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四章 白凌出发去青红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临近中午,药铺外的行人多了起来。★首★发★追★书★帮★

    药铺的旁边是别的商铺,行人去的也是这些商铺,买米,买盐,买酒,独独不来买药,没病自然是不需要吃药。

    白凌却不这么想,他帮着川谷做了一些事感觉有些无聊便走出门,抬头见了头上的太阳,眯起眼睛回头问道:“怎么这个时候都还没有人来。”

    川谷头也没抬:“没人来,不好吗?”

    白凌天赋高,却也只是在这学医的方面,一学就会,别的就很寻常,不是学不会,只是不想去学而已,况且有了白风在前,白凌便选了另一条路。

    白凌笑道:“好,当然是好,只不过我的师父又要是一个人了。”看回外面,“我有事,现在先出去一下。”

    川谷抬头,并不在意白凌留他一个人,很平淡地问道:“回来吃饭吗?”

    白凌想了想:“吃吧,师父你不用太客气,平日里吃什么就做些什么。”

    川谷轻笑:“我昨日就已经买好了菜,想要客气,我一个人也走不开再去买菜。”

    白凌往外走去:“那我就自己给自己加菜,回来的时候我会带些熟食的,还有酒。”

    酒,竟然想要在大白天喝酒。

    “你想毒死为师。”川谷装作生气地朝着门外喊道。

    白凌往回摆了摆手,见师父也开怀了一些不由笑着回道:“就算不会喝酒,偶尔喝上这么一回又不会死,难得这么多年没见了。”放下手,回了头劝道,“陪你的好徒弟喝点酒解解愁,又怎么了。”

    是没怎么。

    川谷无奈地低下头,又忽然笑了,白凌来了,这里也不是那么死气沉沉了,好徒弟,他就一个徒弟,不好也要说好啊。

    白凌见川谷默认,步履生风地出了药铺,摸着身前的布袋,看了看方向深呼吸一口往青红楼的方向走去。

    他的面色不如在药铺时那般无拘无束,开始变得凝重起来,想起酒便会想起那件事。

    白风的手,他没能治好。

    这是身为医师的耻辱,尤其是对他这个天资聪慧的医师而言,见到白风受伤的右手,他的心中便好似有着一道过不去的坎,只有喝酒的时候才能够忘记一下烦恼。

    “白凌,你在这。”天岐总是能找到他。

    他酒意微醺地看了眼天岐,笑道:“原来是天岐,怎么,不去陪着你的师父,来找我做什么?”

    已经离白风受伤有几日了。

    天岐坐在白凌的身旁:“白锦如在那,白絮鸦岑也都在那。”

    白凌笑了一下,借着酒意也是口无遮拦起来,又拿起手旁的小酒罐喝下一口酒:“对了,你没地方去,所以就算讨厌我也要到我这来。”

    “我没有讨厌你。”天岐的眼睛一直盯着白凌手中的小酒罐,趁白凌惊讶的时候,抢过了酒罐,也不嫌弃白凌,直接就上嘴喝了一口,“白风,你都治不好?”

    “治不好。”白凌向着天岐伸出手。

    天岐想说什么,还是低下头,一下子把酒罐塞给了白凌:“你一个人慢慢喝。”

    白凌也急着起身,朝天岐喊道:“喂,你要去哪?别做什么傻事让你师父再替你担心。”

    “我才不会做傻事,我去练剑。”走出去的天岐背着白凌抬手抹了一下眼睛。

    还要……

    还要变得更厉害才行,这样,以后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白凌虽是醉了,还是不忘提醒:“哭就哭了,别这样揉眼睛,也别弄伤了你自己,免得我又要动手动脚。”笑了下,坐下来,神情有些颓废,“免得白风又要说我。”

    天岐停了停。

    过了一会,天岐大声回道,带着哭腔:“我知道。”

    白凌顿时被吓得酒都醒了,看着天岐斗志昂扬地离去,心中也欣慰了一些。

    白风教了个好徒弟。

    那时的天岐本就努力,白风受伤后,便更是努力了,怎么劝也是没有用,还是白风有办法,把他自己的剑交给了天岐,说了一通苦口婆心的话。

    他那时候被白风赶了出去,躲在门外听得便不是很真切。

    反正,白风的意思大概就是,他已经不能用剑了,但是天岐还可以。

    走在街上,白凌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前走,又一边转着眼睛,往边上看去。

    天岐还可以代替白风,去做白风想做的事。

    他也可以继续钻研医术,为了白风,教出来的这个好徒弟。

    不过……

    剑,这东西,白风碰都不让他碰一下,还生怕让他这可以妙手回春的手,把剑给碰坏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他下手可都是知道轻重的。

    不像有的人就知道瞎担心。

    白风明知他是给天岐看病,还嫌弃他对天岐动手动脚,既然如此,拿了白风剑的人,让白风在意的人,他可得要好好劝回去,免得有人还要多担心几年。

    这样,也好弥补一下他没能治好白风的愧疚。

    白凌很快又看着眼前露出了笑意,让天岐回去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

    天岐三年没回去看白风而已,比起他九年没来看川谷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也是知道川谷一个人在平城过得很安稳。

    这里的人看上去也都很健康。

    但是,白风要是出事了……天岐一定会立刻赶往都城去见白风的。

    白风当好人,他就当恶人。

    其实,天岐说不讨厌他的时候,是他最讨厌自己的时候,讨厌自己没能和白风一样为了当好人而学好本事,但他没有后悔,即便讨厌着那时自己的无能为力,也从没有后悔过选择当医师。

    “好了,去好好看看这三年来,天岐身上又受了哪些伤,回去见白风前,他可得要让白风在意的人恢复如初。”白凌想到这便又有了干劲。

    前面的屋子门前挂着一个红灯笼,门内站着一个男子,穿着一身青衣。

    青红楼。

    就是这里了。

    白凌点了点头,走进去问道:“有人受伤吗?”

    三泉听到声响,回头看着进来的白凌,认出白凌身上穿的和当初见到的楚老和楚越穿的衣服一样,便笑着问:“是白凌公子。”

    白凌惊讶,走上前:“你知道我的名字,想不到我在这里也是这么出名。”看着倒下的树纳闷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三泉解释:“只要是和白风有关的人,我都略知一二。”一直是九等除妖师的天才医师,向来被人津津乐道。

    白凌惊讶片刻便反应过来,是白风这个烂好人曾经帮过三泉,说来,九年前,白风来过平城,看来就是来帮这里。

    三泉猜道:“是来找白絮姑娘吗?”

    白凌面露为难:“白絮,还没走?还有,你这院子里,刚有人打过架吗?还真是厉害,连树都给劈断了。”

    是很厉害。

    三泉心中认同,看出白凌并不是很想见到白絮便也没有直说,白絮已经喝完粥离开,他看向一旁已经收拾干净的桌子,走过去伸出手做着手势礼貌道:“白凌公子先坐下休息一会,白絮他们刚才就是在这里喝粥的。”看了看树,“至于这棵树……是个意外。”

    是一个比雷劈下来劈中树,还要小的意外。

    白凌看过去,回道:“我就不坐了,我还要见我的师父去。”

    三泉见状应道:“那好,白凌公子还要找别人吗?天岐姑娘现在住在这里。”转了头看向天岐的房间,“就是这个房间。”

    “那白絮还有天岐什么时候会回来?”白凌问,并没有进房。

    三泉想了想,回道:“天岐姑娘出去除妖了,平常天黑前都是会回来的,白絮姑娘。”笑了下不再瞒着白凌,“已经和鸦岑公子出去有些时辰了。”

    原来白絮已经肯跟着鸦岑回去了。

    这个三泉说起话来可真费劲。

    白凌打算等天岐回来再说:“那我先走了,天黑前再来见天岐。”

    三泉点头负手而立。

    白凌走后,三泉又站回到原来的地方,望着倒下的树考虑起三林回来会说的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