下摔了。”说到后面几个字,因为气愤语调稍有变化。

    天岐点了一下头,又细细看着精心打扮过一番的花渐,这个叫倪寻的人,把头发都绑在了身后,五官也就看得很清楚,眼睛带了几分魅惑,鼻子和嘴又和花渐有些相似。

    在竹林的时候,花渐也会把头发扎起,在送她发带后,他也用上了一样的发带,只是脸颊两边是留着两撮头发的,很好地遮住了他那有些鼓起来的面颊。

    而那时的花渐也从来不会向她露出这样不怀好意的神情,笑起来会让她感觉很温暖,就像是父亲看着孩子长大那样欣慰的笑意。

    至于这个叫倪寻的,身材很好,和花渐应该只是相似而已,他的眼睛还一直盯着刘轩云,该不会是在打刘轩云的主意。

    又或者是花渐没有告诉过她的兄弟?

    有这样的兄弟,的确是难以开口的。

    天岐又看回了刘轩云,期待着刘轩云会如何应对,和倪寻放在一起比较,连刘轩云瞧上去也都正经了许多,察觉刘轩云又要看她,立刻去看地上的花渐。

    刘轩云的目光便没撞上天岐的目光。

    被这样一个忽然冒出来的人,说了一通寻常的道理,刘轩云实在是难以开口,只能向天岐求救,发现天岐正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倪寻,有些不满,又想着等会应是有好戏看的便消了气。

    他就骑在马上不拉这人,看这个倪寻能装到几时。

    花渐察觉到了天岐的目光,心中不由一惊,他在脑中已经能想象出天岐认出他后的反应,血肉模糊,实在是惨不忍睹。

    为了不再多留时间让天岐看出破绽起疑,花渐不打算再和刘轩云僵持着,他手上轻轻用力,往下拉了一下刘轩云,试图违背常理骑上马。

    也就是装装样子。

    刘轩云的右肩顿时沉下去一些。

    花渐无奈:“看吧,不行。”不过他纳闷起来,这刘轩云装得也太过了点。

    刘轩云却不这么觉得,他感觉花渐在拽他手的时候,下意识把肩膀往下沉,免得再像在青红楼内一样被拉疼。

    看回花渐,神色隐忍,为了不让身旁的天岐看到他掉下去的狼狈模样,刘轩云脚上使了一些力想要试试看。

    可脚上一用力,脸上的神色也立刻变了。

    他忍着痛暗想,就算和倪寻说的一样,但他的臂力远比不上安蒙,拉一个男子,哪怕是这么一个娘娘腔,这体重还是放在这的。

    刘轩云装模作样地试着拉了拉花渐:“那我拉你吧。”轻轻用力,果然拉不动花渐分毫,摆出一副“你看”的无辜模样。

    半晌无声。

    天岐偷偷笑了一声,摸了摸小黑。

    “算了。”花渐感觉是高看了刘轩云,又怕刘轩云是故意装弱,便更想弄清楚他的来历,还有留在天岐身边的目的。

    天岐在一旁早就看不下去了,如今看他们演不下去也不想再耽误时间便出声问道:“你们玩够了吗?倪寻,你的腿既然没事,就自己上马,不想回去的话,就留在这,反正这里也没有蛇妖会来害你。”

    花渐惊讶问道:“小,小姑娘,你怎么知道我腿没事?”

    小姑娘,刘轩云看着天岐忍住笑意。

    天岐瞥了眼刘轩云,不满地开口道:“我叫天岐,不是什么小姑娘。”倪寻这个人,和刘轩云一样,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大骗子模样。

    腿受伤,神色怎么会这么镇定。

    花渐站直身子,拉着刘轩云的手踩着地骑上了马,上马后伸出头开始向天岐解释:“我是担心你们不带上我才故意装的,其实我也是出来采药的时候撞见了可怕的妖才躲在这里的。”

    天岐草率地点头:“嗯。”

    “可以松手了吗?倪公子。”刘轩云的手又被反抓着,笑中带着一丝不满。

    花渐露出歉意:“好的,刘公子。”等了一会才放开。

    两人的视线又对上了。

    “走了。”天岐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骑着小黑先往茶摊的方向赶去,身后这两人就让他们自己互相欺骗吧,也免得刘轩云和她嘀嘀咕咕的。

    眼见天岐离开,两人都望出去一眼。

    “那我们走了,倪公子,你可要抓稳。”刘轩云拉动缰绳,让小白慢慢跑动起来。

    花渐抓在身后的马鞍上:“刘公子,你和天岐是什么关系。”

    刘轩云不假思索:“朋友。”心中暗自揣测,这倪寻问他和天岐的关系,是不是也对天岐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花渐在刘轩云身后对这个回答嗤之以鼻,还朋友,他还算是天岐的父亲呢,面上却还是挤出笑意柔声道:“那刘公子和天岐是怎么成为朋友的?”

    刘轩云望着天岐的背影回道:“是天岐大人从蜘蛛妖的肚子里救下了我,我想要报答天岐大人便跟在了天岐大人身边。”

    “原来是这样。”花渐装作刚明白的样子,心中骂道,答非所问的家伙,问他怎么和小天岐在两天内成了朋友,他却说是怎么和天岐认识的。

    一认识就是朋友,他本事倒是真大。

    “倪公子,你为什么要出来采药?”刘轩云明知倪寻在撒谎还是故意捉弄道,想看花渐如何编下去圆了这个谎。

    花渐叹了一声气:“是我的妹妹,她在家病得很严重,我也是听别人说这里的树林有着一种稀有的药材,很难找,但只要找到了,我妹妹的病十有八九是能治好的。”

    “原来是个疼妹妹的好哥哥。”刘轩云夸道,有些佩服身后这人的胡说八道,“那你的妹妹是叫什么名字?”

    “她叫倪红。”花渐很快编道。

    本想问刘轩云的,却反被问了这么多,花渐深知说得越多错得也就越多,忙着转移话题道:“刘公子,你家里可有兄弟姊妹啊。”

    刘轩云笑了:“有,而且还有很多。”该轮到他回答了。

    花渐又问:“刘公子的家也是在平城。”

    刘轩云摇头,说起先前就一直在说的话:“我是刘家村一个种地的,出门路过这里,不想遇到了蜘蛛妖,多亏了天岐大人,才能活下来。”

    花渐装作信以为真的模样安慰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刘轩云也很会编谎话啊。

    小蜘蛛一向听他的话,不会随意吃人,他没有看着小蜘蛛的时候,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惹怒了小蜘蛛,然后就被小蜘蛛一口吞下了。

    他这个带着一丝妖气的“人”。

    难不成是妖王派来故意接近天岐的。

    不对,妖王他们并不知道他一直和天岐生活在竹林中。

    白风带着“他的尸体”和小天岐一起从竹林中出来时,有几个妖在一旁偷看,说着悄悄话要回去禀告妖王,狐族的花渐已经被除妖师杀死,他们没有怀疑跟在白风身边的小天岐是和他住在一起的。

    他耳朵灵,不会听错。

    这刘轩云,是自己要缠着小天岐。

    到底是什么目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